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敌人的嘲讽/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第十天的时候,冰冷的监狱中不时传来阵阵笑声。那笑声是我的,一边笑着我一边对隔壁的杀人犯说,“什么?你被判的是十年?我就说吧,你和那人互殴属于过失杀人。如果你不跑的话,你判的案子可能还会轻一点啊。要么八年,要么六年,可能是六年吧。现在你一害怕跑了什么都没了。犯了案子就不应该跑啊,那逃亡的滋味是多么难受你也尝到了。我是故意说的十四年,说的重一点你现在也会舒服一点啊。”

“哈哈哈,比我强多了啊。老子是死刑,是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判这种刑吗?是罪大恶极的人!这附加刑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意思是我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公民的权利了。和你们相比,我现在是次等人了。是下人,连个普通人都不如的人。哈哈哈,你才判了十年就唉声叹气的。如果是我,哪怕判我一个无期我都要笑疯了啊。”

“人活着才有希望,但是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吗?很快,我就要什么都没有了!”

“洋哥。”那杀人犯被我的声音吓到了。

“什么都没有了,很快我就要什么都没有了。”微笑着,我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渐渐的,我的眼中露出了失落。人,无力的靠在了墙上。

一阵吞云吐雾之中。我看着铁窗外的世界心里只有难过。尽管我早已经准备好了扛起一切,但是知道自己就要死了我心里还是难受。

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不想活着啊。我很想活下去,但是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今天是一审下来的日子,我拒绝了上诉的机会。因为即使上诉我知道也是没用的,我这个案子是不可能改判其他刑罚的。我最多只可能拖延几天,让我能多苟延残喘以前。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一样会死,一样会被关在这生不如死的囚牢之中?

尽管,我干掉的那些人都是坏人。他们都想杀掉我,我只是想正当防卫而已。我也做了很多好事,我用赚到的钱帮助了许多人。但是这依然说明不了什么,这依然改变不了我的死罪。

哎,只有这样才是我最好的结局啊。

还很年轻,我真的还想多看一眼外面的花花世界。我想住在舒适的家里,想开一开跑车去市里的外环兜风。我想带着上万名小弟装逼,想让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看一看。

当我进步一点的时候,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是不屑。当我进步很多的时候,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是嫉妒。

而当我进步到他们无法追赶的时候,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是羡慕。

就在我最辉煌的时候,他们连羡慕我的资格都没有。我是他们眼中的明星。是他们眼中的神。

现在,我则是一条落魄的狗。

一条确定了死罪,等着被子弹干掉的狗。

内伤开始发作,我忍不住痛苦的咳嗽起来。吐出的是鲜血,我想了想对门口的小战士说,“就要死了,你去给我找一张纸和一支笔吧。我想记录记录,看看我这一辈子都做了什么牛比的事情。”

“好。”小战士满足了我这个小小的愿望。

都已经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了,我和这里的人已经非常熟悉了。拿着一支笔和纸,我想到自己就要结束罪恶的一生了一直傻笑。

然后想了想,在纸上记录,“我叫王洋,今年虚岁二十。我还很年轻,如果不是死刑的话我最少还能活四十年。我上学时曾经名列前茅,当过修车工人,跑路时当过老师。教出了一个班的学生。他们每个人都很优秀。还差点评为十大杰出青年,差点评为优秀企业家。收购过大型企业,当过厂长。”

“现在我的身份是社会大哥、商人、慈善家、厂长、工程师,安家的女婿、社会大哥的女婿、商人的女婿、武林高手的老公、普通女孩儿的老公。犯罪分子蜘蛛是我的结拜兄弟,社会大哥王涌的徒弟是我的好兄弟,社会大哥明杰是我的好兄弟,黑山大哥宋飞鸿是我的小弟。还培养了一个牛比的徒弟,还培养了一群如狼似虎的兄弟。他们都跟着我封王了。他们每个人都是声名显赫的大哥。”

就看着纸上一个个复杂的背景,我想了想又写,“我的武功很高,学的是少林的本事。精通硬气功铁布衫、少林龙爪手,内功练的是太极,还擅长飞刀、柔道和分筋错骨等多种功夫。我擅长赌钱,精通千术。懂得简单的风水易术,师父是市里名流于荣光。吹拉弹唱都能玩玩,喝酒饮茶也十分擅长。会骑马、会射击、会高尔夫,有钱人会的东西我基本都会…………”

太多了,渐渐的我把一整张纸都写满了。但是总感觉还有很多没写,想了想笑着将纸折成了一个飞机又丢了出去。

“洋哥。你别乱扔垃圾啊!”门外,小战士不高兴的对我说。

“如果当兵,我肯定也提了。”望着外面的小战士,我想了想说。

“恩呢。”那小战士点头。

“如果当兵,现在的我一定又是另一种生活了。”我说。

“恩呢。”那小战士继续点头。

也是闲着无聊,也是想到自己就要死了。人显得焦躁不安,我变得也有点神经质了。我呆着没事开始细心观察外面的战士,我擅长观察,喜欢观察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这小战士的任务是看管我们这些重犯,防止我们逃跑和自杀。他红色肩章是两个拐,这说明他是个上等兵,今年第二年。看守重犯这种任务是艰巨的。因为不少重犯临死前会因为害怕疯狂的骂人。用恶毒的言语威胁他,用一个个谎言恐吓他。

我没有恐吓过他,但是我也骂过他。感觉他也挺可怜的,我笑了笑盯着他说。“兄弟,快要复员了吧?”

“不,我想转士官。”那小战士说。

“草,天天看守我们多难受啊?这生活恐怕比坐牢的滋味还难受吧?我们关在这里天天就是睡觉。吃饱了等死。而你除了吃饱等死还要站军姿,你不觉得累吗?”我问。

“我对我的选择不后悔,我愿意将我的青春奉献给祖国!”小战士直挺挺的站着,身子稍向前倾。

“草你吗,一夸你你还骄傲了呢?军姿也站得比之前好了。我喜欢你们当兵的,因为你们这些当兵的光荣。但是也讨厌你们这些当兵的,因为你们迂腐。酸!太酸了!知道什么样的人最惹人讨厌吗?迂腐,酸!”我说。

“总比你风骚要好的多。听说你好几个老婆呢。”小战士将身体站得直直的。

“哈哈?那你羡慕我吗?”我笑嘻嘻的问他。

“……….”小战士不说话了。

看见小战士不说话了,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我马上就要死了,所以我现在就像一个神经病一样不断的说话。要死了,想要把身体中过多的精力全部发泄出来。

就笑了笑。我对小战士说,“兄弟,咱俩下象棋吧?你看管了我这么久,我也该给你一点福利。咱俩一把十万块钱的,赢了你出去了就找强哥要钱,让他给你钱怎么样?”

“不,我不会要你的一分钱的,这是纪律!”小战士大声说。

“呵呵。又开始迂腐了。那我们输了舔手指头的,玩不玩?”我问他。

听了我的话,小战士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咬了咬嘴唇,他抬起头轻轻的摇头。

“那么。我先下棋了啊,炮三平六!”我大声说。

“盲棋?”小战士吃惊的问我。

“草,什么不会啊。”我笑嘻嘻的说。

“洋哥,要是下象棋你可碰对人了。俺在老家下象棋最厉害了。”小战士说。

“那来啊。”我大声挑衅。

“好,你等我整理下思路……..”小战士说。

就在我们两个准备一场厮杀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大群人向我们走了过来。啪的一声铁门打开,一名英俊的青年拄着双拐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

坏笑着。青年看着我挑起了眉头,“落水狗,你好啊?”

“你怎么来了?”看着那名青年,我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杀气。

“哦。我来痛打落水狗呀。”青年的脸上写满了不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