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患难见真情/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完了,心里咯噔一声。当天晚上,我真的发烧了。

因为练武的原因,虽然我有很严重的内伤却很少生病。但是这一次,我真的被打击到了。躺在床上,只觉得脑子昏沉的厉害。额头一直发烧,我躺在床上人不禁发抖。尤其是内伤的原因,现在连着发烧彻底犯病了。

人不停的咳嗽,每咳嗽一下身子都是说不出的疼。时间最长一次咳嗽了十分钟。用手抹了嘴巴一下发现手心全是血。

“我草,这是肺痨啊,这病要传染的!”看见我咳出血来了。浩南哥脸色大变。

“草你吗的陈浩南,洋哥这是情伤,你有没有人性?就知道你这人不靠谱。一点兄弟义气都不讲。白眼狼,要是有事你肯定第一个把我们卖了!”强哥大怒。

“滚你吗比的,不就上次驮着你摔了一次吗?吗的,老子要不是好心驮你能把胳膊摔断?你个白眼狗,老子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这么说我。”狠狠瞪了强哥一眼,浩南哥也怒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敢去舔洋哥手上的血?”

“我不信!”强哥大声说。

“好,老子现在就舔,如果我舔了你以后叫我爸爸。”说着,浩南哥真的要来舔我的手。

当时就给我恶心完了,我狠狠瞪了浩南哥一眼大吼,“滚!”

吼过,我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然后一边捂着嘴巴咳嗽,一边痛苦的看着浩南哥和强哥说,“你们都别给我添乱了,我现在只想静一静。求求你们了,你们走吧。”

“师父。都怪我不好,我以后不晒幸福刺激你了。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我老婆,我以后再也不刺激你了。”梁斌一脸慌张的对我说。

“滚!”狠狠瞪了梁斌一眼,我把他们全都赶了出去。

人走了,我的世界总算清静了。但是他们都走了,我不禁再次变得孤单起来。感觉好没意思,好想有个人陪我说说话。然后拿起电话翻来覆去的看,发现竟然没有人能陪我闲聊。

中美女现在是我的代言人,厂子里的事一直是她在管。她每天很累,大概晚上八点就要睡觉了。青花要给孩子喂奶也很辛苦,怕电话吵到孩子她的电话基本是静音。就算我给青花打了电话,她也不能接到。

然后是陈珂,陈珂现在正带着爸妈在外地旅游。现在仍然危险,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前我不能让她回来。

能陪我说话的,大概只有小美女了吧。以前我生病的时候,都是她一直在陪我。

又想想那个挺帅的男生,我感觉他们两个竟然很般配。那男生挺会穿衣服的,一想到他比我还时尚我的心就难受了。

“哎……..”叹了口气,我想了想拨通了安优的电话。

安优的电话就在我这,为了等她醒来她的电话我一直留着呢。电话里每个月都交话费,就等着安优醒来一切变回以前一样。

拿着电话。我咳嗽了两声对安优说,“小仙女,我好想你啊………”

“是呀是呀。我也好想你呢。”我连忙模仿安优的口气拿起了安优的电话。

“嘿嘿,一加一等于几?”我问。

“等于傻比,草你吗的!”觉得好无聊。我挂断了安优的电话。

就这么半死不活的躺着,我的房间门很快开了。是叶一航,他拿了一碗粥微笑着看着我说。“王洋,你想小美女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哎,她好像有对象了。”我说。

“她不是这种人。”叶一航轻轻摇头。

“但是那个男生很不错。”我说。

“所以,你想成全小美女?”叶一航问我。

“我不知道,我就是突然感觉自己很配不上她吧。你没看见,她穿着校服的样子是多么清纯。而我。现在却是一个罪孽深重的大哥。我配不上她,我不忍弄脏她的纯洁。”我说。

“哦,然后你就打算让别人用大几把去碰你的女朋友吗?”叶一航笑了笑说。

“你什么意思?”我的眼睛瞪大了。

“他的个子多高?他长得白吗?帅吗?”叶一航问我。

“一米七左右,长得很白,也很帅。”我想了想说。

“完了,标准的冠希哥类型。他一定很大很黑。能玩死你的小美女。”叶一航说。

“我草!”我立刻坐了起来。

“别激动,现在的学生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个很厉害的。尤其是他那么帅的。不可能只玩过一个女生吧?”叶一航问我。

“我,我也玩过好几个…….不不不,不是玩,是真情流露……..”我赶紧摇头。

“不管你是真情也好,还是假意也罢。既然小美女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为什么不好好和她说清呢?也许,她的心里还有你。她和那个男生,只是好朋友呢?但是如果你这么自卑,你肯定要把她送到别人的怀抱了。”叶一航笑着看我。

“那我该怎么办?”我问。

“追回来咯?吃点东西吧?”叶一航笑着看我。

叶一航比我大一岁。对我们每个人都很好。像大哥哥一样,就算我现在当了大哥也对我特别好。虽然我们兄弟总是互相骂,但是我们都很尊重对方。

看了看叶一航手中的粥,我摇了摇头说,“我不想喝粥,我想吃黄桃罐头。我小时候一发烧。我吃了黄桃罐头就好了。”

“我去给你买?”叶一航问我。

“赵皇帝,有消息了吗?我受不了了,我想快点干掉赵皇帝。”我想了想说。

“赵皇帝躲藏的很好,这几天我们并没有找到他。除了擅长找人的小喇叭,我们很难将他找到。”叶一航叹了口气。

“是啊,赵皇帝太狡猾了。”我叹了口气。

“王洋,不然先对付蜘蛛怎么样?毕竟,安优的病更重要一点吧?”叶一航问我。

“不,解决不了赵皇帝我们无法对付蜘蛛。因为蜘蛛躲在苇塘深处,他躲藏了这么久一定会在苇塘设下重重陷阱。如果我们孤身深入苇塘的话,赵皇帝一定会带着他的余党将我们剿灭在苇塘中。到了那时,就算我们不全军覆没也会损伤惨重。这太危险了,我不能让兄弟们落入险境。伤敌一千而自损八百,这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而且,周公子更恨的人其实是我。我知道他想的什么,他想让我当宋江去剿方腊。兄弟们的安全不是儿戏,最后一步了我必须做到稳如泰山。一定要稳,越稳才越好!”说着,我的眼中露出了寒光。

“攘外先安内,除掉最核心的蜘蛛必须先打掉伺机偷袭我们的赵皇帝是吗?”叶一航问我。

“不错,蜘蛛在苇塘肯定是出不来了。但是赵皇帝下落不明,他会像潜藏在暗处的毒蛇一样随时咬我们一口。而且,赵皇帝还有龙袍和龙太子一群狠人相助。他们会将我们咬得很疼,甚至咬死!”我说。

“我明白了,我明天再派人好好打听一下吧。你也别因为小美女的事难受了,我去给你买罐头吃。”叶一航说。

“恩,谢谢你。”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兄弟,客气个几把啊?”叶一航笑着走了。

叶一航离开了,屋子中很快变得空落落的。拿起电话默默注视着小美女的电话,我想了想又看了一会儿她的照片。叹了口气,我又进她的空间里看了一会儿。觉得她太会自拍了,每一张照片都是那么好看。

过了十几分钟后,叶一航买来罐头给我送了进来。吃着叶一航给我买的罐头,我只觉得嘴里咸咸的不是滋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