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孤独和烈酒/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电话那边冰冷的声音,我的心也凉了几分。因为,小美女的电话关机了。

因为烟瘾比较大吧,我出门至少要带两包香烟。遇见的朋友也多,有时候一小会儿一包香烟就散光了。尤其是浩南哥,自己不买烟总喜欢蹭我的。他还特别能抽烟,基本一会儿就要干掉我一包。

现在大家口袋里都有钱了,买烟的钱也不在乎。但是他总是一支一支的要。把我烟抽没了整的我憋得直难受。这让我觉得很烦,说过他几次他都不改。后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哪都喜欢多备点香烟。家里是论箱备的,车子里也放个几条。

抽烟的时候,我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小美女这是生我气了啊。”

然后又试着打了她的电话,她那边仍然是关机。被青花开导好了,我也打算好好珍惜小美女了。然后就给小美女发了个信息。“小老婆,你别生气了行吗?咱们还有九十九件事没做呢,我陪你呀?”

发信息的语气十分温柔,我想小美女看见了肯定不生气了吧。就躺在车子里睡了一会儿,到了早上六点多她也没给我回信息。又打了她的电话,她的电话还是关机。

心里空空的难受,还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毕竟我的仇人现在很多,我怕她半夜遇见坏人。

想给她家打个电话问问,但是太早了我怕打扰她家里休息。纠结了半天,我叹了口气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里。

回家的时候兄弟们都睡着了,沙发上躺了两个,地上躺了一个。浩南哥没了。家里多了一双女孩子的鞋。去我和安优的卧室看了一眼,看见一床被子下面露了两双脚。

哎,一声长叹。我走到酒柜那边拿出了一瓶伏特加,倒了一杯酒喝下了。

有点辣有点甜,胃里没吃东西烧的厉害。

脑子里不禁冒出了一句话,“我有孤独和烈酒。”

“起床了!”就听着兄弟们的鼾声等到八点半,我双眼通红的拿出一个哨子吹了一声。

听见我的哨声,强哥和大力他们看了我一眼又闭上眼睛睡觉。叶一航起来了,走进卫生间洗簌去了。梁斌拿起电话看了一眼,然后给谁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他不断温柔的对那边解释,“老婆,我昨天真的没有找小姐,和浩南哥洗完澡就回来了。真的,师父能给我作证。他很正经的,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我师父吧?”

说着。梁斌跑到我身边说,“师父,珊珊生我气了,你帮我解释一下啊?”

看见梁斌有女朋友黏着哄着,我心里不知道是多么羡慕。其实我也有他这样的女朋友,但是她现在对我伤心了关机了不理我了。

就把眼睛一瞪,我对着电话那边说,“梁斌今天早上才回来的,他肯定找小姐了!”

“我擦!”梁斌一下懵了。

身后,梁斌愤怒的瞪了我一眼拿着电话各种哄。看见他有女朋友哄,我心里更加酸酸的不是滋味了。然后看见浩南哥带着一个女生走了出来,又亲又抱的把人给送走了。

上午吃饭的时候,叶一航把浩南哥说了,“浩南哥,虽然说你不拘小节,把我们都当一家人看。但是,你也不能找女朋友到洋哥的床上那个啊。安优的病肯定会治好,他们的新房她和洋哥还没有那个过呢。你这样,有点太不礼貌了。”

“叶哥,主要是洋哥和安优的卧室大啊。我说这个房子是我的,不是为了装逼嘛。吗的,我和那个可是真爱,我们两个要结婚了。”浩南哥掰断了一根筷子惬意的扣着牙齿。

“叶哥,那个姑娘是他从洗浴中心里带出来的。”梁斌一边发信息一边抬起了头。

“我草,有没有病啊?别把洋哥的床弄脏了!”强哥立刻大叫。

“你吗比的,你才有病呢。那个是洗浴中心的收银员,我盯了她好几天了。人家是第一次,才不像你们说的那么脏呢。”浩南哥大怒。

“哦。那还好点。”强哥点了点头。

“呵呵,是第一次吗?”我的心里一阵突突。

“对啊,是第一次!”浩南哥立刻点头。

“那么,你看见红了?”我笑了笑问。

“见了啊。弄了一床单血,都疼的哭出来了。”浩南哥说。

听了浩南哥的话,我露出一抹苦笑给保姆打了个电话,“今天家里不回来人了,你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吧。我卧室的那床被子都扔了吧,去重新给我买个一模一样的。”放下电话,我深吸了口气看了浩南哥好一会儿。然后才欲哭无泪的对他说,“浩南哥。那床被子是安优妈妈送给我们的生日礼物。南方提前一个月订的,上好的苏绣。这被子,你必须赔给我。”

“我草,那得多少钱啊?”浩南哥的脸一下白了。

“不是钱的事,是心意的问题。安优妈妈偶尔还过来看呢,要是让她看见那床被子没了你去帮我解释吧。”说完,我用手捂住了脸竟然真的流出了几滴眼泪。

“洋哥,我错了,我下次一定换个房间……..”看见我都哭了,浩南哥不禁有点怕了。

“我有孤独和烈酒!”我有感而发的说了一句。

“是否愿意和我走!”浩南哥伸出手掌和我拍了一下。

“滚犊子,谁要你接我的话的!?”我狠狠瞪了浩南哥一眼,连忙将手掌在裤子上擦。

到了下午,我们一群兄弟去了市里比较贫穷的坝墙子村。那里很穷,很多人有病不愿意去医院看。小病养成大病,大病变成绝症。最后,只能在没钱的问题下绝望的等待着死亡。

除了没钱看病的人,还有很多孩子念不起书。这个不是矫情,是真的念不起书。因为不上学,导致不少孩子普通话都说不明白。相由心生,一个人做什么久了就会养成一种气质。就像是我们吧。身上的杀气和血腥气越来越重了。尤其是上次干掉了几十个混子后,我的戾气变得越来越强了。

而很多人上过大学,基本看上一眼就能看出是大学生。混子有混子的气质,学生有学生的气质。至于这里的孩子,很多人不读书显得劣质不堪。我不会看不起没有钱的人,因为我也没有钱。我只是不舍得,不舍得这些孩子会因为金钱的问题而永远扼杀在这个山里。

我一直都很努力的想做个好人,做点好事也只是想为我们多赎一点罪过。哪怕我知道。我们的罪孽已经深重到永远都洗刷不掉了,但是我依然不会后悔。因为我拍过自己的良心,我的良心告诉我应该这样去做。

看了一眼山上的苹果树,那里已经长出很多绿色小果子了。安优一直渴望看见排球那么大的苹果。今年的秋天她应该就能看见了吧。

和强哥他们挨家挨户的走访了一番,我们为村里的不少老人办了医保。至于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我们没有送给他们钱而是送的书。因为送给他们钱,老人依然不会看病,孩子也依然无法上学。老人会把钱留给自己的子女,孩子的钱会被他们爸妈填补家用。

混了这么久,我们已经太了解人性的本质了。

送钱,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除了能虚伪的体现出我们想做好人没有别的用途。找了村支书的儿子,这小子以前被我打过。

看着山上的苹果树,我递给他一支香烟说,“山上的苹果,真的会长到排球那么大吗?”

“洋哥,山上的苹果老大了,篮球那么大的都有啊!”胖子连连点头。

听了胖子的话,我和叶一航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说,“青花说,我们还应该成立一个正式的公司。之前不是注册了一个一百万的皮包公司吗?就再往里面注册三千万吧。公司主要经营白道生意,这山上的苹果包装一下卖到国外吧。”

又深吸了一口香烟,我看着眼前一座座大山眼睛变得更亮了。指着这山。我狠狠拍了一下胖子的肩膀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要看见所有的山上都种满苹果。我要这村子里的人每个人都有一份工作,一份年薪十万的工作!”

“洋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代表村里的百姓感谢您!”噗通一声,胖子激动得热泪盈眶跪在了我的面前。

没有和他说话,我只是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座座大山说,“要走了,我总该给人留下点念想吧。至少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吧。”

深吸了一口气,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看着安静的电话,我的眼神渐渐变得黯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