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张疯子使坏/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起电话,我只听见了电话那边陈珂轻轻的呼吸声。而我也没有说话,心如刀绞般静静的等待着她先说话。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短短一分钟在此刻竟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而我,只是静静的听着她好听的呼吸声。我突然希望她不要说话,我也不要说话。我们,就这么一直听着对方的呼吸声一直到老。

但是,陈珂终于还是说话了。“张疯子,你打算怎么处置?”

“你没有去赵皇帝家吧,我看见你和陈王坐一个车子走的。”

“你会杀了他吗?我知道黄牛是你杀的,市里的混子和警察们都知道黄牛是你杀的。”

“赵皇帝占你便宜了吗?我听说订婚仪式是要接吻的,你们没有亲嘴吧?”

“我问你话呢,你的心里整天只有恋爱吗?”陈珂着急了。

“对,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咬了咬牙齿对陈珂说。

听了我的话后,陈珂那边再次沉默了。而我身边的张疯子痛得轻轻哼哼,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立刻吓得不敢叫了。

“你知道我的心意,但是我只想保护你和爸爸。你的身上已经背了一条命案,不要再做傻事了。”

“你会和赵皇帝真的结婚吗?”我的心突然一阵剧痛。

“会吧。”对面传来陈珂轻轻的声音,接着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我看了看黑压压的天只觉一阵头晕目眩。身边的兄弟们还在打量着赵皇帝的车子,大声欢呼。而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是这么的苍白,这么的无力。

燃起一支烟,我想了想发动了赵皇帝的车子,“兄弟们今天散了吧,咱们下次再聚。张疯子,带走!”

听了我的话,张疯子立刻绝望的大哭惨嚎。

如果他没有杀我的兄弟,他应该罪不至死。但是他杀了我的救命恩人,他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死定了。

一个蚂蚁都努力着想要活下去,更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电话,很快再次发来陈珂一条信息。看了一眼陈珂的信息,我选择了关机。

两辆车子回到营地,我走向后面的车子一把就将张疯子拉了出来。将心里的怨恨狠狠发泄在了他的身上,我想了想气喘吁吁的咬着牙说,“强哥,小喇叭,大力,你们三个去后面挖个坑。”

我已经杀过人了,但是他们都还没有杀过人。看了一眼还在痛哭的张疯子,大力想了想默默的走向角落拎起了一把铁锹。

看见大力拿了铁锹,张疯子再次绝望的痛哭起来。他流着鼻涕大声的哀求我,又看向了一边静静折纸的安优。

像是看见希望一般,张疯子连滚带爬的跑到安优跟前下跪磕头,“安大小姐,您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我求求你,让社会洋哥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跟洋哥作对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只要放了我,您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我不是大小姐,也不是什么活菩萨。我是小妖女。很坏很坏的安优。”安优若无其事的继续折纸。

听了安优的话,张疯子又看向残忍。看了看长得就很凶狠的残忍,张疯子立刻爬到了干瘪瘦小的小喇叭面前,“这个小兄弟,一看你就是好人。我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求求情放了我吧。”

“洋哥……..”小喇叭在我们中胆子最小,本来犹豫的他变得有点害怕了。

“不用求情,没用。”我冷冷看了张疯子一眼蹲在地上抽烟。

坑很快挖好了。大力拖着张疯子一步步向坑边走去。将他向坑中一推,大力和强哥还有小喇叭三人不停的向坑中填土。

喝过很多酒,此刻我酒精上头只觉得头疼的厉害。而我的眼睛也是血红的,我知道现在的我一定看着非常吓人。

眼看着张疯子被一锹锹泥土扬在身上。他人刚想爬上来就被残忍一铁锹拍了下去。

知道自己就要死了,张疯子流着眼泪绝望的大吼,“谁来救救我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等等……….”扬起手,我突然拦下了兄弟们。

就蹲在坑边,我看了看狼狈的人不像人的张疯子笑了,“你今天表现的不错,从我们将你带到营地一直到填土。你。没有再骂过我们。”

听了我的话,张疯子的眼中立刻露出了一线希望,“洋哥,我不敢再骂你们了,再也不敢再骂你们了!我认怂了,我张疯子以后再也不敢跟你们装逼了。”

“是因为我变成了赵皇帝的小舅子吗?”我自嘲的笑了笑说。

“……….”含着眼泪,张疯子的半张脸一直抽搐着没有说话。

“哎,你有受风的毛病。留下你我们还要每天带你看病。你的腿残了已经成了废人,我留着你似乎很麻烦呢………”

“洋哥,我还有很多本事啊。你留下我,我能为你做很多事啊!”

“说来听听。”我笑着问他。

“我一直是盘山一片的大哥。那里是什么情况我全都熟悉。我还开过超市,开过饭店……对,我会炒菜,我炒的菜很好吃的。留下我吧,我能为你做很多事的。”

“你还会炒菜?”我吃惊的看着张疯子问。

“对,我炒菜很厉害啊!”张疯子说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的更厉害了。

“草,万一留下你给我们做饭,你恨我们在饭菜里下了毒怎么办?”我想了想问。

“不敢,我愿意每次都先吃一次。我已经听说了,你抓了不少人其实都关起来了,没有杀掉。你这还有很多人吧,你让我给你们当厨师吧。我人也不敢去外面,不敢动你们的。”

“吗的,你往菜里吐口口水我们也恶心啊。”残忍骂了一句。

“不会的,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张疯子自己也背了很多条人命,我现在想改过自新了。求求你们了,真的不敢再装逼了………”

“洋哥,我们怎么办?”听了我的话,残忍问我。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把他带上来吧。”我苦涩的笑了笑。

人很快被小喇叭带走,我走到叶一航的房间看见他仍然烂醉。捏住了叶一航的鼻子,不一会儿叶一航人就醒了。对叶一航笑了笑,我问他。“如果曼曼好了,你还会去杀了蜘蛛吗?”

“会。”叶一航点点头。

“那么,如果你死了怎么办?”我问。

“……….”听了我的话,叶一航皱起了眉头。

“你和我都去过部队。你大概知道部队中有指导员这个职务吧。以后你就当我们的指导员吧,张疯子的洗脑工作就由你负责了。”

“下一个要洗脑的,是沈小梦、双胞胎和狮子王他们。”我说。

“他们中,有侮辱曼曼的人吗?”听了我的话,叶一航问我。

“有!”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一刻,我看见叶一航哭了。他整个人哭得非常伤心,失声痛苦。我能理解他的感受,如果是我我可能比他还更难受。

抱紧叶一航。我咬着牙认真的对叶一航说,“如果非要杀了蜘蛛他们才能清洗你心中的怨气,我愿意去做那个杀人凶手。我的身上已经背上了一条命案,我愿意为我们的兄弟承担下所有的罪恶!”

“不用了,谢谢你不用了……..我只希望曼曼能好起来,只希望她能好起来……..”紧紧抱着我,叶一航再次痛苦流涕。

和叶一航一起洗澡的时候,我看见他向重罪犯的牢房中深深看了一眼。看着牢房中的蜘蛛几人,叶一航的拳头猛的攥紧。接着,轻轻的松开。

打开淋雨喷头,叶一航用冰冷的水不断冲洗自己。眼看着他血红的眼睛重新变得如以前一般明亮,我知道到了明天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只要我们遇见困难时咬着牙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变好不是吗?

安优每天都是无忧无虑的样子,可是没有人知道她活不了几个月了。要做一个聪明人,聪明人是没有烦恼的。

不禁叹了口气。

我总是这样教育别人,可是谁来拯救我呢?

洗完澡后,我看见安优正认真的为张疯子针灸。张疯子有受风的毛病,好像是小时候在窗户底下睡觉,因为家里没钱治疗就一直落下了这个毛病。

墨色的长发,两只尖尖的耳朵。认真时的安优,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动人。

她很美,美得让人嫉妒。她很干净很纯洁,总有那么一刻能打动我让我心里泛起怪怪的感觉。

“小安优,你长得真好看啊。”连张疯子也被安优打动了,他忍不住小声赞叹。

“要追我吗?可是我心里已经有人了。”安优对他笑眯眯的弯起了眼睛。

“你喜欢王洋吗?”张疯子想了想问她。

“恩,我要和他结婚。”安优认真的点点头说。

“嘿嘿,王洋还真他吗不识好歹啊。有这么好的姑娘爱他,他还总去惦记赵皇帝的老婆。”张疯子针灸后半张脸不抽搐了,只是嘴唇轻轻的抖动。

“青梅竹马吧,他最先认识珂儿的。”安优说。

“嘿嘿………”脸上露出一丝坏笑,张疯子突然趴在安优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听了张疯子的话,安优瞪大明亮的眼睛点了点头。然后张疯子又说,我看见安优的眼睛变得更亮了。

“张疯子,你干什么呢?”偷听不到他们说话,我立刻急了。

“没有。”看见我张疯子的脸色立刻白了,然后赶紧惊恐的摇了摇头。

“小医仙,张疯子跟你说了什么?”我皱起眉头走了进去。

“他呀……….”看了张疯子一眼,安优白净的小脸顿时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