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认真哥之死/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强哥、大力和叶一航全部被捕。强哥已经遇见了他的春天,但是他的春天也在这一刻结束了。大力正在四十八块油区整理成品原油,看见警察来了大力笑了笑伸出了双手。

叶一航的女朋友曼曼已经好了,他看见外面闪烁的警灯轻轻吻了曼曼,“放心。我一定会娶你为妻的。白头偕老,此生不渝。”

“叶一航,你要去干嘛?”曼曼担心的问他。

“不干什么,有朋友过来看我。我,去陪他们走一趟。”叶一航微笑,眼睛变红再次轻轻吻了曼曼一下。

人走出曼曼家的大门,叶一航看着外面的警察做出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我女朋友的病刚刚治好,你们不要吓到她。”

他们都被捕了,只有浩南哥因为陪我去省里看病躲过了一劫。而梁斌,他为了通知我这个危险的信息身负重伤跑到了我的家里。

至于认真哥,他死了。

离开我后。认真哥买了一张最远的车票。走到了客运站,认真哥回头向我家里的位置看了一眼抹了一把眼泪。

“最讨厌我?我还最讨厌你呢!和你说好话从来都不听,我们绝交吧!”说着,认真哥再次拿出车票看了一眼。

认真哥土,在他的手背上纹着一个小小的忠字。这个纹身在他跟着大象时就有了,他从小到大最大的偶像就是关二爷。因此,他纹了这个忠字在自己的手背上。他告诉自己,一辈子都要像关二爷一样那么忠孝仁义。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走上客车,认真哥的心里开始慌了。他,开始犹豫不决了。又拿起了手中的电话,他心想要不要告诉我一声?这一走可就远了,就算我出事了他都不能着急赶回来。

要不要走呢?不如再问问我?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一个男人将手伸向了一个女生的包。双眼雪亮,他立刻冲过去抓起那男人的手腕大吼,“你干什么?”

“草你吗。谁让你多管闲事的?”男人另一只手掏出一把匕首就向认真哥刺了过去。

“呵呵…….”冷笑,认真哥快速松开男人的右手抓住了他的左手。接着用力一捏,他捏掉了男人手中的匕首。

“有人敢多管闲事啦!”男人大叫,一瞬间从他周围跑出了五名大汉。

看见认真哥得罪了车站附近的惯偷,那些乘客们吓得赶紧向车上跑去。甚至,那名被偷的女人也赶紧跑上了车子。

冷冷的看了小偷和五名大汉一眼,认真哥笑了笑问,“要打架吗?”

“比崽子,我们要弄死你啊!”六个人立刻向认真哥冲了过来。

“我不是比崽子,你们也弄不死我。”认真哥轻轻摇了摇头,人立刻跃起一脚踹中一名大汉的胸膛。

接着又是一记横扫千军,他猛的跳起双脚齐发踹倒了两名大汉。只是三招就放倒了五名大汉,最后那名惯偷看了一眼认真哥手上的忠字脸色立刻大变。

“认真,你是王洋团伙的认真?你,你是市里的大哥级人物?”噗通一声。惯偷立刻跪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偷东西?你不知道我最讨厌坏人吗?”认真哥问他。

“认真哥,我都是为了山区里的孩子啊!”那惯偷大叫。

“什么?”认真哥眨了眨眼睛。

“认真哥,我绰号义薄云天小侠盗罗宾汉。这几位是我的兄弟,我们一群人在车站这一片很出名的。我们专门负责劫富济贫,偷些有钱人资助山区里的孩子。是一家人啊,我们都是好人!”惯偷大叫着,连忙给身边几个大汉使了个眼神。

“对对对。”他们看懂了眼神连忙点头。

“嘿嘿,我们都是好人。这是我大哥蜘蛛侠,二哥超人,三哥展昭,四哥杨家将。这个是我五哥,叫………”

“叫佐罗。”大汉咧开嘴巴笑了笑,在认真哥的胸口上画了一个Z字。

“对佐罗!”惯偷连忙点头。

“佐罗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吗?”认真哥问。

“对,一切都是为了山区里的孩子!”惯偷用力点头。

“那你们以后别偷东西了。偷东西不好。我这里有点钱,你们捐给山区里的孩子吧。”从背包中拿出一个塑料袋,认真哥展开塑料袋拿了五万块钱递给他们。

“好好。认真哥你真是个大好人啊!”那惯偷的眼睛亮了。

认真哥跟着我混不懂得为自己捞油水,他因为只有一根筋我也没放心把手下的生意交给他。像是大力、浩南哥和强哥,他们做的都是油水极厚的生意。大力主要负责原油,浩南哥为我看赌场。强哥征讨其他城市,大家每个人都有很多钱。

只有认真哥,他两年来只积攒了五万块钱。这笔钱,还是他过生日时我们为他包的红包送给他的。现在他走了,他也只有五万块钱的路费。

钱都给那惯偷了,当认真哥走后惯偷笑了笑说,“这傻比,出了名的脑袋有问题。哈哈哈,这次我们可赚大了。”

“我草,他可是王洋的金牌打手啊。他一定很有钱吧?不如我们改行专门骗他的钱算了。”佐罗笑嘻嘻的说。

“那可不行,认真哥虽傻但是王洋可比鬼还精呢。听说他是天生的皇帝,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一眼就能认出来了。而且他很残忍,身上背着的命案最少得上百条以上了。吗了个比的,已走过鲜花连鲜花都因为他身上的杀气凋零了。这个人太吓人了,我们还是少招惹王洋的好。”惯偷谈虎色变。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那算了吧,我可不想被他弄死啊……..”几个混子全都害怕的不行。

没有钱了,又耽误了上车的时间。蹲在车站附近。认真哥看了一眼我给他买的衣服显得非常痛苦。他自顾自的叹气,“我做的都是好事,说的也都是好话。为什么大象会讨厌我,连王洋也要讨厌我呢?是不是忠臣,就注定要被人讨厌呢?”

说话的时候,他看见惯偷和那几名大汉从车站里面出来了。几个人钻进了一个小发廊能有十分钟。不一会儿他们又走出来在人群中闲逛。惯偷偷了不少手机还有钱包,然后将那些东西一个个塞给自己的同伙。

“他们人真好,为了山区里的孩子累得都出汗了。”看见他们不断的偷钱,认真哥微笑着表示赞赏。

突然,认真哥听见一个老太太大哭的声音。而那老太太穿的十分破旧,人坐在地上无助的大哭。“哪个天杀的坏人啊,连我给老头看病的钱都给偷走了!”

看见那老太太哭得如此凄惨,认真哥望着她看了一会儿握紧了拳头。

车站旁边的一个小饭店,正当那几人快乐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时。一名蒙面青年,突然冲了进来。

几招将那六人放倒,青年蒙着面抢走了他们一天所有的收获。接着,青年想了想又在他们身上刻了一个Z字。拿着那钱,他走向大哭的老太太把钱全都扔给了她。

“这小伙子是谁啊?”看见认真哥蒙着面奇怪的装束,那些人全都吃惊的问。

“佐罗。”认真哥想了想说。

接下来的几天,认真哥干脆留在了车站附近的小旅店。住的是最次的房间,几个人一个屋子那种。十块钱一天一夜,吃的是五毛钱一个的馒头。而一到晚上,总有车站一带臭名远扬的混子被人在胸口上刻了Z字。他们的钱都被认真哥送人了,拿起帮助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了。

最后一天,认真哥捣毁了丐帮在我们城市的分部。就是那些打断小孩子手脚逼他们要饭的人,他们的胸口上也被认真哥刻上了Z字。

“认真,你好啊?”当认真哥离开丐帮分布时,他看见了一大群警察和冷燕。同时,还有四大家族的一名青年。

咔的一声,认真的手腕被人拷上了手铐。他叫认真这个名字太久了,因为他真的认真大家已经忘记了他叫什么名字。只有人隐约记得,他的名字中有个飞字。

“你们抓了我,是不是也要抓洋哥?”警车上,认真哥问。

“不错,你们是犯罪份子。你们,都要被抓。”一名警察点头。

听了那警察的话,认真哥想了想突然拉开了警车的车门。送往锦州看守所的路上,高速公路上尽是高速行驶的车子。

人才从一百多迈飞快行驶的车子滚落到马路上,认真哥立刻看见一道刺眼的大灯向他凶猛撞了过来。

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