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药引/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那个女孩子带走再说吧。”似乎有心事一般,王晨啸看向了安优的药引。

听了王晨啸的话,我也忍不住看向了安优的药引。此时药引被人打过针给了糖已经不哭了,正由叶一航带着玩。王晨啸才使了一个眼色,立刻有几名混子向药引走了过去。

“等等!”想了想,我连忙拦下了那几名混子。

叹了口气,我对那几名混子说,“这个女孩子就交给我吧。”

有点不太忍心,我的心里也复杂的难受。笑了笑,我走向那个女孩子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孩子,叔叔带你去玩吧。”

“真的吗?”听了我的话。女孩子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恩。”我点了点头。

向女孩子伸出了手,女孩子被我拉住走了。叶一航似乎感觉到什么了,他想了想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王洋。你真的要杀一人而救一人吗?如果你这样做了的话,就算是安优被治好了她也不会原谅你的!”

“我没得选择。”我微笑着看向了叶一航。

“王洋,任何人都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叶一航站在我身后大吼。

“任何人吗?最碍眼的一个已经被我发配走了。”看向身后的叶一航,我只觉得心酸。

听了我的话。叶一航的脸色变了。而强哥和残忍他们的脸色也变了,他们,终于懂得了我的意思。原来他们都被我骗了,这一切只是属于一名大哥的心计。

大哥,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大哥最擅长的不是打架,也不是行军布阵。而是心计,对人情世故的精通,对人性善恶的利诱。

他们终于都明白了,现在的我早已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大哥。只是,太多的时候是我不愿意露出残酷的一面。

一将功成万骨枯,真正的成功者。他们,是踩着无数的尸体走上来的。只有当脚下的尸体积累的够多够厚,他们的位置才会变得越来越高。

我已经开始变了,善良与邪恶之间只有一线之差。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洋哥,你变了!”站在我的身后,强哥想了想大吼。

“我没变,变的是这个世界。我们都不能死,每个人都必须活下去。我要对你们每个人负责,负责的让你们能跟着我走到最后。”微笑着,我拉着药引走上了车子。

并不知道那个女孩子的名字,我就叫她药引吧。而她也活不了太久,因为她只是一名药引。

虽然不想对她投入过多的感情,但是坐在车上我看着她乖巧的样子还是动容了。她的脖子上还有一条小小的项链,项链十分普通却寄满了她爸妈对她的爱。如果是在家里,她一定会被她的父母疼爱吧。她也是个可爱的孩子,从她的衣着我就能看出她的家里条件不错。

只是,现在的她身上衣服脏了点。也破了点。

药引很乖巧,就坐在我身边静静的望着外面的风景。她问我,“叔叔,你会带我回家吗?”

“你的家在哪里?”我笑了笑问她。

“我………..”听了我的话。女孩子脸现茫然。太小了,连她自己也找不到她自己的家了。看见她眼睛变红了,她的大眼睛闪了闪突然咬住了嘴唇,“我家有一辆车子。每天会经过三个红绿灯。我妈妈告诉我,过了三个红绿灯就上学了,过了三个红绿灯就到家了。”

“这点线索太少了,我还是找不到你回家的路。不过。我愿意帮你试试。至少,我会对你的爸妈有个交待吧。”我笑了笑说。

“叔叔,我真的很想回家,我妈妈很想我。爸爸不要我们了,她说我是她唯一的宝贝。”

听了女孩子的话,我的眼睛红了。心中震惊,我忍不住看向她的眼睛问,“你是单亲?你没有爸爸?”

“我没有。妈妈说爸爸不要我们了。”女孩子轻轻摇了摇头。

听了女孩子的话,我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偏偏这个时候,由我们停下等待红绿灯的车子外面走过一对母女。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女孩儿背对着身后走过,一辆幸福的看着她面前的孩子。而小女孩儿比药引还要小三岁,她似乎刚学会走路。

女孩儿背对着身后走着,眼睛一直幸福的望着她的女儿。而她的女儿也依赖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十分笨拙的在她面前走着。

看见这一幕,再想想药引可怜的母亲我已经有点想哭了。因为我自己就是单亲,我能理解一个单亲的家庭是多么辛苦。没有了另一半,这个家庭也会变得残破不堪。但是那些单亲父母全都努力着,努力着想要给她的孩子一个未来。

如果青花回来了。我的孩子大概也会变成单亲吧?毕竟我无法对青花负责,他来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一次不小心。

紧紧的皱着眉头,我的心里十分复杂。然后想了一会儿,我突然对面前的女孩子说。“药引,叔叔带你去买衣服吧?你想想玩有意思的东西,想想吃好吃的东西?”

“王洋叔叔,你是个好人。”也不知道药引怎么想的。她突然对我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听了药引的话,我没想到她已经记得我的名字了。心里变得再次复杂,我笑了笑对她说,“好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当一名坏人容易,但是想当一名好人却很难很难。希望你将来长大了,能当一名好人。”

闭上眼睛,我的心里忍不住想起了当初鱼贩子讲给我的一句话。

“王洋,无论你将来做了什么。你,只需要拍拍自己的良心问你自己就行。认为是对的,你就放手去做吧。”

“我们下车了。”我看向前面开车的王晨啸说。

“好。”听了我的话,王晨啸的眼神变得复杂了。

走下车子,我拉着药引的手走向了附近的百货。之前就已经来过省里了,所以我对省里稍微有点熟悉。而王晨啸则是面无表情的跟着我,红火一直笑眯眯的逗药引。还有几名混子,他们都像王晨啸一样面无表情的跟着我们。

“别总皱着眉头啊。我的傻弟弟一点都不帅了。”感觉到红火修长的手指按住了我的眉头,然后轻轻将我皱起的眉头抚平。

“谢谢你。”还没有睡觉,此时的我已经疲倦到了极点。看了看身边诱人的红火,我忍不住露出了真诚的目光。

“和姐姐还要说谢谢吗?”红火没好气的笑了。

“哈哈。我们是不用说谢谢的。”我笑了。

看见我和红火关系这么好,被我拉着的药引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们一会儿问,“王洋叔叔,你在和太子妃姐姐处对象吗?”

“她是我姐。”我连忙摇了摇头。

“她喜欢你。你也有点喜欢她。”药引眨了眨明亮的眼睛说。

听了药引的话,我和红火都有点尴尬了。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相遇,我的心里是存在一点蠢蠢欲动的冲动的。而红火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不敢自作多情。

看见药引这么说,我和红火的脸全都不由红了。互相看了对方很久,只觉得心里怪怪的有种说不好的感觉。

“就你个小鬼懂得多,不过你说得姐姐好开心。哈哈哈,他是王洋叔叔,我是太子妃姐姐!”说到姐姐时,红火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我一下就怒了,恨恨的看了一眼药引说,“红火比我成熟的多好不好?她都穿黑丝袜了像姐姐?”

“……..”眨了眨眼睛。药引没有说话。

“说话别那么低俗好不好?要教会小孩子了!”红火生气的白了我一眼。

从来都没带过小孩子,对我们来说带小孩子是一件新鲜好玩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喜欢上药引了,身上有钱也愿意对她过份的投资。

逛到了下午,药引已经被我们装扮的焕然一新了。红火又给我买了一套新衣服。她自己又买了一套新衣服。就像一家人一样,我们三个玩的格外开心。

真的累的不行了,我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王晨啸说,“啸哥。我给你也买一套衣服吧。还有你的兄弟们,也买一套衣服。”

“洋兄,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吗?”王晨啸面无表情的问我。

“我没有啊?”我连忙摇了摇头。

“那么,你很希望药引治不了安大小姐吧?”王晨啸再次问我。

听了王晨啸的话。我的心里不由抽搐。接着,我赶紧摇了摇头说,“啸哥,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安优的药引。你也很辛苦,我怎么可能浪费你的一片苦心?”

“那好,那我们回去吧。”说着,王晨啸面无表情的去拉药引。

看见王晨啸要带走药引,我的心立刻慌了。而我想到放弃了药引就治不好安优,我的心里更是痛得不行。

十分复杂,如刀割一般的剧痛。当王晨啸的手要碰到药引时,我想了想抓住了他的手腕。已经疲惫的一双眼睛都红了,我忍不住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他说,“啸哥,不如再等一等吧。也许,我们还会等到适当的人选……….”

听了我的话,王晨啸的眼睛一直静静的看着我。安静了很久,王晨啸终于深深吸了口气笑了。笑着,他看着我的眼神格外复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