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神与禅/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又是一个月,在每天死过又重获新生一般的训练中,我的速度、反应力、判断力和爆发力等各种能力全都变得越来越强了。而我除了十四个小时以上的体能训练外,我每天还有大约四个小时时间要用来学习各种语言。

用手接住一粒粒飞来的瓜子,我的脸上露出微笑突然将手中的瓜子抛了回去。只看见对面一阵手忙脚乱,我神情严肃的对织田青司深深鞠下一躬说。“织田大哥,请您用更残酷的训练方法折磨我吧。”

“一个月的时间,你的实力已经堪比八名上忍。能有这样飞速的进步,你已经十分成功了。”织田青司微笑着看着我说。

“织田大哥,请您用更加残酷的方法训练我吧。拜托了!”我认真的再次深深鞠了一躬。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愿意成全你的愿望。”织田青司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带着我走到一处大山。织田青司指着那山上流淌而下的瀑布说,“王洋,你知道禅吗?”

“禅?”我吃惊的看着织田青司。

“是的,禅是一件比较深奥的东西。每个人的思想不同,他们对禅的理会也会不同。我们最伟大的第一剑圣宫本武藏前辈曾经在瀑布下面静坐了七天七夜,当他从瀑布中走出时他悟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而他,也因此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强的剑圣。”织田青司看着眼前流淌的瀑布说。

“织田大哥,您也在这瀑布下面静坐过吗?”我问。

“是的,我如宫本武藏前辈一样静坐了七天。”织田青司微笑。

“我去,那么你一定很强吧。你的实力,一定是我们帝国最强的高手了吧?”我问。

“我是神皇的子孙,我不会让我的祖上蒙羞。”织田青司微笑。

“我是你的兄弟,我也不会让你蒙羞。”想了想,我噗通一声扎进了河中。接着,向那飞流直下的瀑布下面游了过去。

山很高,水流很急。坐在瀑布下面,被倾泻而下的瀑布猛砸我的身子顿时有点吃不消了。

一阵隐约之中,我似乎感觉到了这情景又是说不出的熟悉。我好像来过这样的地方,好像和一群同生共死的兄弟也进行过这样的训练。

但是,具体的画面我却怎么想都想不出来了。感觉那像是一个梦,明明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或许。那真的是一个梦吧。

我只记得梦中的我也在这样一个瀑布下面修炼过,只是那个瀑布没有这个大。时间,也没有在这里静坐的长。

梦中的那个瀑布,河水落下的压力大概有一吨重。而这里,却远远的超过了那里。压力,大概达到了五吨。

就坐在瀑布下面坚持着,很快我变得有点坚持不住了。感觉身子被瀑布击打得疼痛无比,有好几次忍不住想要晕倒从石头上落入河中。

但是织田青司已经坚持了七天,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一样能够做到。

渐渐的。我忍不住痛苦的大吼了起来。身子变得酸软无力,我努力的运气提起一丝丝真气来抵御瀑布带给我的压力和瀑布中的寒气。咬着牙,我痛苦的大吼着,“织田大哥能做到的事情,老子也一样能做到!”

禅,究竟什么是禅?是努力的想一件事情吗?努力的去思考某些需要我专注的问题吗?

那么。我是谁?我真的是王洋吗?我是织田青司所说的那个社会大哥吗?是被我的兄弟害得险些身死的那名大哥吗?

头越来越痛,越是去思考这些事情我的头越来越难受。

只感觉大脑变得麻木,我的身子也渐渐变得麻木。痛苦的坐在瀑布下面。由我的眼中突然流下了滚滚的热泪。

我哭了?我受不了这样的痛苦哭出来了吗?是我的本性吗?我本来就是一个容易落泪的男人吗?

我,不是黑龙会的骨干份子王洋吗?一个坚强的男人,不是不应该哭的吗?

就不断思考着一个个问题,渐渐的我的思绪深深陷入了那混乱的问题之中。

呼吸开始变得均匀平缓,我如睡着一般陷入了无尽的思考之中。只要去分心思考别的事情,我相信我一定能坚持着在这瀑布下面坐上很久很久。

但是,我发觉这些问题都是毫无意义的。我真正要探索的,是什么是禅。

禅,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它能带给我什么样的好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突然感觉到心里发出滴答一声变得清透起来。

闭着眼睛,在我的心中是浩瀚的宇宙。而我头顶上的瀑布如那宇宙中的银河一般,它流淌在我的心头竟然使我变得十分的舒适。

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睁开眼睛。我处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之中。闭上眼睛,我又会处在另一个世界之中。可能我们每天看见的都是不同的世界,可能每一天都是我们新的一生。而我们要做到的,就是摒弃心中的一切杂念。抛开所有烦恼忧愁,积极的并且有意义的去度过我们的每一天。

善,莫名其妙的。在我的心中冒出了这样一个字眼。织田青司说过,每个人坐在这瀑布下面都会悟到不一样的禅。难道善字,就是我心中悟到的不一样的禅吗?

一瞬间,那个善字仿佛解剖成了无数个符号。它在我的心中不停的旋转,不停的组成一个个新的美好的字眼。

而在我外面的世界,此时已经渐渐聚起了越来越多的上忍、武士和黑道高手。

“第五天了,王洋竟然在这瀑布下面静坐了五天了?”有上忍吃惊的说道。

“这瀑布很高,水流落下的压力高达五吨。即使是受过训练的下忍在这下面坐上三分钟,他也会忍不住压力的痛苦跌入河中。但是,王洋先生竟然在这里坐了五天?”

“王洋先生,果然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啊。”

“呵呵,才只是五天而已。织田社长曾经在这里坐了七天呢。只有织田社长才是真正的男人,他一定不会超过织田社长的。”有武士冷笑。

在我的心中,我理解着我所谓的禅。而在我身子外面的世界,此时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大的轰动。

人变得更多,贼王、杰克和金明哲等黑道高手全都黑压压的聚在了岸上。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一名瘦小男子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还有两个小时就要第七天啦,王洋先生马上就要超过织田社长的啦。谁快点告诉王洋先生一下,不要超过织田社长的啦。他是黑龙会的老大。不然被他超过了会很没有面子的啦。”

“呵呵………”听了瘦小男子的话,杰克的脸上露出了冷笑。

“怎么了啦?王洋先生是我们的朋友了啦,金明哲先生不如你帮帮王洋的啦!功高盖主,会引起织田社长反感的啦。”看见大家只是冷笑却不说话,瘦小男子想了想捡起了一块石头。

“不要打扰王洋静坐,他现在已经入定了。这个时候打扰他,会很容易让他走火入魔的。”贼王突然拦下了瘦小男子。

“贼王先生,我是为了王洋好啦。织田社长不简单的啦,你看看织田社长的脸色已经变了啦。”瘦小男子无奈的说。

“哎。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由着王洋去吧,可能他早晚会干掉织田社长吧。”微笑着,贼王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

“已经第十天啦,王洋会不会死了啦!?”第十天时,瘦小男子的眼圈变成了深深的黑色。而整个梦中国度的人全都来了,就连李秀珍都咬着嘴唇翘首向我这边看来。

“社长,已经十天了。王洋,他会不会真的死了?”川岛光子面色凝重的说。

“他没有死,他依然在参禅。”呼吸说不出的浓重,织田青司的脸色也变得说不出的难看。

“社长,王洋已经超越了您和宫本武藏前辈。我只以为重生之后的王洋天资聪颖,但是没有想到他的资质会强到这种地步。要不要,我们将王洋………..”面色凝重,川岛光子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只有我们大和民族才是最强的民族。”织田青司脸色难看的说。

“王洋睁开眼睛了,他没有死啦!”一边,瘦小男子突然惊喜的大叫起来。与此同时,所有人的呼吸全都变得急促起来……….

这一刻,他们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王洋由瀑布中站了起来。

“王洋,他已经达到了神级的境界。”眯起眼睛,在场的一名火影级高手轻轻舔舐了一下嘴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