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此局有解/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猛的从恶梦中惊醒,我醒来时脸上尽是泪痕。走向酒柜抓起一瓶洋酒猛灌了一大口,我看了看时间大概是凌晨四点多。

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我在手机上拨通了张风的电话,“认真哥的尸体找到了没有?”

“还没有,几百个兄弟找了整整一夜了。”张风在电话中焦急的对我说。

“接着找。不惜一切代价的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认真,我不相信他这么容易就会死掉!”我咬着牙齿双眼变得通红。

“洋哥,我听见一件事。这事,你听了以后不要上火行吗?”张风问我。

“什么事你说吧。”我说。

“洋哥,你也知道车子在高速上跑的有多快。一个人从车子上跳下来。不被摔死运气就基本很好了。而且认真哥又被一辆大挂给撞了,他们开的位置恰好是一个高架。认真哥人没了,肯定就是从高架上面被撞到下面下去了。吗的。那下面是一片苞米地啊。十几高啊,就算认真哥没有被车子撞死掉下去也要摔死了………”张风说。

“然后呢?”我深吸了口气,心里痛得不行。

“然后。然后我听说郊区有不少野狗。那些野狗都是没人要的狗,它们总是偷吃村子里的鸡,都野得快变成狼了……..”

“我草,来了好多条子啊。我草你吗,你们干什么?没看见我们正在找人吗?”电话那边张风和人吵了几句,紧接着电话就挂断了。

再给张风打电话,张风的电话好像是被人关机了。

电话突然又响了,是安小七给我打的,“洋哥,咱们市里被人封锁了。凡是市里有案底的人,一律不许离开本市。洋哥,有危险,你快………”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一阵急促的嘟嘟声。

睡觉的时间很短,我喝过酒后心里跳得厉害。脑袋也是嗡嗡直响,内伤发作我忍不住痛苦的咳嗽了起来。

事情发展的越来越严峻了。我已经知道周公子用的原来是一条缓兵之计了。他在故意拖延时间,他想把我变成光杆司令。而我的兄弟们已经一个个被抓了,最后一个就是我了。

后路被断,我无法逃到国外。现在就连市里到郊区这么短的路也被封锁了,我已经没有机会离开这个城市了。

大网越收越紧,很快就要轮到我了。可能是我的权势太大,可能是我的身份比较重要。所以,周公子他们还没有对我下手。

拿出香烟猛吸,我几口吸掉了一大根香烟走进梁斌的房间说,“浩南哥,你现在立刻带着梁斌躲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可以带着梁斌露面。周公子,他是要将我们斩草除根!”

“洋哥,我们已经没有机会跑了。你看…….”浩南哥快步走向窗前,然后拉开了窗帘。

再次燃起一支香烟。我红着眼睛向窗外看了过去。只见两辆警车正安静的停在我们别墅附近,还有几辆私家车的玻璃膜也十分厚重。看不清,看不清里面坐着的是便衣还是混子。

闭上眼睛再次深吸了口气,我想了想突然笑了,“原来,他们还是畏惧我的。”

“洋哥,他们畏惧你什么?”浩南哥奇怪的问我。

“畏惧王涌的遗言,畏惧我现在的权势。你们跟着我,他们不敢动你们。”我说。

“好!”浩南哥立刻点头。

“徒弟,能走吧?”我问梁斌。

“我能。”梁斌咬了咬牙齿说。

让梁斌安静的睡了一觉,上午我带着梁斌和浩南哥一起出去吃了点早餐。开车的时候,我已经能看见最少有五辆车子在跟着我。他们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跟着我了。他们都怕我跑掉。

电话响了,是周公子给我打的。电话中,周公子十分抱歉的对我说。“洋哥,真是不好意思啊。你的兄弟们案子全露底了,他们都被警察给抓了。就算我有点路子,但是这么大的事我也解决不了啊。真对不起,真的太对不起了。我只能帮你们想想办法,别的是真没办法了。”

“周公子,我们可是兄弟啊。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没关系的。”我笑了笑对周公子说。

“哎,既然你不生气就好了。不过只要你有需要,我还是会帮你想想办法的。你也知道啊,那天晚上我们一起找的小姐。我人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没有做啊。可千万别责怪兄弟,不然我心里一定很委屈。”周公子说。

“没关系。”我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才挂断电话喝了一杯清水。我心中愤怒忍不住捏住了水杯。手上流出了不少鲜血,服务员连忙惊恐的拿来纸巾给我擦手。

“这是赔你们水杯的钱,谢谢你了。”丢给服务员一张百元大钞,我带着浩南哥和梁斌走出了餐馆。

兄弟全部被抓,我已经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光杆司令。而且,就连张风、安小七和流子等七乡大哥也全都被抓了。

现在的我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上不能上下不能下被周公子弄得很难受。我想做一个好人,想做一个合法的生意人。黑道势力全军覆没,我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名合法的生意人。

还有一点权势在自己手里,我手下还有等着我吃饭的十几万人。如果没有这点身份被他们觊觎,我想我现在一定也被周公子抓住关进监狱里了。

“洋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车上。浩南哥问我。

“去苇塘的鱼场一趟,我要找我的师父。”心中,我想起了鱼贩子面无表情的样子。

天色阴沉,空气闷热的让人浑身发黏。望着鱼场正中间一个巨大的锦鲤池子,鱼贩子笑了笑拿起一支喷雾香烟吸了口对我说,“王洋,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养锦鲤吗?”

“师父请说。”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锦鲤虽然不如罗汉和红龙这些鱼类珍贵,也没有它们那样的灵性。但是,锦鲤最大的特点就是好皮次。不用特意看着它们的水温,也不用特意喂给它们特定的鱼食。它们,也能活得很好。”

“回报越大,风险也就越大。而你的生意越来越大了。你遇见的敌人也是越来越凶险的。有什么样的本事做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命什么样的活法。王洋,你说是吗?”鱼贩子笑了笑问我。

“是的。”我轻轻点头。

“你是天生的九五之尊。所以你注定要活得很累。皇帝要料理的是天下大事,你现在的工作也不过是一个县长的工作而已。这不算什么,呵呵……..”鱼贩子深吸了口假烟笑了。

“我做的是县长的工作,但是我得罪的却是亲王一样的人物。周公子,他能玩死我。”我说。

“恩。”鱼贩子轻轻点头。

就望着池水中的锦鲤,我想了想问鱼贩子,“师父,王晨啸、残忍他们几个我最重要的兄弟被抓了。大力、叶一航和强哥这几个最重要的兄弟也被抓了。我的后路被周公子断了,现在整个市里都已经被周公子封锁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王洋,你一直都是个聪明人。这局,难道你解不开吗?”鱼贩子微笑着问我。

“这局,我看无解了。哎……..此局无解!”我深深叹了口气看向外面,外面还有车子在监视着我。

笑了,鱼贩子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一身唐装,武功尽失的鱼贩子此时显得仙风道骨一般。

抓起一大把鱼食洒向了鱼场中间的池子,整个池水中的锦鲤立刻欢快的跳了起来。渐渐的,它们在池水中不停的成群转动。偌大的池子,竟然现出了一个深深的漩涡。

“此局有解,找安优!”鱼贩子的目光变得凌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