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不,是我们四个人/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鱼贩子的话,赵皇帝的脸上很快现出诧异。接着,赵皇帝白着脸哈哈大笑起来。就吸了一口手中的细杆香烟,赵皇帝大笑着咳嗽了两声。然后咳出了眼泪,大笑着指着鱼贩子说,“你后悔了吗?你已经后悔了吗?”

“哈哈哈,已经晚了!”

“我赵皇帝一辈子好赌,上半辈子逢赌必输。运气背到了极点。但是,现在我赵皇帝转运了。我想要什么牌,就来什么牌。麻将、牌九、骰子、扑克,所有的好牌都像有生命一样跟着我走。你看一看,这是什么?”嚣张的大笑着,赵皇帝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红色钞票。

“是钱。”鱼贩子深深的皱着眉头。

“不错!是钱啊!你知道吗?这钱是怎么来的?这钱,是我上车的时候捡的。吗的,我赵皇帝的运气简直太好了!”继续嚣张的大笑,赵皇帝笑得又开始咳嗽了起来。突然,赵皇帝的目光变得阴森可怖,“但是,你竟然送给了杜海东九条红龙!鱼贩子。你他吗想害死我!”

“今天,我再也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了!”

“赵皇帝,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鱼贩子的眼圈微红。

“是的,我们三个曾经是最好的朋友。”赵皇帝冷冷的说。

“你还记得我们曾经是什么样的?又是怎么认识的吗?”鱼贩子问。

“当然记得。”笑了笑。赵皇帝的眼中露出了怀念的目光,“那时候我还是个小混混,家里的房产证都让我输掉了,爸妈也被我活活气死了。你,那时候就开始卖鱼了吧?干了一个小店,还总被花鸟市场的大混混欺负。杜海东是跑油的小油贩,他本来也是油田的正式工人。但是他只想着发大财,因为偷油被单位开除了。”

“是的,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呢?”鱼贩子笑了笑问,眼圈更红。

“那阵子花鸟鱼市场总在聚赌,我填大坑输的连饭都吃不起了。正好和你说过几句话,我就厚着脸皮去找你借钱。”

“然后呢?”

“然后,你借给了我。还劝我不要赌了,请我吃了饭。你夸我长得好,说我这样的人不应该是这种命。恰好杜海东过来买鱼,他说家里的姑娘喜欢鱼,想买几条好看一点的鱼。你问他鱼要摆在哪里,有鱼缸了吗?他说是圆形的小鱼缸,家里地方小在厨房养养算了。”

“然后,你就开始扯开了………”笑了笑,赵皇帝的眼圈也有点红了。

“还记得那时真的觉得很扯啊,你告诉他圆形的鱼缸养鱼养不活,更不能养在厨房,因为水火不相容。见你说得认真。我就一直听着你在那说。最后,你好像送给了杜海东一个方形的鱼缸吧?”赵皇帝问。

“是的,因为我当时看见他脸上有黑气。知道,他那阵子可能要走背运。又见他疼爱家里的小姑娘。可怜他是个父亲才送给了他。”鱼贩子说。

“所以说啊,你这个人是个好人。不过杜海东当时真几把可怜,看着居然比我还惨。脸上全是油,一双大手也那么脏。还带的狗屁帽子穿了件军大衣,全是几把油。对了,我们三个就是从那时开始走运的吧?”

“记得当时正好看见花鸟鱼市场的大哥了,他过来扇了你一巴掌。杜海东问你干不干他,要是干他马上帮你。然后咱们就挑了个好机会。把那个大哥给干掉了。从那天起,咱们三个成了兄弟,也都开始平步青云了。是吧?”

“是的,你也在那时候变了。变得越来越嚣张跋扈,越来越看不起我们。你把我们当成你的小弟,一件事做得不合心意了就对我们大声呵斥。我真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鱼贩子皱着眉头说。

“因为,我要旺我的运气啊!”赵皇帝笑了。

“旺你的运气?”鱼贩子吃惊。

看着鱼贩子吃惊的样子。赵皇帝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反正你也要死了,不如我让你死个明白吧。”

“我问你,如果你口袋里只有两块钱,而你屁股后面欠了上百万的债。你,心里舒服吗?”赵皇帝问。

听了赵皇帝话,我忍不住开始想了。如果我像他那么惨,我应该老闹心了吧。我现在就欠了不少钱。感觉特别对不起小美女。

“我不舒服,难道你舒服?”鱼贩子面无表情的说。

“当然,我心里当然舒服啊。因为我并不觉得我穷,我总是能感觉到我会变得特别有钱。所以就算我口袋了一毛钱都没有,但是我依然觉得我有几百万的财富。就这么一直想着,我发现我变得越来越有钱了。当我赚了一百万的时候我心里想着会赚一千万,我的愿望实现了。当我赚一千万的时候心里想着会赚一个亿,我的愿望也实现了。”

“赌钱也是这样,你的运气越旺钱就越跟着你走。而你越是嚣张跋扈,钱就会源源不断的跟着你过来。这些,都是我在赌桌上总结出的道理。像你这种本份的人,又怎么能领会到我心里想的什么?”

“你是魏忠贤,兜揣两块钱胸怀五百万?”我忍不住吃惊的搭了句话。

“哦?你知道魏忠贤?”赵皇帝吃惊的看了我一眼,笑了。

“是啊,不过魏忠贤只做到了九千九百岁吧?他不是万岁。”我摇了摇头说。

话音刚落,我立刻觉得身边一阵寒冷。同时,我看见赵皇帝的目光阴冷,由他眼中不断散发出着森森的杀气。

青花轻轻拉了我一把,眼中带着几分嗔怪。咧着嘴巴看了赵皇帝一眼,我知道我又说错话了……….

但。鱼贩子突然笑了。他整个人发出了张狂的大笑,“哈哈哈,没想到连一个孩子都能明白的道理,你赵皇帝竟然不懂。三穷三富活到老。人的一辈子都是命中注定的。原来是因为这样,所以你才会变成这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物极必反,一个到达巅峰始终要衰落。你。不可能一辈子这么有钱!”

“是的,周易上说过。物极必反,盛久必衰。”道士连忙点头。

“张小春,你是站在哪一边的!?”兵痞狠狠瞪了他一眼。

“本道不能胡言乱语骗人啊,鱼贩子说的确实有道理。”道士皱了皱眉头说。

听了道士和鱼贩子他们的话,赵皇帝的脸色依然阴沉。同时,他的眼中杀气更盛。眼睛看向我,赵皇帝笑了笑说。“如果我杀了这个小子,就没人会影响我的运势了吧?”

“赵皇帝,你太迷信了!”鱼贩子大吼。

“我赵皇帝能有今天就是因为迷信,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影响我的运势!你们。全都要死!”赵皇帝突然大声尖叫。

一瞬间,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火药味。气氛愈加凝重寒冷,赵皇帝带来的混子们全都举起片刀走近了我们。龙袍脸上的肌肉更是绷紧,举起长长的步枪指着我们。

而我。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感,后背流满了大汗湿透了衣服。但是,我依然没有放弃。将枪一举对准赵皇帝,我尽量用身子护住青花大吼,“谁敢动手!”

“赵皇帝,你真的要我们死?”鱼贩子红着眼圈看赵皇帝。

“是的,你们必须死!”赵皇帝冷冷的说。

“那么,可以换个地方死吗?这里的人太多,我们刚才的枪战可能已经惊动了警察。”鱼贩子说。

“谢谢你,就连快死了都要为我着想。小鱼儿,你真是个好人。”赵皇帝脸上露出了笑容,又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走上了车子。

和青花、鱼贩子三个人静静的向村子旁边荒地走去。跟在我们后面的是赵皇帝的车子和黑压压的混子。

笑了笑递给我一支烟,鱼贩子问我,“王洋,你怕吗?”

“我不怕。但是我不想你和青花有事。”我说。

“恩……”鱼贩子点头。

借着月光,我看见鱼贩子眼中流下了什么晶莹的东西。心里一阵绞痛,我想了想问他,“师父,你哭了?”

“放心吧,我们三个谁都不会有事。不,是我们四个人………”擦了擦眼睛,鱼贩子脸上流下了更多的泪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