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洋哥,真的是你吗?/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已经火烧眉头了,看见阴险和猪油贵像是朋友一样聊天让我又觉得生气又觉得好笑。一脚踹倒一名混子,我抓起一把椅子就狠狠向猪油贵砸了过去。

那猪油贵也不是普通人,看见我将椅子砸向他吓得赶紧退出了门外。接着在外面大叫,“落在我猪油贵的手中,你们所有人一定死翘翘啦!”

“要死也是你先死!”

阮大勇勇猛。一拳打倒了一大排混子,阮大勇立刻向猪油贵冲了过去。但是当他才冲到猪油贵的面前时,由走廊两侧立刻冲来数不清的混子扬起片刀向他砍去。

“吗的!”怕被他们砍伤,阮大勇立刻向后一滚退了回来。

门口,猪油贵看着我们大笑,“跟我们斗,我们弄死你们啦!”

“滚!”又举起一张桌子,战狼狠狠向他扔了过去。啪的一声巨响,这一次站在外面的猪油贵不敢说话了。

“阮大勇,走廊是不是有很多人?”一把抓起了阮大勇,我满头大汗的看着阮大勇问。

“恩,黑压压的全是人。”阮大勇说。

“我们跳下去!”听了阮大勇的话,我立刻抄起一把椅子砸碎了宾馆的窗户。

“洋哥啦,你是不是在开玩笑的啦!?就算我们是武林高手,从四楼跳下去也一定死翘翘的啦!”向楼下看了一眼。阴险哥的脸色更加苍白。

“就算我们是武林高手,我们也不可能打得过上千人啊。跳下去我们还有活下来的机会,不跳下去就只能被他们乱刀砍死了。”我看了看楼下觉得头晕,然后咬着牙齿看向了阴险哥。

“那好啦,你跳我就跳啦。”阴险哥脸色苍白的说。

“好,那我跳了,你们一定要跟着我跳下来。千万别害怕,不然你们一定要被他们砍死了。”点点头,我眼睛一瞪就向楼下跳了下去。

只听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还没有等我来得及害怕我就落在了一个面包车的上面。面包车的玻璃一瞬间被我砸得粉碎,顺着那强大的惯性我又由面包车上滚落到了地上。

差点没把我的脊椎骨挫断,就躺在地上我很快就看见一个人从高高的四楼跳了下来。

“啊!!!!!”伴随着一声惊恐的大吼。那人如我一样落在面包车上又滚到了地上。

看见阴险哥真跳下来了,我吃惊的看着他说,“亲,你还真跳下来了啊?”

“不跳下来就要被他们乱刀砍死,还是跳楼更划算一点啦!”阴险哥脸色苍白的看着我说。

“啊!!!!!”噗通一声,很快又从楼上落下来几个人影。

看见他们接二连三的落在地上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我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去拉他们,“明哲、大勇、华先生、战狼、阿三哥、德猜,你们都没事吧?”

“我的腿断了。”华先生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说。

“没事。我背你!”咬着牙齿,我立刻蹲在地上让华先生爬到了我的背上。

“谢谢你。”爬到了我的背上,华先生的语气中透漏着感激。

“还有两个人,我们再等等他们。”清点了一下我们的人数,我立刻向楼上望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在楼下等了两分钟那两个兄弟仍然没敢跳下来。看见不少混子已经从宾馆中冲出来了。战狼咬着牙齿骂了一句该死。

接着我们看见猪油贵由窗户处伸出了肥硕的脑袋看我们,我们都知道那两名兄弟一定是因为不敢跳被他们砍死了。

虽然都是高手,但是就算遇见人多势众的混子我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人越来越多。看见黑压压的混子们从宾馆冲出来想砍死我们我立刻大声说,“不等了,我们快走!”

“我要给他们报仇!”阮大勇红着眼睛大吼。

“快走!”战狼一把拉住了阮大勇的胳膊。

和阮大勇还有战狼他们不断的奔跑着。我们身后黑压压的混子开始被我们甩得渐渐远了。红着眼睛,阮大勇一把甩开了战狼抓着他的手大吼,“如果是我被他们砍死了,你们是不是也会不管我选择逃走?”

“大勇哥不要发脾气啦,我们都是义薄云天的江湖儿女啦。”阴险哥立刻大着舌头向他解释。

“呵呵,真的吗?”阮大勇冷笑。

“大勇。你不要生气。我们都知道你脾气暴是个热心肠的好人,也是一名很好的兄弟。但是你已经看见了,如果我们不跑就要被他们乱刀砍死了。我们全军覆没了。由谁来给我们的兄弟报仇?”华先生冷静的对阮大勇说。

“吗的,那也不能丢下他们不管啊!”阮大勇说。

“我回去救他们!”想了想,我突然停下了脚步。

“脱线啦,这个时候你回去救他们岂不是去送死?快走啦,不要在意大勇哥的气话啦!”阴险立刻拉住了我。

“不,我是真的要回去救他们。而且猪油贵就在那里,如果运气好的话我还能抓住猪油贵打听到梁斌的下落。战狼你背着华先生,我去救我们的兄弟。”说着,我将背上的华先生交给了战狼。

“王洋,请你不要胡来了好吗?”金明哲也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没有胡来。”我说。

“王洋,算了吧。是我说错话了,我不该说那种气话。别救了。就算我们回去也来不及了。就走吧,我们回头再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阮大勇攥紧了拳头。

“不,我是真的要救他们!”我瞪大了眼睛。

“救不到啦。我们可能要真的全军覆没啦。”拽了拽我的胳膊,阴险哥向我们的正前方看了过去。

吃惊的回头看了一眼,我的心也不禁在这一刻砰砰狂跳起来。

只见正前方突然再次跑来黑压压的混子,他们人数很多黑压压的最少有五百人。而我们的身后那些混子也越来越近了,看见我们被围住了猪油贵嘿嘿一笑放慢了脚步。

渐渐的,我们八名兄弟已经被两边将近上千人围在了深夜空旷的大街。

“阴险哥,你不该回国的。”微笑着,猪油贵从口袋中掏出一支雪茄点燃。

“你以为我想回国吗?是黑龙会让我回来的啦!猪油贵,你不要欺人太甚啦。如果让我们逃出去了。我们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啦。”阴险哥脸色严肃的看着猪油贵说。

“哈哈,真是笑话。”冷笑着,猪油贵深深吸了一口雪茄。

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被上千名混子围着,我们警惕的看着他们等待他们发动进攻。

汗水一点点由脸颊流下,但是等了好几分钟我看见他们仍然没有动手的意思。

吃惊。我问阴险,“他们怎么还不动手?”

“一定是在等待某位大人物啦,猪油贵现在只是梁斌的手下啦。”阴险哥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面纸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哦?”听了阴险哥的话。我突然看见一辆车子由远处开了过来。

大灯刺眼,当车子越来越近时我们忍不住用手去遮挡大灯刺眼的光线。心里也是非常的紧张,当车子响起开门声的时候我们全都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

看见车子中走下的人。猪油贵连忙露出谄媚的神情迎了上去,“喇叭哥,浩南哥。你们来了?”

“浩南哥?是铜锣湾的扛把子浩南哥吗?”阴险在我身边嘲讽那名字。

“不知道。”我轻轻摇了摇头。

就看见猪油贵口中的喇叭哥和浩南哥摆了个极其装逼的造型,尤其是那浩南哥还华丽丽的转了个身摘下了脸上的墨镜。

接着他们大步向我走了过来,由眼中流下了滚滚的热泪,“洋哥,真的是你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