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狼烟四起/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照片中是一名很白很瘦的青年,青年一脸邪气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这个人我不认识,但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与众不同。蜘蛛没告诉我是谁,他只是给了我一张照片。想了想,我拨通了小喇叭的电话,“源哥,在干什么呢?”

“在学习呢,你不是说要想办法把大家弄到一中吗?”小喇叭问我。

“别学了,来我这帮我查一个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是有什么新敌人了。”我说。

“行!”小喇叭立刻挂断了电话。

赵皇帝有钱,而且他也很舍得花钱。他能随手送给我一辆几百万的车子装逼,他自然也能找到一些不要命的狠人为他卖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一定是赵皇帝找来要对付我的。

带着满腹心事,我走到洗手间门口继续等着小美女。但是我等了很久都没看见人,然后忍不住在门口叫了几声。走进去之后我发现已经空了。回到教室这才看见一脸怒容的小美女。

光想着正事把小美女给忘了,这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和小美女说了几句话她都没理我,我叹了口气心想我们不能回到以前了。然后我感觉小美女掐了我一把。“继续写那个小说啊,还挺有意思的。”

“你真的喜欢看吗?”我的表情立刻欣喜,吃惊的看她。

“是啊。你继续写啊。”小美女轻轻点头。

“好的!”心里开始高兴了,我又开始写起了我们的故事。

到了中午快放学的时候我给她看,小美女看了以后皱起了眉头,“太黄了……..你有写黄书的潜力啊……..”

“怎么样?不好看吗?”我问。

“挺好看的,看的人心里怪怪的。”小美女的小脸微红。

“咋的,那个了啊…….”我盯着小美女的裤子问。

“滚你吗比的!”小美女一下就怒了,直接照我脸上拍了一巴掌。

没想到啊,小美女现在的脾气真几把大。以前都是她各种调戏我,现在我调戏调戏她就生气了。整的这个尴尬,中午回去的时候她也不用我背她了。陪她一起在食堂吃的饭,然后我把她送回寝室回了自己寝室。

隔壁还是张风和安小七他们疯狂的嗨曲,小喇叭拿了我的照片人很快就走了。然后我和残忍一起躺在床上抽烟,残忍想了想问我,“洋哥,你那天和安优一起睡了一夜。我听他们说。你把安优那个了啊?”

“谁说的?”我问残忍。

“嘿嘿,装啥啊,洋哥你跟我说实话。你。现在碰过几个姑娘了。不算小便宜,就是大便宜的那种。”

“不能说啊。”听了残忍的话,我的脸立刻红了。

“跟我有啥不能说的,你说了听听呗。咱们都是好兄弟,我和你交流交流经验啊。你看我和程程都在一起了,到现在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残忍说。

听了残忍的话。我忍不住笑了,“时机没到啊,时机到了你就能占到便宜了。”

“那你告诉我。你碰过几个姑娘啊,我羡慕你一下。”

“三个吧……..”我想了想说。

“草了,这么多啊!”残忍立刻吃惊的看我。

“时机到了啊。我本来以为我只会碰她一个,没想到碰了三个。”叹了口气,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挺成就的。

“嘿嘿,那你碰的一定是小熙、青花和安优吧?”残忍笑嘻嘻的看我。

“别总聊这种事了,传出去影响人家名声。”

“恩,那我不问了。就是挺羡慕的啊,我也想和程程那个。”残忍说。

“你不是只喜欢打架吗?怎么突然对女生有兴趣了?”我没好气的问。

“打架厉害的女生吸引人啊,程程越来越诱惑我了。”说着,残忍自己的脸开始红了。

“看你那损样吧。”我被残忍正经八百的样子逗得不行了。

虽然我认识残忍最晚。但是我和残忍的关系比叶一航还好。主要是天天在一起吧,我们两个共同语言还多。而且他是我最能打的兄弟,算是我的左膀右臂了。

说了一会儿话后,我和残忍就全都躺在床上睡着了。冬天天冷,我俩想了想干脆拉上窗帘说不上课去了。就脱了外套和裤子,里面穿的四角裤头,盖上棉被来了个深度睡眠。

不过睡的还是不太好,下午张风和安小七他们也没去上课。梦里全是嗨曲,整的我做梦都在那看安小七他们摇头呢。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来的时候是被小喇叭的电话吵醒的。

迷迷糊糊的听着小喇叭那边一直说话,我的脸色很快开始变了。

“那个人,竟然是他?”脸色愈加难看,我的脸色苍白额头上流下不少冷汗。

“是啊洋哥,我感觉赵皇帝找他来是专门对付安优的。吗的,这个几把赵皇帝太阴了!”小喇叭说。

“现在开始。你们全都躲去三区的营地。这个学期我们不念了,下个学期直接转学去一中!”意识到形势开始严峻了,我说话的声音不禁开始颤抖。

“洋哥,我们真的能去上一中吗?”小喇叭吃惊的问我。

“能!我现在就叫残忍去跟你们汇合,你们直接躲在三区赚钱吧。”我说。

“那么你呢?”小喇叭问我。

“我去找安优,我回家呆几天看看我后爸什么意思。他能把我整到一中,应该也能把你们整到一中。不行我找鱼贩子问问,他在市里也认识不少权贵。”我说。

“那太好了,我也能去好学生的学校上学了!”小喇叭那边很乱,估计是在班里。听见小喇叭那边惊叫,我知道小喇叭肯定借着这个机会挂断了电话。

然后拍醒残忍,还没等残忍明白怎么回事我就帮他穿衣服。看见我这么着急残忍懵了,“洋哥,咱们市里不就赵皇帝最厉害吗?难道还有比赵皇帝更厉害的人?”

“到了后面,你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和残忍一起走出寝室。我对几个打招呼的兄弟笑了笑。然后赶紧下楼,我看见残忍跑了立刻跑向了七中。

“安优呢?”也来不及化妆,我直接一身男生的打扮走到安优班里就问。

“安优在解剖室。”金刚芭比正和漂亮女生她们闹。看见我金刚芭比白了我一眼。

听见安优在解剖室,我连忙向解剖室那边走了过去。自从那天干掉黄牛之后,我几乎隔几天晚上就会做次噩梦。但是我没想到安优胆子这么大,居然敢一个人在解剖室中练习解剖。

身穿一件白色大掛,惨白的白炽灯下安优表情十分认真。尸体的大部分都被她用白布罩住了,而她正小心翼翼的用手术刀取出了尸体的心脏。

“安优。赵皇帝将他请来了。”忍着几乎要呕吐的冲动,我皱着眉头别过了脑袋。

“是他吗?我早就知道他会来的。只有他,才配成为我的对手。”安优毫不谦虚的笑了笑。

“对。我们走吧!我怕他对你不利。”我说。

“他确实会对我不利。”安优轻轻点头,然后捧着那颗心脏皱着清秀的眉头,“这个人的心脏也病了,像我一样。”

“那还有的治吗?”我问。

“我不知道,我先将尸体缝合好吧。”脸色微白,安优将那颗心脏送了回去。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帮着安优把尸体送回了防腐池。如果不是之前来过一次,我估计我真的要吐出来了。心里,也越来越佩服这个大胆的女生了。

看着安优洗好手消毒后,出来时她抖动着白净的小手笑眯眯的看我,“怕吗?”

“有点怕。”我点点头。

“人早晚都会死,再过几十年你也会死去。有什么好怕的,死了以后我们就跟他一样了。”安优撇了撇嘴巴。

“恩………”

才点点头,我和安优突然看见一辆车子停在了我们的面前。车窗落下,我的心犹如一面鼓一样看着面前的男人猛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