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看守所出事/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蜘蛛并不知道,我昨天已经看见了他的真实相貌。但是他很嚣张啊,居然用了自己的真名来加入我们。他当我们都是傻比吗?

蜘蛛是聪明的,也是非常狡猾的。就看了一眼面前黑得十分健康的男生,我心想既然他要装逼我就陪他一起装逼吧。

想了想我问他,“你真的很能打吗?”

“真的很能打。”蜘蛛微笑。

“比起十三中的冰川怎么样?”我问。

“他仅次于我。”蜘蛛说。

我草。居然连他的底细都告诉我了,这个蜘蛛真是太装逼了。那么问题来了,蜘蛛为什么要跑到我们身边装逼呢?我猜他一定是被我们发现了不服,跑到我们身边装逼报仇来了。

知道这个人很危险,就算我们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决定像他一样装逼,假装不知道他的身份和他周旋。然后,找个机会把他干掉。

其实蜘蛛长得不错,个子和我差不多高很帅气。尤其是他的笑,只要一笑就会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他这种相貌并不惹人讨厌。让人一看着就觉得他很亲切,像鲁先生笔下的少年闰土。很喜欢他,很想跟他成为朋友。

但是蜘蛛是罪犯。他如青花和龙袍一样做过很多案子。他还害得叶一航如入魔了一般,这个仇我肯定是要帮叶一航报的。

想了想,我路过学校超市给蜘蛛买了瓶汽水,“皓南哥,你真的愿意做我们的兄弟吗?我昨天被人欺负了,你能帮我报仇吗?”

“可以,他是谁?”蜘蛛微笑。

“赵皇帝!”我说。

“………….”蜘蛛的脸色变了。

很明显,蜘蛛也是惧怕赵皇帝的。就皱了皱眉头,蜘蛛轻轻摇头说,“洋哥,我不是赵皇帝的对手。如果你非要我去送死的话,我愿意为了你这个兄弟死去。但是,你这样耍我真的好吗?洋哥,我对你伤心了。”

只有我和安优知道蜘蛛的身份,听了蜘蛛的话大家全都开始同情蜘蛛了。强哥的表情很不开心,“洋哥,难得有小南这样的高手加入我们。你这样,太不道德了吧?是不是你觉得我们兄弟多了。就不珍惜了?”

“你知道个屁!”被强哥气坏了,我忍不住狠狠瞪了强哥一眼。

走到教学楼的时候,我心想最近事情多就不上课了。整天被人追杀。还弄出了一个孩子。哎,我现在跟校外的那些混子几乎一样了。他们也碰过不少女生,也把自己的老婆弄得怀孕过。只不过他们选择了打掉,我和青花的选择是把孩子生下来。

也是运气好,让我碰到了青花这个好母亲。如果换成了别的女生,我现在肯定愁的头发都得白了一片。

强哥他们不是九中学生也没必要上课,跟教学楼里的学生借了篮球几个人就在下面打篮球。

越看强哥他们越像校外混子,因为我以前在二中也经常看见校外混子在学校打篮球。很装逼,不是一般的装逼。

站在天台上看了他们一眼。我回头看见安优正在安静的折纸。

到了此时,我感觉我的人生再次达到了一个巅峰。

青花怀了我的孩子,大小姐安优是我最好的朋友。社会大哥的女儿是我姐姐。就连蜘蛛也跟着我混变成了我的小弟。

但是我知道,一个人达到顶点是要衰落的。而我的根基不稳,站得越高就会摔得越惨。到现在我的兄弟虽然越来越多了。但是我并没有自己的势力。也没有自己的地盘,一摸口袋最多也就摸出几个钢镚。这繁华的一切都是假象啊,我这座大厦已经在风雨中摇摇欲坠了。只要我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跌到谷底,而我也会遇见人生中从未有过的挫折。

三起三落,这是每个人一辈子都要经历的事。经久必衰,这也是无数古人用生命总结出的经验。

“知道蜘蛛为什么会跟着我们吗?”安优突然折好一个纸飞机呼的一声扔了出来。

安优折的纸飞机非常好看,而且她这种纸飞机所有人都折不出来。就是这个纸飞机扔出去还能自己飞回来,让人觉得非常的神奇。

“为什么?”我问。

呼的一声,那个纸飞机果然重新飞到了她的手里。笑了笑,安优再次将纸飞机丢出去说,“因为他背叛了赵皇帝,他跟在我身边会更安全一点呀。”

听了安优的话我才明白,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安优是白道的大小姐,家世显赫就连赵皇帝也要敬她三分。

原来蜘蛛相中的不是我,而是眼前的这名古灵精怪大小姐。

看见安优什么都懂。不管别人做什么总能猜到别人的想法。我想起安优做过一件也很神奇的事情,就问安优,“小仙女。上次你吓唬青花的时候,跟那个尸体说两句话他就把眼睛睁开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他真的能听见你说话吗?你跟他说了什么?”

听了我的话安优笑了,捂着嘴巴笑得特别开心。然后走到我的身边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我的脖子,我整个人立刻难受的瞪大了眼睛。

“反射弧咯,人的神经都是以穴位相连的。就算是死人,他死后神经仍然会有反应。就好比有时候医生敲你的膝盖,你的膝盖会不自觉的抬起来一样。”

“我草,那很牛比啊!”我吃惊的看她。

“安大小姐一直很牛比。”安优捂着小嘴又笑了。笑着,安优没好气的推了我一下说。“你怎么总说牛比之类的傻乎乎的话,听着土气死了。”

“因为你喜欢呀。”我说。

“喜欢?”

“对,我给你唱首特别好玩的歌,你听了以后肯定要笑。你听着,我特别为你学的。”笑着,我就和安优坐在阴凉下面轻轻的唱。

“我他吗就是黑涩会。追我的姑娘得排队,我左青龙右白虎,中间纹了个喇喇牯。我大裤衩子大拖鞋谁不见我喊声敢爷。我们那噶山炮屯儿,都知道我是社会人儿……….”

有点吃惊,安优看着我认真唱歌的样子很快笑了。“王洋,你哪里弄的歌词?”

“网上听的,你听我继续唱。”

“今天大哥我挨了踹,还得说我跑得快。那小子眼看要掏刀,我夸夸撒腿就是撂!我拼命的跑,我拼命的撩。我卡了个跟头摔一跤……..”

“回头一瞅人已不见,大哥我起来擦擦汗。我猛然低头这么一看,大哥的拖鞋开了线。谁!是谁!?谁在我跑的时候踩我拖鞋!谁………”

“真淘气真淘气。大哥的拖鞋这么给力。它既美观又好看,上面还有小图案。我不干不干……….”

听着我怪怪的声音,安优忍不住抱住我笑得花枝乱颤流出了眼泪。看见安优笑得这么开心,我也忍不住唱的更加开心了。因为我能感觉到,安优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她的脸色愈加的苍白,白白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不管她的病是不是真的,我只想尽量让这个爱笑的女孩儿每天都多一点笑容。

而我经历了这么多已经懂了,我对安优的是爱,是一种哥哥对妹妹一样的疼爱。没有邪念,更多的是一份宠溺。

笑得眼圈都红了一片,安优突然跑到天台边上开心的大叫,“王洋,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我要带你回家,我要带你见我的爷爷!”

“别叫,我对象在这上课呢。”吓坏了,我连忙跑到天台上捂住了她的嘴巴。

被我捂着嘴巴,安优整个人突然变得安静了。就用她黑溜溜的眼睛盯着我看,我被她看得心里紧张的厉害。

再看楼下,玩的满头大汗的强哥他们全都呆呆的注视着我们。蜘蛛想了想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出的笑容。

“十月一日,带你们参观我家的军区大院!”

“军区大院?”我吃惊的看着安优。

“恩,你们还没有看过当兵的什么样吧?带你们见识见识,他们都特别厉害呢。”说到军人,安优的脸上洋溢着自豪。

当兵的人吗?我好像也很崇拜当兵的人。想到要去参观军区大院,我心里不由有些期待了。吗的,这很有意思啊。

就在我们讨论怎么参观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是看守叶一航他们的兄弟,“曰!洋哥你快来吧,我们这边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