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天网恢恢/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双手被反铐在椅子上,在强哥面前的台灯显得是那么的刺眼。用力摇晃了脑袋一下,他看了一眼墙角的摄像头又看了看面前的中年警察。

“潘强,是不是?”中年警察问。

“对。”想起刚认识的女孩子,强哥的心里异常烦躁。

“呵呵,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来吧?你还很年轻,可是你的人生就要结束了。看见墙上的字了吗?好好交待一下你做过的事吧。”中年警察的语速飞快,旁边一名小眼镜拿着本子冷冷看他。

知道案子被警察查到了,我们的末日就要来了。用力挣了挣手铐,强哥变得更加烦躁。而在他对面的墙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

笑了笑,强哥扬起脑袋死死盯着面前的三名警察说,“我做什么了?”

“打架斗殴的事就不跟你算了,拿着刀具当街砍人的事我们也不问你了。你是王洋团伙的主要成员,你扮演着王洋手下金牌打手的角色。说,我们在你身上搜到的枪和手榴弹是哪来的?”中年警察问。

“我不知道什么枪什么手榴弹,我脑子不行没文化。你别跟我说话。”强哥躲开了他闪闪的目光。

“枪和手榴弹是哪来的?是王洋送给你的,还是你自己花钱购买的?哪天来的,几月几号什么时间?”中年警察问。

“我草,我说了我不知道!我脑袋不好,你聋吗?”

每一句问话,都让强哥深深的恐惧。焦躁,不安,强哥忍不住对他大吼。

“你敢骂人?”一边的年轻警察怒了。

“骂你了,怎么的?你们竟然敢随便抓我,我要找律师告你们,告死你们!”强哥愤怒的大吼。

“呵呵………”年轻警察笑了。

“潘强,你的车子是价值几百万的豪车吧?可是你今年只有十九岁,你是从哪里获得的钱购买的车辆?”中年警察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我不知道,我脑袋不行。”被眼前刺眼的台灯照射得头晕眼花,强哥的心中说不出的惶恐。

“开豪车。身上携带着大把的现钞。潘强,强哥,把子强,王洋团伙的主要成员。你的案子已经全部被我们查到了,如果你再不合作的话将会错过人生的最后一次机会。你的青春将因此葬送在你的手中,你的人生将走到尽头。潘强,老实交待出的一切。否则,我们将不会再给你这么好的机会了。”中年警察严肃的说。

“呵呵,什么几把东西啊。吗比的,我到底犯了什么法了?你别和我闹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强哥说不出的烦躁,脑袋不住的摇来摇去。

“这就是你犯下的案子!”啪的一声,小眼镜将几打厚厚的本子扔在了桌子上。接着,又有人总进来拿了不少本子

一打又一打,转眼强哥面前的本子已经堆得有二十厘米厚了。呼吸声变得急促。强哥看着那厚厚的案底目光变得呆滞。

“潘强,还不老实交待吗?”中年警察微笑着问。

“吗的,老子不知道!你们冤枉好人了!”心惊胆颤,强哥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还不交待?你不后悔吗?”中年警察问。

听了中年警察的话,强哥的眼神变了。想想他刚认识的女孩子,强哥的心里复杂的不是滋味。接着,他的眼睛红了。微笑着,强哥看着那中年警察勾起一抹嘴角,“老子不后悔!”

“刑头,这人狡猾的很。怎么办?”小眼镜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中年警察问。

“他这种人我见多了,但是确实有种。呵呵,跟王涌那些手下相比只强不弱。看来,王洋他们已经成了气候。反正他的案子很多,就移交到锦州看守所一件一件审吧。”中年警察淡淡的说。

“洋哥,你们把我洋哥怎么样了?”想了想。强哥突然红着眼睛大吼。

“王洋?他是一号罪犯吧?先抓住你们这些小的,我们才有机会抓住他这条大鱼啊。”中年警察意味深长的笑了。

“什么?”强哥的脸色惨白。

从审讯室中出来的时候,强哥看见一个屋子中正在不停的整理档案。而那些东西。也可以被称之为案底。那些案底很厚,一米多高的案底几乎占满了三分之一的屋子。

就看着那些案底,强哥想了想声音颤抖的说,“那些,都是我们的案底吗?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积攒了这么多的案底?”

“不,那些是王洋一个人的。”中年警察笑了,燃起了一支红河香烟。

“完了,我们完了啊………”强哥的眼皮一翻,人几乎当场摔倒。

从我们走进省里的那天起,我们就已经被警察盯上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们终于收集到了足够多的犯罪证据要将我们绳之以法了。

而我们,直到前一刻还茫然无知。甚至,直到强哥他们被抓捕了二十小时后我才知道这一切。

那是一张巨大的网,天网,法网。网不断的收紧,不断的向我们收缩。

赵皇帝的一战,竟然成了我们最后的离别。也许。我再也没有机会看见我们这群兄弟了………

当天晚上,强哥以嫌疑犯的身份已经被送往了锦州看守所。关在那里的是杀人犯,抢劫犯。还有很多曾经的大哥。

剃了个光头,强哥身穿红色马甲被送向一个房子。他的案子还没有正式审讯,他即将面临很多罪名被警察起诉。而这些罪名,每一条都是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还有很多,甚至是死刑。

戴着手铐和脚镣,强哥想到刚认识的女孩子心里痛苦万分。向自己的房间走着。他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那个人的身材很高大,一身囚服穿在他身上显得紧绷。啪的一声,他身上的扣子飞了一颗。看了一眼面前铁塔般的青年,强哥忍不住瞪大了双眼,“大力!?”

“强哥,你也来了啊?”大力笑了笑。刚剃的短发显得他头皮发白。

“我们都被关起来了吗?我们,全都被抓了吗?”强哥吃惊的问。

“是的,还只剩下洋哥、浩南哥和梁斌吧。洋哥是最大的一条鱼,他还有很多案子正在收集当中。梁斌跑了,浩南哥因为陪洋哥去省里医院看病躲过了一劫。”大力笑了笑说。

“那么说,叶一航和认真他们也在?”强哥问。

听了强哥的话,大力的眼睛红了。接着,他的眼中不断流淌下清澈的泪水。

“大力,认真哥呢!?”强哥急了,用力的摇晃着大力的肩膀。

“认真哥……..认真哥他死了……….”说着,大力的眼中流淌出了更多的泪水。

“什么?”听了大力的话,强哥大吼了一声哭晕在了地上。看见强哥哭晕过去,立刻跑来许多警察将强哥带走。

当大力被警察带向审讯室的时候,大力一侧的牢房突然传出了一个冰冷的声音,“王洋,他应该知道我们被抓的事情了吧?”

“应该吧。”大力轻轻点头。

“恩,只要他没事就好了。如果需要有人在这场灾难中死去的话,那么就让我们来承受这些惩罚吧。王洋,希望他一定要逃得远远的。越远,越好……..”牢房中,一名青年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一粒石子。他的刘海很长,长得遮住了眼睛。

“叶一航,出来剪头了!”咔的一声,有人打开了牢房的门。

笑了笑,叶一航大步走出牢房。看见大力时,他拍了拍大力的肩膀说,“大力别哭,就算我们全都死了都没有关系。他,一定会帮我们报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