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挽尊/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望了一眼茫茫的人海,这男人的突然出现让我觉得十分意外。而他消失的也同样突然,让人措手不及到觉得像个梦境一般。

是梦吗?不是。

看着手里的纸条,我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说,“这个人能救我们?他是谁?”

“洋哥,该不会是神组的人在耍我们吧?他们先是写了一个救我。又写了一个我能救你们。我草,到底谁救谁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强哥不断的挠着脑袋。

“这字迹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叶一航皱了皱眉头说。

“是两个人,这个人和求救的那个人不是一个人。但是,我觉得他真的有能力救我们。他很自信,比我见过的很多大人物还要自信。”我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

“洋哥。那个人看着有点像外国人啊,是不是和吴大秀一伙的啊?我感觉他们身上的气质很像呢。”小喇叭问我。

“哦?”听了小喇叭的话,我的心里立刻变得警觉了。

当那男人一出现时我就感觉到了他气质不对,所以我才刻意多看了他一眼。现在小喇叭这么一说,我也感觉他有点不像汉人。

难道,他是吴大秀的哪个结拜兄弟?

如果他是给吴大秀报仇的,那他就有点强的可怕了。

只感觉心里跳的很快,我咬着牙齿看向了安优,“小仙女老………..”

一阵尴尬。我擦了擦汗水看见安优笑得更厉害了。她就捧着肚子看着我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挺郁闷的,我捅了捅她平坦的小腹说,“别笑了,我下次不当着你的面擦汗了。”

“你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人家一看见别人擦汗就想笑,你还故意当着我的面擦汗。哈哈哈,人家笑的快要不行了。”安优捧着肚子大声笑,惹得不少行人全都看向了我们。

“好笑吗?”王晨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问。

“难道不好笑吗?”安优问王晨啸。

“……….”王晨啸被安优的问题问住了。

“小仙女老婆,你说的那个人是敌是友?”拉着安优的手,我一边走着一边问。

“你答应了他的条件是朋友,你不答应他的条件就是敌人。”笑眯眯的看着我。安优的眼睛闪闪发光。

听了安优的话,我忍不住向天上看了一眼。只感觉天色阴沉的厉害,隐隐之中似乎有场暴雪。

这个小城市,大概会因为我们的来临变得不再宁静吧。这里的天空,也开始变得有些风起云涌了。

我们、神组、苏赫巴鲁、牟平、还有那个写纸条求救和写纸条说能救我的人,似乎又要有一场好戏了。

走进酒店,我们开门见山的就说出了要去这里的赌场玩一玩。王晨啸拿出了一沓子钞票,酒店经理推开服务员心领神会的接过了钞票。

由那美女经理带着我们,在电梯中的时候,我看见她刻意露了露由黑丝袜包裹的大长腿。感觉她很性感啊,不过我知道她不是勾引我的。

就掐了王晨啸一把,王晨啸面无表情的也掐了我一把。

“什么味道?好香?”吸了吸鼻子。安优问我。

“是肉香。”我说。

听了我的话,那美女经理生气的白了我一眼。不过她并没有生气,而是含情脉脉的盯着王晨啸一直看。

王晨啸长得很帅。他没有表情的面孔让人看着很有男人味。他身上还有股淡淡的杀气,如果我是个女人我想我也会喜欢他。

但是很奇怪啊,和王晨啸在一起这么久了从没看见他勾搭女人。连大力都有思春的时候,我忍不住有点怀疑他的取向问题了。

由美女经理带着走出电梯,那美女经理把我们送到赌场门口就要走了。我笑了笑对那美女经理说,“美女。你也进来和我们一起玩啊?”

“不了,谢谢你。”美女经理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就走了。

“王洋,你喜欢她啊?”当美女经理走后,安优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问我。

“给王晨啸联系的,我看见他这么孤单有点心疼啊。”我笑嘻嘻的对安优说。

“呵呵………”王晨啸面无表情的笑了,他对我的多事显得很不爽。

“我草,你是不是暗恋我啊!”突然拍了王晨啸那里一下,我贱笑着就往赌场里面跑。

“哎哟!”只觉屁股一疼。我整个人直接被王晨啸踹进了赌场。

进赌场的时候是滑着进去的,等我爬起来的时候只看见几个大皮鞋正冷冷的看着我们。其中有个锡纸烫感觉我们闹有点傻比,他挺不屑的看着我们说,“小比崽子,你们知道这是啥地方吗?”

“啥地方?”我问。

“耍钱的地方,学生滚犊子,这里不让学生玩!”那锡纸烫骂骂咧咧的对我们说。

听了锡纸烫的话,我撇了撇嘴巴向小喇叭使了个眼色。小喇叭见装逼的机会来了,立刻拿出我们随身携带的大包拉开一半给那人看,“怎么的?学生就不好使了呗?”

说完,小喇叭的表情显得十分丰富。他已经在心里描绘出一副装逼的画面了,他已经准备好用更装逼的语言来奚落眼前这个看不起我们的人了。

然而,现实始终是冰冷的。那锡纸烫看见我们包里的钱并没有显得很惊讶,他反而更加不耐烦的大骂,“草你吗,都说了不让学生进来玩,你们聋吗!?”

“我草你吗,我们这么有钱都不行?”小喇叭有点懵了。

“一百万很多吗?装你吗比!”锡纸烫大骂。

“你吗比的。一百万难道还不多吗?”小喇叭的人格受到了严重的侮辱,他显得十分愤怒。

“一百万多你吗比,给我滚出去!”锡纸烫对我们大吼。

看见锡纸烫这么看不起我们,我们心里装逼的戏份一下被他打击的烟消云散。强哥见小喇叭被人这么辱骂更生气了,他已经准备好要动手打人了。

“怎么了?”这时,由赌场中走出了一名身高体壮的男人。男人显得很壮,一脸的络腮胡子看着像只黑熊一样。

“巴图大哥,这几个学生拿了几百万过来装逼了。草,看不起我们啊。”锡纸烫怪叫。

“哦,你们是学生吗?”大黑熊冷冷的问我们。

“不是。”我们赶紧摇头。

“呵呵,给他们换十个筹码吧。”大黑熊笑了笑走了。

就拿着兑换来的筹码,我们几个兄弟面面相觑的看了半天。然后我掂量了一下那十个铜板一样的筹码。挺郁闷的看着兄弟们说,“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装逼失败了。这赌场连面值十万的筹码都有。看来这赌场一天的流水生意不下一亿啊。”

“王洋,这里是整个关内最大的赌场。”王晨啸面无表情的说。

“我草,你不找说?”我的脸一下变得通红,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见识还是不行。

“我以为你知道。”王晨啸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四周。

就看见这赌场装修得金碧辉煌十分华丽,在门口位置放了一个巨大的鱼缸养了十几条凶猛的鲨鱼。

对于养鱼这方面我再精通不过了,自己也开了赌场懂得这方面的门道。

只是看了一眼那鱼缸中杀气腾腾的鲨鱼。我已经能猜到这个赌场的主人苏赫巴鲁是一个怎样凶狠残暴的人物。

他的命很硬,这个人绝对不是我能惹得起的人物。

又看看赌场中不断走来走去的男男女女,叶一航燃起一支香烟对我说,“王洋,看来这个赌场的老板很硬啊,我们想见到他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哎,一百万在这里只能换十个筹码。”强哥也叹了口气说。

“哦,那就把一百万变成一千万好了。”

笑了笑,我轻轻打了个响指捏出一团火焰。燃着了口中的香烟,我眯着眼睛向一个赌档那里走了过去。

走时,我看见不少人都在看我。这个逼,也不知道能不能挽回我们失去的尊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