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苇塘的禁忌/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个月没见,看见面前冰冷的大小姐我只有种想哭的冲动。而我做梦也想不到,我们再次相见会是这种画面。

我,带着满脸的油污与满身的油污。额头上不断留下汗水,与其他卖油的农民没什么区别。她,则是一身纯白。眼中带着冰冷,却又带着一丝亲切。

一个月未见,她又漂亮了。美丽,而神圣不可侵犯。只可凝视,却不敢让人心生亵渎。

我终于明白了她和青花的差距。青花是绝世美人,但是看着却让人有种想占有的欲望。而她没有,只要让人跟她说句话就觉得十分满足。

还是这么的爱她。

看见我呆呆的不说话,陈珂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她的微笑犹如最美的景色,看得周围卖油的农民全都痴了。

“他们落下了一袋子油,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呵呵,一袋子油而已嘛,这是常有的事啊。”一个小混混猥琐的笑了。接着,他又立刻变得严肃,“大小姐,我这就去给他们上称。”

“不用了,直接给他们一百就好了。他们,似乎都不大吧。”微笑着,陈珂轻盈的向我走来。露出她白皙干净的手,递给我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说,“都不容易,抱歉了。”

“珂儿……..”就看着她雪白细长的手,我望着那张崭新的票子不敢去接。因为我的手太脏,我怕脏了她干净的手。

很想告诉她,我就是她的弟弟。但是我现在已经成了陈王与赵皇帝的通缉犯,我根本不敢在这种地方与她相认。

“谢谢你。”还未等我再说什么,大力突然接过了一百块钱。接着,拉着我们上了三轮。走时,我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而她,始终微笑着看我。眼中。带着一丝疼爱。

见过了陈珂,我只觉心里满足了很多。同时也失落了很多,我发现我与她的差别越来越大了。

大力知道我想的什么,他骑着三轮在前面说,“洋哥,等你回去洗洗脸就好了。现在,咱们的形象全都太差了。”

“大力,现在才过了一上午,咱们是不是还有时间捡点油?”我问。

“洋哥,你还想赚钱啊?”大力问我。

“恩。”我点头。

“下午的吧,中午太阳热工人都不出来干活。就算我们运气好,也只能捡到几袋子石油。如果真要捡油,最好是在晚上。晚上,才是真正的大买卖呢。”大力说。

“为什么?”我吃惊的问。

“因为晚上才是工人干活最猛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着急下班全都拼命干活了。有的井脏,也只有到了晚上才能开工。那时候是出油最多的时候,村里的大油贩子都会开车出去弄油。要是你也想赚大钱,晚上我带你们砰砰运气。”

“好,那我们先去吃饭吧。”

“中午睡一觉,养好精神晚上出来。”

回大力家洗了脸,我们又用清水油擦了一下身子。上午也很累了,在大力家吃了点昨晚的剩饭有点想睡觉了。趴在炕上的时候,我想着陈珂喜欢吃街上的猫耳面。如果我这个时候过去了,会不会能看见她呢?

不过我记得鱼贩子的劝告,就是看见陈珂别乱说话。因为陈珂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我的一句错话可能害了陈珂。现在的我又被陈王和赵皇帝通缉了,还是别把危险带给她了。

这一觉睡得很饱,起来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外面不时传来惊叫声,我看了一眼发现强哥正在骑大力家的马。

马很高,在黑夜之中只有一个巨大的影子。而强哥就得意的骑在上面。整个人说不出的威风。

又吃了点饭,我们决定出去再捞一笔。主要是杨三被闵昊捅了住院用钱,这笔钱我们打算先为他垫上了。他还不还就不管了,我们总不能看着他去死。

一路学摸着,我们突然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嗡鸣声。苇塘子很黑,大力立刻带着我们嘟嘟的向那嗡鸣声开了过去。

隐隐的,我们感觉那里会有大买卖。果然,我们才进井场就看见几辆大车连在一起嗡嗡嗡的作业。

“这是洗井!”看见眼前的一幕,大力立刻惊喜的叫了一声。

接着,他走向干活的工人问,“大哥,这井埋汰吗?”

“埋汰,全是几把油,老埋汰了。”那些工人一脸的嫌弃。

“恩,我去看看。”从车子里拿出大勺子去冲砂罐一搅,大力顿时挖出一勺黑乎乎的石油。

我草,这几勺子就能灌一袋了,这里可有很多石油啊。

我记得大力说过,有时候洗井一夜可能出来上万袋。就算最普通的洗净,弄上一千袋也十分容易了。

我这才知道了石油的珍贵。原来这些都是黑乎乎的金子啊!

强哥更忍不住了,他撑起袋子就跑过去接,“大力,快点,快给我的袋子灌满。”

大力的神情也很激动。但是他想了想说,“不行,洗井的生意一般都有大油贩子预定了。这些油,我们不能碰。”

“吗的,这么多油偷偷灌几袋子也行啊。”强哥叫了。

“也行。”想了想。大力赶紧点头。

有钱不赚就是傻比了,而我们是一群孩子大油贩子不会为难的。就算看见我们偷他们的油,他们看见最多骂几句就行了。

但是强哥开始贪了,他灌了十袋子说不解气,非要再灌十袋子才走。大力犹豫,强哥就催促他说,“这里最少能出一千袋子油啊,灌二十袋他们也不知道。”

“好吧。”大力点头,只好又为我们灌油。

二十袋了,这就已经一千六了。不过强哥又开始贪了,“再来十袋!”

“强哥,不能再灌了,他们就要来了!”大力终于急了。

“再来!”强哥大叫。

无奈,大力只好继续为强哥灌。但是才灌了五袋,我们很快看见一辆破旧的皮卡和一辆大五十铃开了过来。啪的一声。其中走下来的一个人正是小本子!

重新看见小本子,我的心里忍不住害怕。小本子看见我们偷他的油脸色不太好,大力赶紧道歉说,“本哥,我们贪心了……..”

“哈哈。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小本子看了一眼冲砂罐中的油,铁青的脸色很快变得开心。

“庆勇家的,他们都是我同学。”大力也很怕小本子。

“呵呵,老实勇家的孩子都出来整油了,咱们以后的生意越来越难了。都别走了,就帮着我们灌油吧。灌完了,这些油都给你们了。”小本子说。

“谢谢本哥。”

本来我们想偷几袋子油就跑的,没想到被小本子抓做当了苦力。如果这些油都是我们的,就算灌一百万袋我们都不嫌累。但是为人打工就不一样了,心情也不一样。

灌了一袋又一袋。小本子的车也是开来一车又一车。小本子就和那些工人聊天,给我们几个累得满头大汗。还好我戴着口罩他认不出我,不然又是一件麻烦。

这里有必要说一句,偷油是犯法的。因为这些油都是国家的,我们没有权利私自开采出售。而这些钱也并不好赚,要躲避油田油气科的追捕。如果被抓到了,我们这些油绝对够蹲一个月拘留了。油也会被没收,还要接受五千块钱以上的罚款。不过有小本子在这,我们干活干的比较踏实。

他上面有人。

当时还小吧,只是觉得有钱赚就好了。我初中时还偷过公家的铁卖钱,其实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了。

转眼井里的石油基本都被洗出来了,油出来之后是脏兮兮的水。这时我们也帮小本子灌了一千多袋子油,四个兄弟全都累得腰身腿软一头大汗。

再看看手机,发现已经半夜两点多了。

吗的,小本子今天又狠狠赚了一笔。可怜我们这些小瘪三了。

回去的时候大力骑不动三轮了,累得坐在苇塘边上抽烟。强哥说出尿尿,人一下钻进旁边的苇塘没影了。

就坐在苇塘边上,我玩着手里的芦苇棍和大力闲聊,“大力。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成为大油贩子?”

“小本子那种吗?”大力问我。

“不,是陈王那种。”我说。

“洋哥,你想当皇帝!?”大力吃惊的看我。

想起刚才的一幕,还有小本子获得的暴利。我心里真的动心了。然后我认真的点头说,“是的,我觉得有钱才会被人尊敬。有钱,人也变得高贵多了。”

“洋哥,如果你想当大油贩子,大力愿意当你的兄弟。”大力想了想点头。

“谢谢你,谢谢你们。”看着身边忠心的兄弟,我的心里无比感动。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悄声无息的踏入了未知的领域。

为了名气打打杀杀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比其他混子成熟的更早。因为我是同龄混子中第一个想到赚钱的人。

可能是穷惯了,我比其他混子更需要钱。

“洋哥,你看我弄到了啥!”唰唰两声,强哥突然从旁边苇塘钻了起来。一脸的兴奋,强哥提着两条大鲫鱼给我们看。

看见强哥裤子湿了一大半。我估计他是掉进苇塘里了。不过他显得很开心,一脸得意的拎着两条大鱼对大力说,“大力哥,这里的鱼真几把傻啊,我一抓就抓住了!快。回去炖了大伙儿补补身子!”

看见强哥手里提着的两条鱼,小喇叭也是欢喜的不行。但,大力的眼神却渐渐变得严肃。接着,露出了深深的恐惧,“强哥,你抓了这里的鱼?”

“怎么了?”强哥的脸色渐渐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