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十天的命/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哐的一声,在我面前的铁门突然发出巨大的声音开了。右眼仍然封喉,我舔了舔嘴唇上的血迹眯起左眼看向了走进来的警察。

一共是四名警察,为首的一名中年警察鬓角斑白。他的目光如鹰一般锐利,仿佛一把刀子一般能够狠狠的插进我的心里。

就叫人将一沓沓的厚厚的案底搬进屋子,转眼间那些案底已经摆满了小半个屋子。

有刺眼的强光照向我的眼睛。那强光照射得人忍不住心里发慌。

“王洋,你说所有的案子都是你做的?”中年人冷冷的问我。

“没错,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说说你的第一个案子吧,是黄牛的案子吧?”中年人冷冷问我。

“差不多吧,案子太多都想不起来了。”我说。

“说说吧。”中年人递给了我一支香烟。

“好啊。”我微笑着接过香烟深吸了一口。

“已经忘记是哪一天了,就记得黄牛带着人和我火拼败给了我。他大概很不服气吧,所以他埋伏在了我们的饭店外面开车撞我。是我的小老婆救了我一命,她拼命推开我但是自己却被车子撞了。流了很多血,很多很多吧。我觉得十分愤怒,就拿出手枪打了他………”

“枪是哪里来的?是什么型号的手枪?”中年人问我。

“枪是哪里来的忘了,是六四式自制手枪。”我说。

“当时开枪的是左手还是右手,心里想的什么。”中年人说。

“是右手。因为他撞了我的小老婆,我只想着一定要帮我的小老婆报仇。”我说。

“人是怎么处理的?”中年人问我。

“我一个人开着车子埋的。”中年人说。

“一个人?”中年人的目光变得锐利。

“没错,只有我一个人。”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王洋,你现在是省级的社会大哥,你手下门徒上万,你告诉我你只有一个人?”中年人问我。

听了中年人的话,我脸上的笑容变得更深了。就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的眼睛,我饶有深意的看着他说,“如果不是一个人,你觉得你们可能这么轻易抓住我吗?如果不是一个人,你觉得我会这么乖乖的认罪吗?叔叔,我很狡猾的。有些东西你心里明白就行了,请你不要做得太过份了。既然我已经决定死在这里了,你为何不闭起一只眼睛呢?我的死可以换来安宁,难道这还不够吗?”

听了我的话。中年人渐渐眯起了眼睛。就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中年人想了想说,“你的确十分狡猾,你比王涌要厉害十倍。”

“头儿,这笔录该怎么记?”一边的干事脸色煞白,他看着我的眼神中是深深的惧怕。

“他怎么说就怎么记。”中年人始终死死盯着我的眼睛。

被抓了,我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日子。吃饭、睡觉、审讯、认罪,一天又一天,天气逐渐由热变凉。

每当被人带出审讯室走向牢房的时候,我总能听见走廊中不断有人惊讶的大叫,“那不是省里大哥王洋吗?他怎么会被抓?”

“王洋不是很厉害吗?他会被抓吗?”

“王洋,他就是王洋吗?”

微笑着。我始终没有说话。人被关进牢房,我静静的看着铁窗外的世界发呆。

一晃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吧,我终于凭着我的努力扛下了所有的罪名。我没有白白牺牲,我救出了我所有的兄弟。

残忍、小喇叭,他们所有人都被放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只有我一个人被关进了牢里。

那么我扛起了这一切的罪名。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当然是死刑。

死很可怕,很多人都特别怕死。不过我不怕,我觉得我的死很值。

还是忍不住心慌的,因为我就要死了。死了,就再也看不见外面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了,再也不能看见我的老婆们了。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吧,做过了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而我的人生也早就毁了,我现在总算是走到了不归路的尽头。

其实从我混的那天我就知道了,等待我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我的运气很好。没有被人乱刀砍死。我的运气也不太好,是一颗即将结束我生命的子弹。

又是一次审讯,当审讯结束后中年人递给了我一支香烟说,“王洋,这是最后一次审讯了。这两个月来你很配合,我代表法律谢谢你的配合。”

“谢谢你,你也很配合。”我微笑着说。

“呵呵,不如我们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吧。你才这么年轻就得到了一切,得到了所有人一辈子都没有得到的一切。你得到了名气。得到了权势,有许多数不清的兄弟,有许多漂亮的老婆。现在你为了你的兄弟放弃了这一切。你后悔吗?”中年人问我。

“要听实话?”我微笑着问他。

“对!你大概很后悔吧?你赚到的钱,是我做梦都不敢梦到的钱。如果不死,你能过上皇帝一般的生活。”中年人说。

“我不后悔!”我笑了。

“真不后悔?”中年人问我。

“真不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我笑了笑说。

“不可能吧,你舍得你的一切吗?你舍得那些美丽的姑娘?”中年人问我。

听了中年人的话,我跟他要了一支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我当然舍不得,有两个老婆我还从来没碰过呢。不过为了我的兄弟,我觉得这都是值得的。是他们给了我想要的尊重。给了我没有过的自信。是他们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友谊,什么是真正的兄弟之情。爱情十分重要,但是我觉得友情更加重要。人活着一辈子就是忠和义两个字。不忠不义的这种人不配叫人。”我说。

“你很讲义气,这也是我打马虎眼的原因。法不容情,但是人有情。就快死了,我想你也应该能瞑目了吧?”中年人微笑着问我。

“他们,都还很好吧?”我问。

“他们都很好,他们在外面很安静。你坐牢的这段日子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没有犯罪也没有混乱。你将省里的秩序维持的很好,是一个优秀的大哥。你也是个善良的好人,可惜你碰了不该碰的东西。”中年人叹气。

“什么时候死呢?”我笑了笑问他。

“案子你都承认了。一审判决应该会很快吧。如果你不上诉的话,差不多十天你就该判了。”中年人说。

“十天后,我就会死了吗?”我问。

“恩。你还只有十天的命。”递给我大半包香烟,中年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可惜了。你和我的儿子同岁。这年纪,你本来应该还有大好的年华。如果还有来生的话,就别做混子了。”

“人。真的会有来生吗?”我微笑着问。

“会有吧,坏人没有来生,好人应该会有。”中年人点点头走了。

当中年人走后,我重新被送回了自己的牢房。坐在房间中看了一眼铁窗外的世界,我看见有一群大雁发出哇哇的声音从天上飞过。

好羡慕那群大雁啊,它们都要回家了。被送进这监狱的时候还是夏天,转眼竟然已经到了秋天。陈珂、青花、小老婆、韩丹,她们大概也到了金三角吧。因为我是重犯中的重犯,为了防止串供这两个月我是不允许被探望的。

好想她们啊,我也好想我的那群兄弟啊。他们现在大概都过得很好吧,只要他们过得好我就安心了。

还剩下十天的命了,这十天我要怎么度过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