澳门永利赌场

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

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

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

作者:沧海太华
连载状态:连载中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简介: (本文齁甜,双洁,双强,双宠,双黑) 红酥手,血金钉,小拳拳捶碎所有胸口,雌雄不能辨。 锦皮靴,金锁链,炎阳火映芙蓉面,嘴馋腰软,黑心帝王莲。 劫烬琴,蟒龙鞭,倾城之吻,一怒堕仙。 白衣褪,江山聘,猩红花雨,妖颜惑世,身披无尽黑暗,破碎云之巅。 世间有三不可:不可见木兰芳尊执剑,不可闻太华魔君抚琴,不可直面胜楚衣的笑。 很多年前,木兰芳尊最后一次执剑,半座神都就没了。 很多年前,太华魔君阵前抚琴,偌大的上邪王朝就没了。 很多年后,有个人见了胜楚衣的笑,她的魂就没了。 ——朔方王朝九皇子萧怜,号云极,女扮男装位至储君。 乃京城的纨绔之首,旁人口中的九爷,眼中的祖宗,心中的阎王。 这一世,她只想带着府中的成群妻妾,过着杀人放火、欺男霸女的奢侈糜烂生活,做朵安静的黑心莲,顺便将甜腻腻的小包子拉扯大。 可没想到竟然被那来路不明的妖魔国师给盯上了。 抢她也就罢了,竟敢还抢她包子! 萧怜端着腮帮子琢磨,胜楚衣跟大剑圣木兰芳尊是亲戚,跟东煌帝国的太华魔君还是亲戚。 都怪她当年见色起意,惹了这么个不该惹的魔头。 好不容易,祸世妖颜的国师大人终于滚了,东煌帝国却来了一纸国书,“吾皇太华帝君,愿倾国为聘,千里红妆,迎娶朔方王朝九公主为后。” 萧怜一手拉着包子,一手捂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怎么办? 跑啊! 要是被那魔头知道她敢揣着他的崽子嫁给他家亲戚,还不把这天下给拆了! —— 七年前,他从天而降,守护王朝,开疆扩土,所向披靡。 在百姓眼中,他是神;在皇帝眼中,他是仙;而在皇子和朝臣眼中,他就是个吃人的妖魔。 屠城百万,身披无尽黑暗,堕入冰渊之极,他不惜一切代价,只想寻回那朵曾经守护了十年的小小白莲花。 结果却堕天塔一夜,被个黑心帝王莲给祸害了,从此只好在追妻、宠妻、护妻狂魔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一去不回头。 噼里啪啦,胸口又被那双小拳头凿了一顿。 胜楚衣甘之如饴,“打得真疼,本座这一辈子,都是怜怜的手下败将了。” 过去: “叔叔,等我以后长大了,你做我的夫君好吗?” “阿莲,你是圣女,是未来的神皇,是整个圣朝的至宝,你不需要有夫君,也不可以有夫君。” 现在: “胜楚衣,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里是牛车!” “胜楚衣,棠棠还在睡觉!” “国……国师大人,我错了,我再也不逃跑了!” “楚郎,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某人两眼之中泛着深深地笑意,如孩子见了糖果,饿狼逮住了羔羊,嗓音暗哑,神色沉沉,“与怜怜在一起时,本座向来最为正经,这次要天堂还是地狱,你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