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亲妈的咄咄逼人/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说我的童年是寂寞与痛苦的,那么我很有必要感谢一个人。因为是她,将我生下了却不对我负责。又是她,害得我从小被人嘲讽与排挤。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们不屑的看着我讥笑,“因为,你是一个没妈的孩子!”

看着他们嘲讽的表情,我茫然了。眼睛止不住的落下,我感觉我像丑小鸭中的主角一样可怜。

之后吃了很多年的冷饭冷菜,我也经常一个人孤独的蜷缩中冰冷的被窝中哭泣。

可能是没有妈妈吧,我的性格有点懦弱。也可能是没有妈妈保护吧,我有点爱哭。极端的家庭容易造成极端的性格。很多没妈的孩子没人管,为了赢得别人的尊重拼命去与人打架。最后,进了少管所。

我的胆子小,爸又给我找了个很好的后妈。所以。我总算还能站在这里。

就看着眼前的女人,我不知道心里那种滋味是恨还是想念。

我只记得最后一次找到她,是因为陈珂。她给了我几百块钱,却在当天晚上去狠狠羞辱了我的家人。

眼睛渐渐有些朦胧,我渐渐的面无表情企图从她身边走过。

妈妈,我知道就算她再不好也是我亲妈。我也很任性的认为,她会突然在这一刻跪下来哀求我回到她的身边。

很遗憾,她没有。她只是猛的拉扯了我一下。愤怒的训斥我说,“越来越没有教养了,你那个贱货后妈就是这样教育你的!?”

心猛的被什么抓紧,我的脸上不由在这一刻露出了笑容。

心死了,也对她绝望了。我知道,即使她是我的亲生母亲,但是她永远都比不上陈珂妈妈一半。她不会教育人,也不配做一个母亲。

微笑着,我看了看保养的依然姣好的她问,“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正在跟法院申请你的抚养权,如果法院找你了。你就说你愿意跟着你妈,听见了吗?”她狠狠瞪了我一眼。

看见她还是这么蛮横霸道,我不由变得更加想笑了。是不是在她的心里,她还以为我是那个悲惨懦弱的王洋?是不是在她的心里,她还以为我是那个逆来顺受的王洋?

都说恋爱容易让人成熟,我发现我现在真的成熟了。见过的多了,经历的多了,想的事情也不一样了。笑了笑,她塞给我一百块钱说,“拿着,这是你的零花钱。”

“不不不,我可不要了。”我赶紧摇头。

“放心吧,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她狠狠瞪了我一眼。

看见她走了。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个时候她想干什么?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握紧了她给我的钱,我大步走回了教室。

教室中,谢丽莎正在问人问题。那男生挺不错的,教谢丽莎时一直向她的领口看。就笑眯眯的挤开了那男生。我轻轻挨着谢丽莎的身子问,“老婆,哪道题不会我教你。”

“你?你那么忙………”谢丽莎眼中露出一丝嗔怪。

趁着周围同学没注意,我在她嘴巴上偷偷亲了一口。感觉甜甜的,谢丽莎整张脸红了依偎在了我的身上。

终于对谢丽莎有了感情,我发现我们在一起越来越幸福了。一边给谢丽莎讲题,我一边问谢丽莎,“什么时候还给我啊?”

“等等吧,有时间来我家。”谢丽莎红着脸说。

“好!”心中振奋,我连忙继续给她讲题。最近谢丽莎进步了,我上课的时候干脆和她同桌换了座位。一边教她学习,我一边偷偷占她便宜。她穿的是裙子。很容易就占到很多便宜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才想走就看见了学校门口站着一大群人。这次来的人更多了,竟然连大光头龙袍也来了。

还是带着一身霸气,龙袍抽了一支烟就回到了路虎车里。心想完了,我赶紧跑到寝室找了安优,“军师救我,这次连龙袍也来了!”

听说龙袍也来了,安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然后认真的对我说,“知道,为什么青花对我这么客气吗?”

“你爷爷救过她。”我说。

“是的,青花可以当着我的面不动你,但是龙袍就没那么简单了。这几天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连龙袍都亲自来了?”安优问我。

“没什么啊?”我赶紧慌张的摇头。

“不如就呆在学校吧。学校才安全一点。今天晚上一过,你立刻和我回七中。不要再追查蜘蛛的下落了,蜘蛛老大不是你惹得起的人。”安优说。

听了安优的话,我的心里忍不住一惊。然后吃惊的看着她问。“安优,你都知道什么?”

“不能说。”安优轻轻的摇头。

“你也是蜘蛛的人吧?你知道蜘蛛老大是谁?”我又问。

“不能说。”安优再次轻轻的摇头。

看见安优这样,我的心里忍不住急了。再看电话,蜘蛛老大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今天晚上,干掉叶一航。不然,你身边可能有个小姑娘要受到伤害了。”

被蜘蛛老大逼得越紧,我心里越急。麻烦一桩接着一桩。我感觉自己要被这些麻烦压得无法呼吸了!

看看安优,我咬着牙齿准备自己走。这时,安优轻轻拉住了我的手微笑,“别怪我,但是有的秘密我真的不能说。别走大门,我陪你翻墙吧。”

虽然安优什么都不告诉我让我很生气,但是我想她可能是有难言之隐吧。叹了口气没有怪她,我们两个很快走到学校侧面去翻墙准备逃走。

当跳墙的时候。我又不小心占了一点便宜。

擦,因为安优个子小,又不会打架,所以我就在后面托着她屁股帮她。但是她穿的是裙子啊,当时我的鼻血就流出来了。

看见我的鼻血都流了,安优没好气的递给我一张面巾纸擦鼻血。

回家的路上,安优想了想问我,“好看吗?”

“好看………”我点了点头说。

“那你跟我在一起。我每天都给你看。”安优说。

知道她只是想试试恋爱的感觉,我感觉摇头说什么也不答应她。见我不答应她,安优轻轻掐了我大腿里子一下说,“我去告诉谢丽莎。”

“别说啊………”

“呵呵…….”安优用力的笑了一下。

回到了家里。我发现爸妈脸色都不太好。问了下我亲妈的事,我很快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两年我家生活越来越好了,油田涨工资了,陈珂妈开麻将馆也赚了不少钱。亲妈嫉妒我家,就跟法院申请了抚养我的权利,想趁机敲诈一笔赡养费。如果我真被亲妈带走了,我爸一个月就要拿出三千块钱的赡养费。

说完,妈叹了口气说。“张兰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们呢。陈珂已经被带走了,难道她真的想让我们一个孩子都没有吗?”

看见妈这样,我的心里也是特别难受。就拉住了妈的手。我认真的看着她说,“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跟我亲妈走的。在我家里,你就是我的亲妈妈。”

“王洋。你现在越来越懂事了。”眼睛一红,妈将我轻轻搂在了怀里。

妈长得漂亮,但是为了家里劳累老了不少。就依偎在她的怀里,我的心里特别心疼这个家也特别珍惜这个家。

再想想亲妈咄咄逼人的样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好了。

“如果我不是个普通工人,我可能就能保住王洋和陈珂两个孩子了!”爸的心里也很难受,用力砸了桌子一下。砸过,他用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草!

看见爸用手擦头上的汗,我立刻瞪大眼睛向安优看去。而安优本来被我爸吓了一跳,看见我爸用手擦汗突然捂住小嘴变得非常痛苦。

想帮着安优已经来不及了,安优的小脸终于由白转红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看见爸妈古怪的目光,安优笑得声音渐渐更大了。

“叔叔,我不是故意笑话你们家的。我,我是真的忍不住想笑………哈哈哈………”一边笑着,安优一边流出了眼泪。

“………….”再看爸妈,他们脸上的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