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他乡遇坏人/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小城市仍然是北方的小城市,但是这里和对面的国家只有一河之隔。并没有着急逃到境外,我们打算先看看动静再做决定。

逃到境外并没有那么简单,不然每个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出国玩一圈了。我们河的这边有哨楼,河的对面也有哨楼。有一队队身穿绿色大衣的人不时走过,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庄严。

就放下旅店的窗帘,我叹了口气说,“我们这边有人守着,河的对面也有人守着。如果贸贸然逃到河对面,我们可能会被人直接打死吧?”

“晚上再看看咯。”安优扁扁小嘴巴,然后脱下了自己的鞋子。

因为走了三十公里的雪地,我们每个人的鞋子都湿得好难受。才看了一眼安优小脚上的白袜。我立刻深吸了口气有点受不了了。

我和安优,我们两个可是夫妻啊。我们两个,到现在都没有那个呢。

她是我的老婆,我可以很随便的对她做些什么啊。

本来安优就长得调皮可爱。此刻她身穿制服的样子更是说不出的诱人。看了看安优精巧的小脚,我立刻走过去蹲下身子抓住了她的小脚。

“………….”眨了眨眼睛,安优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眨了眨眼睛,我尴尬的脸色有点红了。

“你。干嘛?”被我抓着小脚,安优眨巴着眼睛问我。

“我?我……….”虽然我和安优已经结婚了,但是我从来没主动猥琐过她。一直都是她在勾搭我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不勾搭我了。

还是第一次主动。这让我显得挺不好意思的。以前还总说着当她是妹妹不喜欢她呢,现在喜欢上她了我也不好意思说啊。

然后我露出了十分猥琐的笑容看着她说,“小宝贝........不不不,小仙女。你的脚一定很冷吧,今天一定累坏了吧?你做过手术的伤口还没好吧,让大哥哥来照顾你吧?”

“不用啊,今天走了那么久的路你也累坏了。我的伤口已经好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你也打一盆水洗洗脚吧,袜子都湿了好难受呢。”安优弯起了好看的眼睛。

看见安优竟然不让我照顾,这让我显得十分失望。不过我已经打定主意占她便宜了,还想把她拿下呢。就捏了捏她柔软的小脚,感觉是有点湿。然后挺恶心的对她笑着说,“没事,你可是我的小娇妻啊。都结婚这么久了,就让我照顾你吧。”

“不啦,我还是自己来吧。”安优连忙扭动小脚。

“别的啊,让我给你洗吧。”我说。

“真不用啦!”笑着,安优收起了自己的小脚。

看见没占成便宜,我也不好意思再去占她的便宜了。就挺郁闷的看着她的小脚咽了口口水。然后自己去拿盆子洗脚。

就和安优肩并着肩坐在一起洗脚,我心想到底该想个什么办法占她便宜呢?

安优不像小老婆那样啊,小老婆一个眼神就明白我啥意思了。青花也比较成熟,有时候她有需要了都主动找我。但是我和安优还没那个呢,第一次总是有点不好下手。

就呆呆的看着她雪白的小脚,我听见安优对我说,“如果我们想从这里逃到境外的话,应该找个地头蛇来帮我们。”

“恩,地头蛇能帮我想到好办法占你便宜。”我说。

“恩?”安优吃惊的看我。

“不不不,是地头蛇能帮我想办法拿下你。不不不,是地头蛇能让我和你那个。”越说越乱,我的脸也红的不行。

“小洋洋,你到底在说什么呀?”安优眨巴着眼睛看我。

“老子不管了!”忍无可忍,我一下就扑倒了安优。接着霸道的吻住了她的小嘴,然后使劲的勾搭安优。

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啊,安优被我欺负了几下脸就红了。然后用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说。“小洋洋,你想干嘛呀?”

“我们都是夫妻了,我要跟你洞房!”我说。

“真的吗?我们要一起洞房了吗?”安优惊喜的看我。

“对啊!”看见她不拒绝,我立刻用力的点了点头。

也是太久没碰姑娘了,从蹲号子到现在大概都快五个月了。我们躲在那个小房子里的时候都没想太多,但是今天一看见安优穿制服就有点受不了了。

又咬住了安优的嘴巴亲了几下,我想把她衣服弄掉有点不好意思。就骗她说,“小仙女老婆。你现在一定好了吧?我好心疼你啊,你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疤吧。”

“恩。”安优轻轻点头。

因为安优做的是心脏手术,她的刀口不就在那里吗?看见了她的刀口,我也就等于看见了她最美的画面。

就看见安优一点点解开扣子。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衬衫和脖颈时。用力的呼吸着,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开始加快了。

而安优,她大大的眼睛依旧闪闪发光。她是个智商满分情商零分的姑娘,她根本就不懂得情情爱爱是什么东西。到了现在,她也只是知道她特别喜欢我,特别愿意和我在一起。至于那种事,对她来说仍然只是一种任务。她就觉得那是夫妻间要做的事情,并没有真正想做那种事情的想法。

就在我盯着安优雪白的脖颈和露出的一半锁骨时。我们房间的门突然响了。

砰砰砰,砰砰砰,那敲门声十分急促,一听就是性子较急的残忍敲的。

“洋哥,吃冷面了,还有烤肉。这里离棒国近啊,这边的冷面和烤肉指定老正宗了!快出来啊,还有棒国的清酒呢!”残忍在门外大声对我说。

“我不饿。你们吃吧。”眼前就是秀色可餐的小仙女,我哪有心情吃饭啊。

“快几把点的啊,强哥他们都等着你呢。强哥给你烤了一块肉谁都不让吃,说第一块肉要先给大哥吃才行。你快点的,不然强哥占着炉子我们没法烤肉了。快点,我都要饿死了!”残忍说。

听了残忍的话,我心里的火气一下就没了一半。但是眼看都要把安优骗到手了,我怎么可能放弃?

“让强哥滚!”我隔着门大声对残忍说。

“你快点的吧。再不出来我就进来了。吗的,你不会是在搞我们的小仙女吧?”残忍大声对我说。

“你妹妹,老子现在就出来!”被残忍猜中了心思,我只能放弃了安优。不过出来时还是在她小嘴巴上又亲了一口。亲了几十秒才把安优放开。

心想不行就今天晚上吧,今天晚上我还有一宿工夫呢。

就和安优穿着拖鞋走出了房间,我们去的旅店开的小饭店看见了强哥他们。是包间,才走进包间我已经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烤肉香味了。就在一张铁网上强哥烤了几大块肉。围着圆桌摆了许多颜色鲜艳的酱料。还有地道的本地冷面,虽然外面还是冰天雪地但是喝上一碗凉凉的冷面汤让人觉得舒爽无比。

除了冷面和烤肉,我们还吃了石锅拌饭和紫菜包饭。石锅拌饭和冷面都是交换着吃的,就是有的兄弟点了拌饭有的兄弟点了冷面。然后我们各吃一半交换着吃,这样吃到的东西就能全一点了。不然点了太多吃不完浪费,人也撑的要死。

一边吃着可口的特色食物,强哥端起一杯清酒喝了一口说,“阿西巴,听说这里的人特别爱干净,做出的东西也比我们那好吃的多啊。吗的,老长时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是啊,这里的人确实不错啊,不像我们那边净整地沟油。吗比的地沟油做的饭菜我一吃就能吃出来,每次吃完了都感觉头晕。”小喇叭说。

“真好吃。”安优一副小吃货的模样,不断的夹起一个个紫菜包饭塞得小嘴满满的。

“王洋,这里的人能歌善舞,不能做的东西好吃而且对人非常热情。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不然我叫人来一段歌舞表情如何?”王晨啸面无表情的问我。

“草,就是老牌大哥,真懂得享受。”吃的身子暖洋洋的,我一高兴立刻同意了他的意见。

就叫来了几名身穿汉服的姑娘,我们光着脚坐在炕上看得特别开心。那些姑娘长得都很标致,而且唱得歌声也非常好听。还有一个姑娘轻轻转动着身子。用长袖向强哥撩了一下。

看见那姑娘对强哥这么热情,强哥不但没有高兴反而皱起了眉头,“不行,我想回省里去找我的真爱。”

“要死啊,我们现在的身份你回省里不弄死你?”小喇叭骂他。

“我好想她,我一辈子只爱她一个女人。”强哥面带愁容的说。

“就别回去了,太危险了。”叶一航劝强哥。

“哎……..”听了叶一航的话,强哥忍不住叹了口气。

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么远的地方,又在这里见到了我们没有见到的特色。总的来说,大家这顿饭吃的非常开心。王晨啸告诉我他以前总来这里,因为生意的关系和这里的大哥也比较熟悉。

“晚上的时候我去见一见那位大哥,也许他有办法帮我们逃到对面。”王晨啸说。

“好!”我轻轻点头,想到就要安全了心里也安稳了不少。

就和王晨啸研究着怎么逃到对面,我突然被外面回来的强哥拽了拽身子说,“洋哥,我遇见熟人了。”

“是一颗星和神组的人来了?”看见强哥一脸凝重的神情,我的脸色有些发白。

“不是,是一个坏人。”强哥说。

“坏人?”听了强哥的话,我不由捏紧了手中的酒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