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陈珂的礼物/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爸说,他和你爸单位的领导关系特别好。”就拿着手机,我看着谢丽莎发来的信息脸色渐渐变了。

呵呵,她爸什么意思?

是威胁我?恐吓我?用她爸副科长的身份欺负我们家?

我爸只是个普通工人,在油田干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职务。以前听人说过,我爸脾气不太好。不懂得奉承上面,也不懂得送礼。所以这么多年很多老工人提了,但是我爸依然是个普通工人。

不过我不怨我爸,我觉得他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我也很珍惜我的家庭,生怕我做出了什么影响家庭的事。

就像陈珂,她也为了这个家才一点点对我好的。而现在,她已经成了对我最好最好的姐姐。

脑袋一阵眩晕。我没想到因为处对象还会影响到我爸的工作。我的心里有点害怕,同时变得更加愤怒。

就回了谢丽莎信息问,“你爸是什么意思?”

“王洋,我怕我爸会真的做出什么。”谢丽莎回答我说。

“恩。那又怎么样呢?”我问。

“我舍不得跟你分手。”

能感觉的到,谢丽莎那边已经哭了。而谢丽莎她爸步步紧逼,似乎打算利用这一次彻底把我们分开了。

但是,我仍然还想尽力。我不相信。我们会真的被她父亲拆散。

咬了咬牙齿,我回谢丽莎说,“你放心吧,我也舍不得跟你分手。”

送回了申小雪和小美女。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烟抽了一根接着一根,我很快又感觉到暗处有双眼睛盯着我。

这一次我真的怒了,冲向那个跟踪我的人举起拳头就要打,“告诉杜书生。以后再敢派人盯着我,我就去一中杀了他!”

“是是是。”一个黄头发混混连忙点头。

“怎么又是你?”看见那个黄头发混混,我忍不住吃惊的问了一句。

“………..”黄头发混混的表情也十分尴尬。

吗的,又是昨天我最开始抓到那个,没想到打了他一次居然又来了。就看着这个黄头发混混,我知道不敢掉他们大哥肯定是不行了。不然,他肯定会派出一个个眼线日夜不停的盯着我。

做人能够认真到这种地步,我觉得他真是太屈才了。要是去了什么情报处,他还不得当上处长?

就冷冷的看着那个黄头发混混,我指了指他说,“告诉姓杜的等着,他卖我假面膜的事还没跟他算呢!”

慌张的看了我一眼,那个黄头发混混很快跑了。而我回到家后,看见我爸没什么表情这才放心。

谢丽莎她爸应该是没做什么,不然我爸肯定得揍我一顿。处对象本来就不对了,要是被人找到家里那就太丢脸了。

躺在床上辗转反思,我心想谢丽莎这件事该怎么办呢?我,肯定是不想跟她分手的,也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就借口和小美女在一起。不然,这对她实在太不公平了。

想了很久。我忍不住轻轻的问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谢丽莎家里这么讨厌我呢?是因为我是单亲吗?我家里条件配不上她吗?还是真的早恋,一个父亲心疼自己的女儿。

想到谢丽莎她爸扇过她的那巴掌,我突然决定了。谢丽莎她爸不疼她。我愿意疼她一直对她好。如果她家里真的不同意,我就带着谢丽莎私奔!

想过这些,我终于渐渐安稳的睡下了。夜里梦见我们两个非常甜蜜,她的家里也对我很好。我变成大油贩子,她家里开始不嫌弃我了。她爸还和我联手弄油,帮我的事业做的越来越大。

但是到了早上醒来,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和谢丽莎,我们始终要面对现实的。

发现自己有点没地方去了,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安优她们有了残忍哥,她们现在可能都快把我忘了。而我和谢丽莎在一起被她爸发现了,我还是五个学校公敌不敢回学校上学了。

就像个孤魂野鬼一般在街上游荡,我彻底成了流落在社会上的闲散人员。

强哥他们还为了帮我保护女人在学校附近蜗居。我想想他们觉得他们也挺辛苦的。究竟要怎么做?我才能扭转现在的局面?

放弃……….我的心里突然想到了放弃………..

是不是放弃谢丽莎,我就会少了一个包袱。像鱼贩子说的那样,我拼命努力追到安优才是最好的选择。

安优家的背景很大啊,跟她在一起就算赵皇帝也不敢为难我了吧?

吗的,我现在还没一群人追杀呢。

当一个人累到极限的时候,并不一定他就要倒下了。

因为,他正在走上坡路。

想了想,我的心里突然出现了昂扬的斗志。我决定。不管遇见再多的困难,我都不能被这些困难压倒!

陈珂,我要去找我的姐姐!闵昊说过,她知道蜘蛛的真实身份是谁!

就叫了一辆车,我立刻赶往一中。从侧面翻墙进去,我很快就在一个教室看见了陈珂。

看见陈珂,这一刻我痴了。她还是这么的美丽,也还是那么的冰冷。此时。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黑板和老师。

为了引起陈珂注意,我轻轻敲了敲后面的窗户。惊动了很多学生,但是始终没有惊动陈珂。

心里着急,我敲窗户的声音更大了。她们老师不高兴了,指了我一下问,“同学,你找谁?”

“我找我姐…….”我说。

“你姐?”听见我的声音,陈珂终于惊讶的转过了身子。

这一刻。我看见陈珂眼中是欣喜的。而如流浪汉一般的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港湾。

就坐在一中学校的天台上,我躺在陈珂身边惬意的晒着太阳。陈珂就安静的坐在我旁边,想了想对我说,“你现在都快成野小子了。”

“因为你不管我了。”我撇撇嘴巴委屈的说。

“呵呵,我有吗?你不是有安优陪,有莎莎和小熙陪你吗?三妻四妾,你大概早就把我忘了吧?”

“没有,我每天都很想你。”想了想,我突然抱住了陈珂的大腿。

被我抱着陈珂的身子动了一下,她的眼睛也在这一瞬变得非常冰冷。很快,她眼中的冰冷渐渐融化了。试探着伸出手碰了我头发一下。如一个姐姐般温柔的抚慰弟弟,“你的头发该剪了,又长了……..”

被陈珂摸了脑袋,我这些天受过的委屈如潮水一般向我袭来。很想哭。但是我咬了咬牙齿没有哭。因为,我和她受过的委屈相比真的不算什么。

只要她,才是最坚强的。

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也有很多秘密想对她说出来。但是我们都不能说,因为我们知道说出了这些秘密一切就全都完了。到时候她会有危险,我也会有危险。我们现有的平衡,一切都会被打破。

“姐姐,我想你。”千言万语到了这里。还是化为了这简简单单的一句。

“恩,我知道。”陈珂点了点头。

“蜘蛛是谁?”我突然问陈珂。

听了我的话,陈珂眼中的柔情渐渐化为冰冷。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她的眼神也是那么的古怪。就看着我。陈珂笑了笑说,“你难道还不知道他是谁?”

“他是谁?”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我,大概是第二个知道他是谁的人吧?”

“第一个人是安优。”

“是的,我永远都不及安优聪明。她太聪明了,也太美了,这世间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仿佛都给了她。对了,为什么你没有跟她在一起?”陈珂突然问我。

“我失宠了,来了一个残忍哥她不喜欢跟我玩了。”想到这我又开始委屈。

“呵呵,她是在帮你呢,因为她想让你们的阵容更强一些。”陈珂笑了。

笑着,陈珂眼中的冰冷渐渐消逝,“到底要过多久,你才能不像个孩子呢?”

“到了你嫁给我的那一天。”我说。

“呵呵………”

看见陈珂又笑了,我突然感觉陈珂在故意打岔我的话题。然后赶紧坐了起来,认真的看着陈珂说,“姐。你告诉我蜘蛛是谁,我们之间有太多的仇恨了!你告诉我,我要杀了他!”

“不能说。”陈珂轻轻摇了摇头。

听了陈珂的话,我的眼神顿时开始诧异。为什么。她会和安优说出同样的话?而为什么,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能说?她们究竟为什么不能说?

“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应该是第三个知道蜘蛛身份的人。喏………”陈珂突然递给了我一样东西。

看见陈珂递给我的东西,我忍不住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再看看她的眼睛,我的眼睛突然忍不住湿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