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鱼贩子的嘱托/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残忍哥会做出这种举动,我看着他难看的脸色这个无奈。残忍哥也后悔了,说我闲的招惹他干啥啊?

就听见隔壁一直大骂,好像有越来越多的人聚过来了。接着电话响了,残忍哥拿起电话又骂了句草你吗就挂了。

当残忍哥骂完之后,我吓得赶紧拔掉了电话线。而隔壁也顿时炸了。乱哄哄的感觉房子盖都快掀翻了一样。

十几秒后,我的手机也跟着响了。就听见安北对我说,“汪洋,你来张风寝室一趟。有人骂张风,我们找到那人给张风出出气。”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安北当成自己人了,我心里是又庆幸又郁闷。心想去张风寝室不是找死吗?这么多人肯定整死我。

然后我赶紧对残忍哥说。“兄弟,你这寝室咱们今晚呆不了了,咱们赶紧出去躲躲吧。”

“也行。”残忍哥也点了点头。

换了件衣服,我和残忍哥赶紧逃出了寝室。走时候把贵重物品都藏好了,怕张风找到我们寝室看不见人祸害东西。其实也没啥贵重物品,就是被子、脸盆还有几件不爱穿的衣服。然后我们走出九中他对我说。“洋哥,不如我们去找安优吧?”

“你准备好扮女人的东西了?”我问。

“没有…….都在寝室呢。”残忍说。

寝室太危险了,我们回去肯定是找死。就想到一个去处,我对残忍说,“不如你跟我来吧,那也挺有意思的。”

正好我们学校在城西,就带他去了鱼贩子教我练武的地方。身上也还有点钱,我心想干脆叫鱼贩子喝酒吧。

就给鱼贩子打了个电话,怎么打也不接。我知道鱼贩子忙,给他发信息说,“师父,我在城西的武馆请你喝酒。要是你十一点不来,我们就走了。”

带着残忍,我们很快去了城西的武馆。推开武馆的大门,残忍看见武馆中的沙袋还有训练器具高兴完了。就狠狠的打了沙袋两拳,残忍兴奋的看着我说,“洋哥,没想到你家这么有钱啊?还有私人小武馆呢?”

“这是我师父的。”我笑了笑对残忍说。

“你师父可真厉害。”残忍一脸的羡慕。

然后我们两个在武馆玩了一会儿。又去附近超市买了两瓶铁刹山和吃的。残忍说喝不惯白酒,我又给他买了两瓶罐啤。

一晃喝到十一点了,我和残忍两个人瞎聊了很多东西。白酒也叫我喝了半瓶。我脑袋有点晕准备带残忍去附近网吧通宵。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就听见鱼贩子对我说,“再等我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我肯定到。师父,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听见鱼贩子声音急促,我心里渐渐涌起了不详的感觉。心在这一刻急了,我想了想干脆将半瓶子白酒一饮而尽。

酒的度数很高,劣质白酒喝了容易上头。但是对于常喝酒的人来说不在乎,就算是袋装的散白依然能喝得津津有味。好酒。大多是用来请别人喝的。

眼看着半个小时就要到了,我手里的烟也是一根接着一根。残忍也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了,脸色严肃一直静静的陪着我没有说话。

突然,门哗啦一声被人推开了。一个踉跄,鱼贩子冲进来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认识鱼贩子这么久,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这么惨。满身鲜血。他微微发白的头发也被汗水湿的厉害。

看见鱼贩子这样,我赶紧冲过去一把就扶起了他。残忍面色凝重,跑到门口看了一眼就将大门锁上了。

被我扶起来后。鱼贩子几乎快要不能说话了。他显得很虚弱,不断的狠狠喘着粗气看我。渐渐的,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柔和。看着我的表情。就像一个慈祥的父亲看着自己儿子一样。

“师父,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心里如刀割一般,我一边扶着他一边检查他的伤口。

刀伤、瘀伤。能看得出鱼贩子经历了一场苦战。拨开他的领口,我甚至在他的锁骨处看见了一处枪伤。

“最近,有没有练武?”胸口还在不断的起伏,鱼贩子看着我的眼睛问。

“练武了。”我着急的说。

“最近,应该进步了不少吧?“鱼贩子又问我。

“恩。“我用力的点头。

“好,真好…….养鱼你学会了。也变得能打架了。社会上有彭虎能照顾你,我已经没有太多遗憾了。记得那个小安优,只有她能保护你的安全。如果我死了你就去找她。一定要当上她家的上门女婿!”用力抓紧我的胳膊,鱼贩子突然痛苦的抽搐了起来。

看见敬爱的师父变成这样,我心里着急的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终于,鱼贩子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松开。他的眼睛渐渐翻白,整个人也倒在我怀里晕死了过去。

“你师父晕了,咱们给你师父包扎一下吧?”残忍哥咬着牙问我。

“恩,谢谢你。”赶紧轻轻放下鱼贩子,我去武馆的抽屉中寻找药箱。以前抗击打训练的时候鱼贩子总给我身上擦药酒,那里面有不少药都能给他包扎。

就拿了毛巾为鱼贩子擦身上的血,我知道我们越来越危险了。他们应该知道了,鱼贩子就是我的师父。如果鱼贩子死了,下一个就该轮到我了。

忙活了两个小时。我们终于给鱼贩子包扎好了伤口。也没有心思再去玩了,一整夜我都守着鱼贩子等着他醒来。

中间安北还给我发了个信息,意思是请我吃饭。我没去帮他。看来这件事他没怪我。

我心想安北不认识我,但是怎么才能骗过张风他们呢?就算是我戴着口罩蒙着脸,他们也差不多能认出我吧?

想了想。我终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办法。

对了,不行我去染个头吧。我把头发染成红色,这样他们就不会认出我了。反正我以前也挺想染头的,但是一直觉得那是混混做的事情不敢。现在的我,应该也和混混没啥两样了吧?

一晃到了上午,鱼贩子始终没有醒来。到了下午。我和残忍困的都有些撑不住了。终于,鱼贩子猛的坐起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胳膊,“鱼!快去陈王家看看那九条红龙!千万不要让人把它们害死了。不然你的气运就要断了!”

“师父,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鱼?你好点了吗?我送你去医院。”

“鱼!快去看看鱼!我就要死了,但是你有那九条鱼保护不会死!我可以死。你一定不能死!快去,快去!”鱼贩子说着,目光变得十分凶狠。

被鱼贩子催的没办法,我只好打车向陈王家里赶去。路上给陈珂打了个电话,我让她帮我看看她家有人没有。过了会儿陈珂告诉我,她家没人。

放下电话,我很快赶到了陈王家里。陈王家还是一如既往的气派,我看着熟悉的客厅心里有点难受。记得那时候我在陈珂家不知道多么快乐,而现在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看见我来了,那九条红鱼就好像认识人一般向我游了过来。隔着鱼缸,它们每条鱼都急得不停用身体撞击着鱼缸。

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吸引它们,但是我知道它们全都喜欢我。就用手指在鱼缸外面划了一下,它们立刻跟着我的手指游了起来。

心里堵的厉害,我又坐着出租车赶了回去。但是当我重新赶回武馆时,我看见武馆的门大开着心里涌起了不详的预感。

快速走进武馆,我很快看见地上多了一大摊血迹。鱼贩子没了,残忍也没了。

心里越来越惊,我忍不住痛苦的大吼了起来,“师父!”

“师父!”“师父!”“师父!”

“鱼贩子!老于!”急的眼泪都掉出来了,我又是一声大吼。

“鱼贩子!”“老于!”

红日渐落,阴沉沉的武馆变得更加黑暗。就听着空荡荡的武馆不断发出回声,我的整颗心也在这一颗空了。

啪嗒一声,我的眼泪落在地上打湿了地面。瘪着嘴巴,我忍不住无声的哭泣了起来。

鱼贩子,他死了吗?

越想心里越难受,我突然感觉一道香风向我袭来。

猛的回头,我整个人渐渐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