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过命的兄弟/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静静的停在半空,我手中的骰盅下不断如瀑布一般流下了数不清的骰子。无数颗小小的骰子很快流满了小半张赌桌,那些小小的骰子很快又从赌桌上溢出流了满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所有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壮观的一幕,他们都没有看见有人会像变魔术一般和人赌钱。

就望着大黑熊不断变得发白的脸色,我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

我只是觉得心里突然变得通透,我的脑子中好像也勾起了许多回忆。

那是一副画面,一副我带着残忍哥死乞白赖的向刘几手拜师的画面。刘几手问我。“你已经是大哥了,你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多精力学这些小把戏呢?只要你有钱有势,你能买到各种各样的高手为你卖命。太浪费时间了,这种小把戏就不要学了吧?”

“刘师父,什么都懂得一点,生活更精彩一点啊。”我嬉皮笑脸的继续哀求。

想想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又看了看眼前的一幕。我突然发现有些安排竟然是那么的巧妙,也许上天早就预料到了今天的一切。所以,我会提前死乞白赖的向刘几手拜师。

这样的安排,真的是那么的巧妙吗?是故意的吗?是上天故意让我提前学艺用来为今天做准备的吗?

可能是上天的安排吧,但是也不是。

机会,向来都会送给那些有准备的人。我不是自夸我是多么的机智,也不是自夸我学了多少本事有多么牛比。

我只想说,多学一点东西还是好的吧。也许我们将来遇见某个机遇了,恰好我们懂得这项特长也许就抓住那个机遇了。

不一定是赌钱,学点什么东西都是好的吧。

眼看着我手中的骰盅流出了满地的骰子。那些骰子的数量已经多得很难让人去数出点数了。

咔的一声握碎了手中的骰盅,大黑熊咬了咬牙齿表情显得十分痛苦,“牟平大哥,对不起。我输了………”

“恩。”深深吸了口气,牟平发白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点。

又用力搓了搓自己的面孔,牟平长长的刘海变得有几分乱了。接着,他抬起了阴沉的面孔和一双血红的眼睛,“抽大小,赌注两个亿。”

一副崭新的纸牌很快被人开封,荷官拿着那副崭新的纸牌取出了一张广告牌。接着将余下的张纸牌向我们亮了亮,然后双手快速的洗牌不断将牌的数序打乱。

突然,那荷官将整副纸牌扬起了天空。只看见纸牌漫天飞舞,不断有纸牌的花色和数字我们眼前时隐时现。

这种玩法,最大的纸牌不是大王还是红桃A。

眼睛不断在漫天飞舞的纸牌中扫过,我看见牟平已经呼的一声跳了起来。

他也会功夫,他已经发现了最大的纸牌。

看见牟平已经去夺那纸牌了,我想了想立刻跳起来随手抓住一张纸牌向那最大的纸牌飞了过去。

本来,牟平抓住那张的纸牌准备说几句嘲讽的言语。但是当他看见我飞出了纸牌后脸色立刻变了,他想要抓住那纸牌的时候它已经被我飞出的纸牌切成两半。

接着。我一把抢过了被切成两半的另一半纸牌。牟平在空中向我狠狠瞪了一眼,突然伸手右手向我一拳打了过来。

“滚!”两只拳头在空中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我和牟平伴随着那纷纷而落的纸牌同时落在了赌桌上面。

又和牟平同时后退了两步,我只觉体内一阵气血翻涌赶紧站稳了步子。

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死死捏着夺下的半张纸牌冷冷的看我。

和牟平互相对视着,我们两个都显得有些吃惊。我只是以为这牟平阴险狡猾,却没有想到他是个和我一样实力相当的高手。

是的,能罩得起这么大赌场的大哥又怎么会是一个普通人。这个世界不是我一个人的,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形形色色的高手。

“王洋,你竟然能和我一拼。看来,我低估了你。”见识到了对方的身手,牟平看着我的眼神已经有些尊重了。

“你很厉害,怪不得你能抗下这么大的赌场。”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呵呵,我姐夫比我还要厉害。你能和我一拼,但是你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拼不过我的姐夫。”牟平冷冷的看着我说。

听了牟平的话,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苏赫巴鲁。他应该是一个和神组一样的高手吧。

“王洋,这一把又让你赢了。不过,我真的不相信你会一直赢我。我这里还有你的三十三亿呢,你赢了我两次。你还有四次机会。败一次,你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连你的命也会没有。”一声冷笑,牟平扔掉了比我手中纸牌略小的半张纸牌。

“麻将,赌注四个亿。”牟平由一名手下手中接过烟袋锅深吸了一口。

听说牟平要和我玩麻将,我的兄弟们全都松了口气。因为我家里就是开麻将馆的,玩麻将这种游戏是我最擅长不过的了。

不过,就在我们准备再次进行一场大战时。门外。突然走进了一群彪形大汉。

这些人每个人的身材都很高大,他们的体貌特征也和本地人十分相似。一名壮汉冷冷的向我们看来一眼,接着那名壮汉冷冷的问牟平,“在赌钱吗?”

“是的。姐夫喜欢收藏文物,我准备赢了王洋手中的宝物献给姐夫。”牟平冷笑着说。

“没赢?”壮汉问。

“让他侥幸赢了两把。”牟平撇撇嘴巴说。

“呵呵,苏赫巴鲁大哥知道了王洋过来的消息,他现在正在从呼伦贝尔赶过来的路上。”壮汉冷冷的说。

“哦?苏赫巴鲁大哥是什么意思?”牟平微笑着问。

背着我。壮汉似乎对牟平做了一个什么动作。接着,那壮汉移开了挡住我视线的身子,我看见牟平冷冷的笑了。

“不用姐夫亲自过来,我自己就能将他搞定。”牟平说。

“你搞不定他。”壮汉轻轻摇了摇头。

“如果我能搞定他呢?”牟平问。

“那么苏赫巴鲁大哥一定会重用你,让你插手更大的生意。”壮汉说。

“那好。”点点头,牟平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看见牟平和那壮汉好像要害我们,强哥忍不住了对他们大吼,“草你吗的,你们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能不能玩起了?能弯起就继续,玩不起你们这赌场就快点关门吧!”

“这么着急输?”牟平笑了。

“输你吗个比,你们到底能不能玩了?别在那拖延时间了,玩不起就吱声!草你吗的!”强哥继续大骂。

虽然牟平阴险狡猾了些,但是他从头到尾几乎没怎么跟我们说过脏话。但是强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断对牟平大骂,就算牟平涵养再好面子也有些挂不住了。

人一瞬间大怒,牟平指着强哥大声的尖叫,“小子。我忍了你很久了。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大呼小叫?你们这里的王晨啸和陈公子地位都比你高,他们都没怎么说话就你一直在乱叫。吗的,你是个什么东西?”

“草你吗,老子就骂你了怎么的?王晨啸地位比我高我认了,他本来就是王涌的徒弟。陈浩南是个什么东西,你竟然敢说他的地位比我高?你吗比的,你他吗的傻比吧?”强哥以前就贱,最喜欢骂人讽刺人。现在他一开吵就把自己原来小混子的本性暴漏出来了,嘴里如冲锋枪一般骂人的脏话说个不停。而且速度很快,只才一两秒就说出了一大串话。

“东北狗。”想了想,牟平骂出了这样一句脏话。

“我草你吗!我草你吗个三驴花边比!”强哥大骂。

“你。你,你他吗的………你,你叫什么名字?”牟平想了想脸色涨得通红。

“叫我强哥就可以。”强哥不屑的笑了。

“好,强哥!我本来打算慢慢和你们玩。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这把赌注增加到十亿。你们只有三亿,赢了我就用额外的七亿来买你的命!”牟平大声说。

“臭傻比,如果我赢了就要去草你吗!”强哥大骂。

“你他吗的,我们换个玩法你敢不敢?”牟平大骂。

“草你吗的,有何不敢?”强哥问。

听了强哥的话,牟平咬了咬牙齿笑了。接着他轻轻拍了拍手掌,从他的身后走出了一名十分威武的壮汉。

“他叫噶达,他是铁头功一派的高手。你用你的头去和他的头对撞,你们谁先死掉另一个人就算赢了。你,敢不敢?”牟平眼神怨毒的看着强哥说。

听了牟平的话,我们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浩南哥的表情更是变得说不出的痛苦,他一把就死死拉住了强哥的胳膊说,“强哥,这牟平是想害死你啊。他练过铁头功脑袋比锤子都硬,你千万不要和他撞啊。这把我们认输了,我们不和他玩了。”

“兄弟。如果我死了就是你害的。如果你不那么傻比,我们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麻烦。”听了浩南哥的话,强哥看着他冷冷的笑了。

“强哥,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那么傻比了。”浩南哥说。

“不过,兄弟就是用命来保护的。就算我为了你死了,我依然无怨无悔。”拍了拍浩南哥的肩膀,强哥的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我们。是过命的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