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飞来的荣誉/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般,我一直静静的潜伏在营地周围观察眼前的营地。发现他们有不少哨兵,分为明哨和暗哨两种。明哨是站在哨楼上放哨的那一中,暗哨则和我一样潜伏在营地附近。

每当有人接近他们时,他们还会大声问一声口令。直到对方胡言乱语的说了一句什么,他们这才点点头放人过去。

干掉几个人偷偷摸进去是不可能了,我感觉这里随便一个特种兵都能轻松的打败我。而且他们都是几人一组,我更不可能同时干掉几个摸进去。

就一直等待着时机,我渐渐的从早上等到了晚上。怕被他们发现,我还特意弄了不少杂草盖在身上。

等待的滋味是非常难熬的,因为我昨天没睡好又非常的饿。口也渴的要命,怕被暗哨发现我更不敢随便离开去找水喝。

度日如年。这种感觉真的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了。吗的,太几把痛苦了。

终于,我看见他们开始吃晚饭了。我知道,我的机会终于来了!

就悄悄的站了起来。我趁着暗哨不注意偷偷溜到了大路上。然后深深呼吸了一下,活动了一下趴了一天酸麻的手脚。过完十月一蚊子没多少了,不过身上还是被叮了几个包。挺痒痒的,越挠越痒痒。

然后我露出了肃穆的神情,冷静的向他们营地走了过去。

“站住口令!”明哨的人立刻叫了。

“葫芦。”我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大步向营地里走。

走的时候我心里都紧张完了,看见他们都拿着枪看我呢。心里特别怕,怕他们把我当成匪徒给一枪突突了。但是。我竟然真的成功了。

可能这里是特种兵基地吧,普通人想找到这地方都难。这里面也有不少岗哨,一般人很难进来。所以他们就放松了警惕,以为我是自己人让我进去了。

进去之后。我的心里开始一阵狂喜。然后从容的走进饭堂吃饭,坐在几个不认识的人身边偷偷看老爷子、安优,还有我自己的兄弟。听见老爷子问一个三星两杠,“还没有找到人吗?”

“没有,雪豹已经找了他一天一夜了。”三星两杠说。

“怎么样?我说那小子是个好材料吧?”老爷子笑着问。

“不错,老爷子相中的人不会错的。”三星两杠微笑。

就偷偷盯着他们,我突然看见安优向我看了过来。心里顿时一惊,我心想我们俩现在都有心灵感应了。然后偷偷向安优看了一眼,发现她果然看见我了。知道她是自己人,我就对她眨眨眼睛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安优的表情变了,像有点想吐似的。

吃完了饭又喝了汤,我的肚子总算舒服一点了。人也有力气了,不像刚进来时饿的腿都软了。接着我随着大部队一起走,走到一个厕所的时候就躲了进去。

这是最后一支烟了,不搞定他们我也坚持不下去了。就点燃了最后一只大前门,我很快看见一大群人向一个大洗澡堂涌了进去。

“哈哈!我的机会终于来了!”

脸色始终未变,我从容镇定的走进去把他们所有人的衣服都拿了出来丢在外面。然后又随手拿了一把他们练习刺杀用的假枪,走到哨楼对哨楼大吼,“这是军事演戏,我现在摸进来已经把你们突突死了!”

“啥?你就是那个雪豹一天一夜没找到的小子?”哨兵吃惊的看着我问。

“不错。就是鄙人!”我很装逼的说了一句。

“………..”听了我的话,哨兵立刻一脸懊恼的蹲下了身子。感觉身后有人,我赶紧回头指着一个走来的干部说,“这是演戏。连你也被我突突死了。”

这一看我很快认出了他,他就是来时接我的干部。这人很厉害,坐在副驾驶的时候还和我吹牛呢。

就看看我手里的假枪,干部很快皱起眉头举起双手说,“好吧你赢了。”

“有没有帅一点的枪?就是电视上你们演戏用的那种枪?”我想了想问。

“你想干什么?”干部吃惊的问我。

“我要去把老爷子也打死。”我对干部说。

听了我的话后,干部脸色瞬间大变。就面色苍白的看着我,干部很快给我拿了一把演戏用的假枪。大概是怕拿错武器误伤了老爷子吧,干部还试着在自己胳膊上打了一枪。打出的是红色的彩弹。干部叹了口气说,“王洋,你算是把我们害惨了。”

没搭理他,我心想留在这里才惨了呢。家里还有那么多事情呢,我怎么可能当兵啊。虽然我知道我将来可能会当官,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值得我牵挂的人太多了,而且我这种人也不适合留在部队。

这次的游戏,就当作一个美好的回忆吧。

但是我并不知道,其实这次的游戏已经成为了我一个人生很重要的转折点。

拿着枪,我大步走进指挥部很快就看见了老爷子、三颗星和几个牛比的干部。就举起枪,我笑了笑指着老爷子说,“爷爷。我赢了!”

啪的一声,老爷子的肩膀很快爆出一朵红花。

吃惊的看了我半天,老爷子始终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终于,老爷子脸色渐渐变得严肃了。“哨兵,营地里的小伙子们都死光了吗?”

“他们还在澡堂子里,他们的衣服全被我偷了扔了。”我笑了笑说。

“那哨兵和流动岗哨呢?”老爷子问我。

“进来的时候我是混进来的,然后我偷了假枪假装把他们都干掉了。”我又是装逼的一笑。

听了我的话,老爷子的表情依然严肃。突然,他重重拍了一下面前的沙盘大吼,“所有人都给我集合,所有人都他吗给我集合!”

很少看见老爷子说脏话,我更是很少看见和蔼可亲的老爷子发脾气。这一刻我的心里开始跳了,但是我不明白我哪里犯了错误。只是感觉有点不对吧,就低下头一直皱眉头不敢装逼了。

“王洋,这次你可把他们害惨了。”穿着一身干净的迷彩服。安优走到我身边小声对我说。

“恩,可能大概吧。”我点点头,忍不住拉住了安优的小手。

当老爷子喊集合的时候,营地里的人还关在澡堂子在那上火呢。让人还给了他们衣服。很快我看见了他们整齐的趴在地上用俯卧撑的姿势听老爷子训话。

“耻辱,莫大的耻辱!整整一个精锐大队,竟然让一个没有训练过的小伙子给全军覆没了!你们,不觉得这是莫大的耻辱吗!?”就站在最前面。老爷子一个劲的愤怒大吼。而营地的几个负责人全都黑着脸不说话,老老实实的站着听老爷子训斥。

“吗的,我看你们就是几把篮子上挂镰刀,乱旋转!哨兵呢?明哨暗哨的全都给我滚出来!”

“到!”一声整齐的大吼。总共十几个哨兵全都走了出来。

“收拾东西,回你们各自的部队。回去认认真真的学习,跟你们的班长好好学习一下是怎么站哨的!”

“是!”十几个哨兵的眼睛全都红了,他们全都哭了。

看见他们全都哭了。我忍不住吃惊的看了身边安优一眼。安优叹了口气小声对我说,“能加入东北虎是最大的荣誉,几乎进东北虎的全是千里挑一的精锐。现在他们失职了,他们被赶回自己的队伍肯定要受罚了。当初来的时候都是敲锣打鼓送过来的,回去以后他们一定会被人看不起吧?他们的队伍,也要因为他们抹黑了。”

没想到我会带给他们这么大的灾难,我的心里不禁开始慌了。又看了看满脸愤怒的老爷子,我的心里忍不住有点害怕。

咬了咬牙齿。我还是大着胆子走向老爷子说,“爷爷,我们这次只是一个游戏。他们也没想到我会混进来,你何必要把他们赶走呢?而且这里整个基地都守卫很严,如果不是你给了我们一样的衣服和肩章,我根本不可能混进来啊。不如,这次就算了吧?不行我当兵,你别罚他们行吗?”

“这不是理由。真正的战争任何疏忽都不是理由。你也不必为他们求情,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里的规矩,容不得任何人随意更改和触犯!就算是我犯了错误,我也一样要罚”

“小伙子们,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十几个哨兵大吼,哭得更加痛苦。

“呵,幸好这是一次演戏。但是如果是真的犯罪份子入侵呢?你们所有人,包括我。我们现在全都已经死了!就因为十几个哨兵的疏忽,我们整整一个精锐部队全军覆没了!小伙子们,你们还好意思在这里哭鼻子?”

“不!”十几个哨兵齐声大吼。

看见他们哭得伤心,老爷子想了想眼睛也红了。又扫了一眼衣衫不整的众人。老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说,“哎,我们始终是人不是神啊。即使我们每天坚持训练时刻为保家卫国准备着,但是我们依然要吃饭睡觉。如果我们不需要吃饭睡觉。能够无时无刻的保家卫国该多好。”

“错不在你们,你们犯错我也有着一定的责任。一会儿解散之后,你们大家每个人给我研究一套警戒方案送到指挥部。错误犯了,但是我们要想办法整改。虽然我们这次错了,但是也是一件好事。至少,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明天开始,我们所有人的训练量加大两倍。这次犯错与我个人也有关系,我明天开始陪着你们一起训练。至于今年的先进,我老爷子向上面申请不要了。回各自队伍的哨兵,你们也不要因此背着包袱。回去跟你们的班长好好学习站哨,一年之后重新考察继续录用。”

“谢谢首长!”听了老爷子的话后,十几个哨兵全都感动的哭了出来。

“二等功名额,今年拿出一个拨给王洋。”老爷子想了想说。

“老爷子,王洋不是我们的人。这个二等功名额,要和他地方市局联系吧?”一个两杠三星问。

“不错,这次演戏王洋作战优秀,也为我们查找出了守卫的不足。这份荣誉,应当属于他。”老爷子点了点头说。

“好,我这就去和王洋本地市局联系。”两杠三星走了。

“解散。”又深深看了我一眼,老爷子脸色沉重的走了。

看见老爷子走了,这让我心里有点忐忑。很快,我看见安优对我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王洋,这次你算是赚到了。你知道这枚奖章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我吃惊的问。

“以后你就知道了,你又有一条新的道路要被打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