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陈珂回家/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辆车子同时爆炸,并且燃起熊熊大火。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车子中的人基本没有什么生还的可能。一大群混子面面相觑,又向冷燕看了一眼。想了想,冷燕拿出二胡悲伤的拉起了一首曲子。

曲子哀伤而又婉转动听,在这样一个黑夜显得说不出的凄凉。

“王洋团伙。基本全军覆没了吧?主要成员残忍、小喇叭、叶一航、大力、强子全部被捕,安优重病,认真哥下落不明。王洋遭遇车祸而死,实在是太可惜了。”

“给周公子打个电话吧,他听见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的。”

黑夜中,三辆车子还在不断的燃烧。在王洋逃跑时,他携带了大量的巨款。这些巨款能买到很多东西,也能要了一个人的命。现在,这笔巨款成了助燃物。它们的存在。加快了车子燃烧的速度。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王洋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是几十双眼睛看着王洋被人炸死的,他们告诉了周公子王洋的死讯。

正在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身上起伏。周公子接到电话听了那边的消息人立刻精神了。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周公子舔了舔嘴唇笑着说,“王洋。真的死了吗?”

“确定了,我们亲眼看着王洋在逃跑的路上被人炸死的。周公子,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吗?”电话那边问。

“呵呵,除了我还有谁能把他弄死?可惜了,如果王洋不跑的话我还会陪他玩一阵子。是他逼我的,我没有办法了才这么做的。真是可惜了,以后没有人能陪我玩了。死了这么强劲的对手,还真是让人感到寂寞呢。”周公子笑了。

“周公子,那王洋剩下的兄弟怎么办?”电话那边问。

“哦,他们啊?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是还有法律吗?”周公子笑着说。

“知道了,那么蜘蛛呢?”电话那边又问。

“现在苇塘里的芦苇不错。等到上秋了直接放把火吧。王洋也算是一个人物了,就让蜘蛛去给王洋作伴吧。”周公子说。

“周公子,您还真是英明呢。”电话那边立刻猥琐的笑了。

“少拍马屁,我还有正事呢。”放下电话,周公子看了一眼身下的姑娘再次耕耘起来。

王洋死了,他的团伙正式覆灭了。从一无所有,一直到现在的一切。短短两年多的时间,王洋的团伙已经走向规模化,有组织化。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这个团伙犯下了很多案子。但是,他们又同时做了很多好事。他们是一群坏人,同时也是一群好人。他们对敌人很坏,对无辜的人和善良的人却又很好。

他们缔造了一个神话,打败了市里最大的黑势力赵皇帝。他们还是一群年轻人,但是他们并不比很多老江湖差。

他们的组织分工明确。有足智多谋的军师,也有万夫莫敌的金牌打手。他们涉足的生意很多,有普通人看不见的黑道,也有正当合法的白道。

而他们之所以能崛起的这么快,是因为他们的团结。带头大哥的谦虚谨慎,手下兄弟的忠心耿耿。

现在,他们却走向覆灭了。因为,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他们,也悄声无息的触碰了他们不该碰的东西。这是一条高压线。不管任何人碰了都会死得很惨。

王洋死了,他们的团伙在一夜之间彻底烟消云散了。

“潘强,XX年10月,你和自己手下的几名兄弟在富祥酒店吃饭。在你们吃饭的过程中,你们遇见仇人张某。你,伙同自己的几名兄弟对其实施了殴打。拿出了手枪。你的枪是怎么来的?”锦州重犯看守所中,一名警察正冷冷的看着潘强问。

“草,我说了别和我说话。我失忆了,我脑袋有问题。求求你要判就判,你别问我那么多了。吗的,你有病吗!?”连续几日,强哥已经被审讯得几乎崩溃。

“潘强,XX年11月,你受王洋差遣去报复受害人乔某。你用了一把六连发猎枪,你的枪是哪来的?从哪里来?中间做了什么?之后,你又做了什么?”警察继续问道。

“草你吗,老子都说了老子脑袋有毛病。你吗的。你问个几把?问问问,什么都问的那么详细。吗比的,我怎么知道我做过什么?”强哥继续大骂。

另一个屋子。叶一航正在进行同样的审讯,“叶一航,你在王洋团伙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在这两年间失踪了不少大哥。他们都去哪了?他们是死了,还是被你们废掉了?如果是死是怎么死的?如果是被你们废掉了又是怎么废掉的?用了什么样的作案手法?用了什么样的作案工具?尸体是怎么处理的,人都藏到哪去了?”

“呵呵。如果我说我们没杀他们。你们,信吗?”叶一航微笑。

“如果没杀,他们在哪里?”警察问道。

“呵呵。他们正在跟我们一样受罚。”叶一航笑了。

“受罚?是被你们非法拘禁了吗?人是怎么抓到的,关在了哪里?”那警察继续问。

“我不想说。”叶一航呆呆的望着窗外。

啪的一声,审讯室的门突然开了。由门外走进一名威风凛凛的警察。他的鬓角发白双眼闪闪发光。凝视了叶一航一会儿,老警察将一叠照片拍在了桌子上叹气,“叶一航。你们的头目已经被人仇杀了。你们犯下的案子,就全部交待清楚吧。都是些死罪,早死早托生吧。”

“什么?”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叶一航的眼神瞪大了。

而另外几个屋子,强哥、小喇叭、强哥、大力,他们看见桌子上同样的照片脸色全都变了。

“把手铐给我打开!我要看看照片!”

手铐很快被打开。他们双手颤抖的捧起了照片。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同,有人双目变得茫然,有人双目变得红肿。但是他们最终的反应却全都是一样的,他们全都哭了。

哭着,他们看着桌子上的照片有人晕倒有人神情颓废。

“洋哥,洋哥他就这么死了吗?”

“我草你吗的,老子不信!”

“王洋,他绝不可能这么死掉的!是你们骗我,你们在诈我们!”残忍突然变得发狂,一下掀翻了审讯室的桌子。接着他向身边的警察发动了攻击,但是他整个人很快被电棍放倒躺在地上抽搐。

一边抽搐着,残忍一边痛苦的流出了眼泪,“洋哥,我们死了你可以给我们报仇。但是你死了,该由谁来给你报仇呢?”

“完了,我们全都完了。要是让我妈知道我要被枪毙了,我妈一定要骂死我吧?”小喇叭委屈的流出了泪水,接着将爆炸现场的照片捧在了怀里痛哭。

“我们还是斗不过周公子啊,呵呵……..”叶一航的双目呆滞,渐渐变成了可怕的红色。

就在大家全都接到王洋死讯的一刻,另一边陈珂正带着父母旅游。人在丽江特色浓郁的客栈中,陈珂看着窗外怡人的美景对父母说,“如果王洋也能来就好了,这里是个艳遇的好地方。艳遇这里的山,艳遇这里的水,王洋一定又要艳遇这里的很多姑娘了。”

“陈珂,等回去你得好好管管王洋了。”亲妈凶巴巴的说。

“恩,等我回去好好管管他。”陈珂微笑。

一边的电话响了,陈珂看了一眼电话上的号码秀眉微蹙。接着,她的眉头渐渐变深。她听见电话那边说,“王洋死了,现在只有你能主持大局了。回来吧,为王洋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