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恨你们/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意识到安优是在主动放弃生命,这让我心里变得很慌。而我也知道了,善良的她根本不想成为我的包袱。因为只要我们结婚了,我将注定一辈子为她负责。

安家人不会同意我找其他女生,所有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人更会用世俗的眼光去指责我的行为。而我们没有在一起,我就不必为她负责了。

但是,我绝不会让她死去。

恨恨的向她看去一眼,我立刻深吸一大口气送入了她的口中。接着用力按压她的胸脯。我再一次猛吸一大口气送去她的口中。

渐渐的,安优脸上重新现出了红润。她哭了,她哭着看着我说,“王洋,你能为我这样已经知足了。能陪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安优已经没有遗憾了。”

眼中尽是倔强,我微笑着眼中不禁落下了泪水,“安优,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吗?”

“你一定是微笑的,但是你眼中充满了怒火。”

“知道我会生气,你还主动放弃自己的生命!?”

“活不长了,早一天晚一天都是一样的。不想在拖累你了。真的……..”

“你从来都没有拖累过我,因为我同样深深的爱着你。如果你要问我原因,现在我郑重其实的告诉你。刚才,我所说的话全都是真的。你的漂亮吸引了我,你的聪明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我没有同情你也没有可怜你,因为我是真的爱你。”

“我不相信……..”

“呵呵。”深吸了口气,我的身子忍不住发抖。

这时,安小洁已经拿来了安优的药。将药为她喂下,我终于看见安优渐渐好转。

虚惊一场,回新房的路上我再也没有和安优说话。她显得有些委屈,可怜巴巴的不敢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弄出了一张白纸轻轻的折叠。

看见安优她要死了还有心情玩折纸,我忍不住没好气的叹了口气。

“王洋,你生我的气了吗?”想了想,安优轻轻的问我。

“我不会让你死,也不许你死。”我把着方向盘静静的说。

听了我的话,安优忍不住向我看来。像是思考着什么,她突然深深呼吸着感叹了一声,“太帅了,我太喜欢你了…….”

“……….”

都忍不住被她给逗笑了,我心里又是生气又是哭笑不得。然后我没好气的问她,“你都看不见了,你怎么会说我帅呢?”

“我喜欢你的气质,你现在越来越有气质了。太霸道了,像个真正的大哥一样。”

“那我永远都这么霸道的对你,你不要死好不好?”我问她。

“好呀,我不死。”笑眯眯的看着我,安优再次留下了眼泪。

车子终于到了新房。在伴郎和伴娘的牵引下我们走进了新房。最先进去的是喜婆,老太太满脸带着喜气不断将各种象征着吉祥的干果撒在屋子之中。我也看见了残忍和强哥他们,他们因为我的婚礼全都累坏了。

繁琐复杂的程序之后,我们所有人再次去了饭店。

将安优送进化妆间更换结婚时的婚纱。我陪着兄弟们一起去迎接道喜的客人。这次我没有想过大办,所以很多人我都没叫。来的大多是爸妈随过份子的同事和朋友,他们不知道什么情况都叫我早生贵子。

都很羡慕我,说我找了个好老婆都不用上学了。

安家人尊重我的选择他们也没有找人。来的基本都是他们一大家子亲戚。办婚礼的桌子也不多,十八桌备了两桌。十一点十八还有一个正式的结婚仪式,然后我们两家人吃过团圆饭我和安优就算正式结为夫妻了。

婚礼没有权贵,都是些普通人。但是,当我以为这场婚礼就要平淡的结束时。远处,突然开来了浩浩荡荡的车队。

清一色的黑车,看见车队越来越近残忍摸向了腰中手枪,“洋哥。他们怎么来了?”

“不知道,我没有通知他们。”我轻轻摇了摇头。

就在残忍提高警惕注视着车队时,一名黑黑的青年走下车子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王洋,你挖走了我们的军师。现在你们就要结婚了,难道也不通知我这个老朋友一声吗?”

“呵呵,我忘了安优曾经是你们的队员。”看向眼前一身煞气的青年,我不由露出微笑。

“恭喜你。当了爸爸又娶了这么好的老婆。”微笑着,青年走向了礼账那里放下了一个大包。接着,哗啦一声将包拉开。

看着写礼账的长辈惊讶的面孔,青年笑了笑说。“蜘蛛,一百万。”

“蜘蛛,你不需要来的。”看见蜘蛛出手这么阔绰,我的瞳孔不禁缩紧。

“放心。这礼账只是我对安优的一点心意。你不用对我保留什么,我们始终都是敌人。”蜘蛛微笑,带着冰川、秦游、大笨象等一群人面无表情的走进了饭店。

“洋哥,蜘蛛这是什么意思?”看着写礼账的那些长辈不停拼命的数钱。残忍舔了舔嘴唇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呵呵,可能真的是一点心意吧。不过将来他结婚了,这笔钱我还要还给他。”我的脸上不禁露出苦笑。

接着,由远处再次开来浩浩荡荡的车队。这次的车子五花八门,最好的是雷克萨斯,最普通的是十分破旧的桑塔纳。各种各样车子选择好车位停好,接着从车子中走出一大群乱七八糟的人。

“洋哥,结婚了为啥不招呼一声呢?吗的。看不起我们这堆穷兄弟咋的?”

“流子哥,太匆忙了就没来得及说。”我笑了笑很不好意思。

“拉几把倒吧,是怕我们随的太少了吗?你可是我们的七乡大哥,这他吗的太看不起人了。”

狠狠瞪了我一眼。流子立刻走向礼账那里。手上还缠着一个纱布呢,流子十分装逼的拿出几捆钞票丢在了桌子上,“流子,十万。”

“白少。五万。蓝少,三万。绿少,三万……..”

就看着眼前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客人,写礼账的长辈们再次瞪大了眼睛。然后流子这几把,看见陈珂妈妈时还特意多看了一眼。草他吗的,要不是结婚我真想上去踢他的屁股。

“鱼贩子,一百万。”突然,我再次听见了一个洪亮的声音。

“师父!”激动的浑身发抖,我走过去一把将面前干瘦的中年人抱紧。心里难受的要死,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王洋,你这次终于干一件人事了。不亏啊,我为你牺牲的真不亏啊……..”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鱼贩子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陈王,二百万。”人群中,我再次听见一个声音。

循着那声音望去,我再次看见了陈王。他好像老了。再也没有之前那么霸气了。眼泪还没擦干,我连忙大步走向了陈王。和陈王互相看着,我激动的久久不知道说些什么。终于,我忍不住小声的问,“陈珂呢?”

“陈珂啊………”听了我的话,陈王向饭店中看了一眼。

忍不住回头,我看见人群中一个女孩儿心里难受万分。但是,我只能遥遥的望着她,却不能做出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我再次看见一大群人走了进来。看见他们,残忍已几乎要亮出手枪。而带头的中年人满脸得意意气风发,带着他强大的整容中年人不断轻轻转动着手上的碧玉扳指。

“恭喜恭喜。我们的九五之尊再次创造了一个神话。现在,你已经是七乡大哥了。”

“赵皇帝,我肯定要干掉你。”没想到赵皇帝居然还敢来,我也不由攥紧了手中的拳头。

“都成了我家邻居了,咱们以后可有意思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陪你玩玩。”面带微笑,赵皇帝向龙袍使了个眼神。

哗啦一声,龙袍立刻掀掉了手中一块红布。

一瞬间金光闪闪。在场的宾客没有人不看着龙袍手中的礼物惊叹。

那,竟然是一条纯金打造的龙鱼。

“新郎官,婚礼仪式就要开始了……..”惊讶的看着龙袍手中的纯金龙鱼,主持人走过来轻轻拉了我的胳膊一下。

“好。”又警惕的看了赵皇帝一眼,我和主持人一起走向了后面的化妆间。

当在场宾客全部落座,后厨拼命赶制一个个宴席的同时。啪的一声,大厅中的灯突然灭了。

接着,由大厅中亮起了两道巨大的探照灯。一个探照灯指向了我,一个探照灯指向了身穿婚纱美丽的安优。

微笑着,主持人拿着麦克风动情的说,“在这春暖花开的日子里,一对新人将伴随着我们的春风喜结连理。他们一个潇洒帅气,一个可爱动人。而他们一个有情,一个有义。同时,他们的婚礼也是感人肺腑的…………..”

“那么,有请我们今天最帅的新郎官王洋先生,去迎娶我们最最美丽的新娘子安优小姐。让我们大家看一看,这对天生一对的爱人。他们,是多么的般配!”

“有请!”当主持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台下立刻爆出热烈的掌声。

而我,看着台下美丽的安优被伴娘搀扶着。我,心中的情绪突然变得说不出的复杂。

“让我们热烈的祝福他们吧!”当主持人再次发出一声动情的大吼,整个婚礼大厅的掌声突然变得更加热烈。

然而,就在我一步步走向安优的时候。我突然隐隐听见了什么声音,那道声音令我的身子发凉。虽然那声音在雷鸣的掌声中是那么的无力,但是我却因为那声音的出现而感到恐惧。

因为她在说,“我不会祝福你们……….我恨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