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重出江湖/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亮,回想起昨天的一幕我不禁脸红。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的青花,将她一抱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到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上午九点多了。醒来时只觉得浑身无力,看着青花在我身边用毛巾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想了想,我将青花的脚往怀里一抱。然后感叹了一句,“要是能永远这样就好了。”

“你要娶我为妻吗?”青花问我。

听了青花的话,我赶紧将她雪白的脚放下了。心里一阵尴尬。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算了,我已经知道你和安大小姐结婚了。算我命不好吧,这辈子只能和小王浠相依为命了。”青花叹了口气,然后抱起了孩子喂奶。

看见青花哀怨的眼神,我的心里也有点难受了。然后坐起来抱紧青花说,“你等我治好安优好吗?治好了安优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王洋,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青花问我。

“像什么?”我问。

“像包养小三的土大款。”青花笑了。

“啊?你不是小三啊。”我赶紧说。

“算了,我们去逛街吧。你最近的杀气太重了。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了。”青花叹了口气微笑。

和青花抱着孩子走在街上,这一瞬我感觉自己真像成家了一般。没有江湖上的恩怨,也没有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有的,只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温暖。

也是太久没有那个了,昨天和青花那个之后感觉腿特别软。胳膊也像面条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和青花出发点高啊,我们第一次就是三个人一起那个的。然后又有了孩子,所以青花知道别的女生也不太吃醋吧。她的性格比较高傲对自己自信。根本不会像小女生一样纠结我有几个姑娘的问题。

就和青花一起挑选小孩子穿的衣服,我看了一眼青花美丽的侧脸再次激动起来。虽然说我身边的女生多,但是陈珂和安优我都没有碰过。和青花也是,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那个过了。到了现在,我们才总算来了第二次。

就和青花一边挑选着东西,我一边偷看身边的服务员小声问青花,“青花姐姐,怎么昨天那么有兴致呢?你该不会是可怜我吧,所以才和我那个的吧?”

“你不是我的小白脸吗?”青花冷冷看了我一眼。

看见青花又变冷了,我的心里瞬间不是滋味了。然后赶紧拉住青花的手说,“你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是昨天把我睡了是不?”

“你说呢?”青花不屑的撇撇嘴巴。

一直就被人说成小白脸,这让我心里怪不是滋味的。然后我用力捏了青花一下说,“那我晚上还要跟你那个,我给你钱!”

“呵呵,你想用钱侮辱我的人格?”青花问我。

“谁让你先侮辱我的?”我问。

“这些东西多少钱?”走向收银台,青花推着小推车问。

看见我们买了不少东西,给孕婴店里的服务员都高兴坏了。她们一边扫着商品价格一边说,“你再买一样吧,够两千块钱我们给你打八折。”

“不了,我们在这呆一阵就走了。”青花冷冷的说。

“一千八百九。你再随便买一件吧。买完了,你能划算点。”服务员说。

听了她们的话,我默默一算真挺划算。然后又拿了两包尿布,给服务员说,“你们看看够不够两千?”

“够了,下次你买东西就可以打八折了。”乐得眉开眼笑的,服务员恭恭敬敬的递给了我一张卡。

“………..”接过服务员的卡,我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了。然后问她,“这次不打八折吗?”

“这次不打,下次你们再来就打八折了。”服务员微笑着对我说。

听了服务员的话把我气坏了,心想我这么能算计居然被她给算计了。然后感觉到了青花嫌弃的目光,想了想连忙拿出身上的卡说,“算你狠!”

“不要他的钱,我自己有钱。”青花拿出了一沓现金说。

看见青花拿现金了,我连忙对青花说,“青花老婆,我有钱不用你拿钱。”

“不了,你只是我包养的小白脸而已。”青花冷冷看了我一眼抱着孩子就走。

也是青花的神情过于高傲了,那些服务员看了我一眼都用那种眼神看我。因为我比青花小三岁啊,她长得成熟一看就知道她比我大。

从那些服务员的眼中,我读出了她们心里想的什么。她们肯定在心里说我,真不要脸,连刚生过孩子的妈妈都不放过。

也没解释,我拎着孩子的东西就赶紧跟了出去。

出去后,我立刻咬牙切齿的对青花说,“青花老婆,这笔帐我非要算回来不可!”

“王洋,如果现在有人要杀我们你怎么办?”青花问我。

“我有新武器,有这两样武器就算碰到向天王我也不怕。”我摸向口袋说。

“恩,那两样武器大概不错吧?”青花问我。

“不错,都是墓里淘弄出的宝贝。那墓中的兵器室总共有四件宝贝,一把宝剑一把宝刀。还有两样宝贝。一件宝贝是一把匕首,一件宝贝是一个暗器。”说着,我拿出了一个造型小巧的小筒,“你看这小东西,大小只有不到十厘米。但是我已经试过了,只有一扣后面这个按钮就会射出很多牛毛粗细的针。可能是古代没有枪吧,这东西竟然也被当成宝贝收藏起来了。这东西虽然和枪差不多,但是比枪还要厉害。里面的针太细了。射进人的皮肤基本很难弄出来。如果是练习的话可以将针回收,射人的话基本用一次就废了。”

“要是向天王敢跟我装逼,我立刻就用这暴雨梨花针把他弄死!”说着,我看了一眼站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的彪形大汉。

“王洋,你到底什么时候为周公子做事?怎么整个三省变得更乱了?”听清了我们的对话内容,向天王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

“呵呵,我要什么时候做事轮的到你来指使我吗?你个哈巴狗!”我冷冷的看着向天王骂了一句。

“王洋,请把你的话再重复一遍!”向天王怒了。

“草你吗,你来弄我啊。你要是赶来,我立刻就用这暴雨梨花针把你射死!”我立刻举起了小筒对准他。

“你!”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武器,向天王怕了。

如果是枪,他们身手够快可能会及时躲开。但是如果是这暴雨梨花针,我想就算多厉害的高手也不一定能躲开这武器。

本来我和青花说后了今天放松心情,现在看见向天王跟踪我们心情立刻不好了。吃饭的时候我脸色也不好,就一直拿着那小筒看。

吃的是咖喱牛肉,看见我拿着小筒看青花冷冷的笑了,“你总玩它干什么?不怕它走火射瞎自己的眼睛吗?”

听了青花的话我笑了,然后递给青花说,“青花老婆,你好好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接过我的小筒。青花的俏脸顿时变了。

望着我,青花很快笑得花容失色起来。然后捏了捏我的鼻子笑得更开心了,“王洋,你的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呢?太淘气了!”

“哈哈哈,是向天王傻比啊。”看见青花笑了我也笑了,然后拿着小筒向远处一名美女的胸瞄了一眼。

考古考古,通过一个物件我们能够读懂一段历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早在明朝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学会使用望远镜打仗了。

吗的。吓死向天王那狗曰的!

“当着孩子的面不许说脏话!”被我逗得笑了一会儿,青花狠狠瞪了我一眼。

“哦,我以后不说了。”看了看青花怀中熟睡的婴儿,我这才想到自己已经是一名父亲了。

“老婆,今天晚上你还给我吗?”吃完了饭,我想了想又问青花。

“看我心情吧。”青花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抱起孩子和我向家里走去。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就是在学校带着学生们复习。而晚上的时候,我则是像正常的父亲一样陪着青花母子。

学校黑板上的倒计时越变越快,转眼已经由两位数变成了一位数。这段时间我每天除了养伤就是练习武功,争取快点恢复杀回省里找周公子报仇。

到了中考最后三天的时候,学校给学生们放了假让他们回家自习。明天我就要走了,望着一起相处了一个多月的学生我心里有点不舍。

勉强笑了笑,我对学生们说,“其实我什么都不会,能教给你们的只有人生的一点感悟。如果将来可以的话。希望大家能做一名好人吧。学习,可以找优秀的老师补课,为你们不断的提高。但是一个人的人品败祸了,却是怎样弥补都弥补不过来的。”

“小黄毛,你的愿望不是想当一名混子吗?”对班里的小黄毛招了招手,我让他过来。

“是,怎么了?”小黄毛走过来看我。

笑了笑,我当着小黄毛的面撩开了衣服。

看着我的身子,小黄毛的脸色变了。接着,小黄毛惊恐的看着我不断后退,直到撞到了身后的桌子。

微笑着,我对小黄毛说,“混子没有一个好东西,混子也没有好下场。我就是一名混子,整个三省最大的混子。但是,我也不会有好下场………”

“老师,你就是那个神话王洋?”小黄毛惊恐的看着我问。

“除了那个傻比王洋,还有谁身上会有这么多伤疤啊。”微笑着,我拿起了讲桌上的一盒粉笔。

单手用力,整盒粉笔瞬间被我捏得粉碎。

伤好了,我也该让周公子付出一些代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