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开挂的阿三哥/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神级的高手。”惊讶的看着我,就连强哥的脸色也有些白了。

“不可能,怎么会有和洋哥一模一样的神级高手?就算他是真的洋哥,真正的洋哥也不可能有神级的实力啊。这个人,他到底是谁!?”脸色凝重,残忍从地上爬起来眼睛一直盯着我看。

“脱线啦。这个人是真的洋哥啦!不是一省的皇帝,王洋吗?”一边,阴险哥忍不住叫了一声。

“哦?”听了阴险哥的话。残忍忍不住笑了。笑着,残忍冷冷的看着阴险哥说,“大舌头,请问你们是在考验我们的智商吗?”

“你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讲啦,这个人真的是洋哥啦!如假包换的洋哥啦,是你们东北的皇帝啦!”阴险看了一眼踩雷的金明哲,然后认真的向他解释起来。

“呵呵………”冷冷的看着我们,残忍的眼睛突然红了。接着,残忍发出了一声大吼冲了过来,“我要给洋哥报仇,我要杀了你们!”

“真会做戏。”看见残忍再次冲了上来,我冷冷看着他一脚向他飞了过去。

因为之前对我的轻视。所以残忍被我一招就给打伤了。重新再打时,残忍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并且步步为营了。他人很聪明,只要是和打架有关的东西学起来特别快。和我打架时也有点不按套路出牌,我的头发短他就总想拽我耳朵。怕一脚无法将我踢伤,他就专门往我的那里踢。打架时嘴巴还总是在蠕动,看起来就像要随时向我吐痰一样。

我和残忍动手了,阿三哥、阮大勇还有阴险哥也和强哥还有他们的手下动手了。因为金明哲的脚踩中了地雷,他怕地雷爆炸就一直没敢乱动。而这时人群中走出一名眼镜片很厚的青年,他和金明哲好像在小声交谈着什么。

“假货,今天我不杀了你我残忍誓不为人!”一声大吼,残忍攥紧拳头狠狠向我打了过来。

“臭傻比,你们这些叛徒少装出对我忠心耿耿的样子了。看着不恶心吗?”冷笑,我也攥紧拳头再次向残忍打了过去。

当拳头向残忍打过去的时候,我看见残忍明显愣了一下。对他一点没有客气,我一拳打中他的胸脯又一记连环脚将他踹得飞了出去。

然后快速跑向金明哲问,“明哲,怎么才能把你救出来?”

“这是89式反步兵地雷,只要我踩在上面的压力小了地雷就会立刻爆炸。但是如果有你帮着我,我想我应该不会被这地雷炸伤。我数三二一,我们两个人同时用力。你助我一臂之力拉着我离开这地雷。”

“好!”

“三,二,一!”当金明哲数到一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眼神同时一变。接着我用力猛拉金明哲一把,金明哲借着我的力气也同时向我飞了过来。

轰隆一声巨响,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浪我和金明哲同时飞了出去。然后重重落地。我们两个爬起来同时各自抓起一名混子扔了出去。

“阿三哥、大勇、阴险哥,我们快走!”一把举起一张巨大的赌桌,我将那赌桌向和阮大勇纠缠的强哥扔了过去。

“我草你吗!”快速向一边闪躲。强哥愤怒的骂了我一句。

“快走!”

看见阿三哥从身上扔出了一团毒蛇,我们五个兄弟快速向赌场外面跑了出去。在我跑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只看见强哥正扶起残忍对他说着什么。而残忍眼神古怪的看着我轻轻的摇头。

残忍,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刚才和我打架时会突然放水,他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着这些时。我的头又忍不住疼了。然后跑进电梯,我们五个猛按电梯迅速关上了电梯的门。

就看着电梯的数字不断闪烁,我忍不住再次思考了起来。

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全相信自己就是一省大哥王洋了。织田青司、龙袍,还有很多人他们都说我是一省的皇帝。如果我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我想织田青司也不会对我这么好。

那么,我和残忍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为什么他们对王洋的感情都很深,他们却全都嚷着我是假货要杀掉我?

如果我们以前真的是兄弟的话,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我就是真正的王洋。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们是故意这么说想杀死我吗?

咣!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我们的电梯突然剧烈一晃停下了。

心里一下变得紧张,阮大勇大吼了一声开始奋力去砸电梯的门。接着他咬着牙齿用双手死死扒住了电梯的两扇门,随着他不断的用力那电梯的门被他硬生生的扒开了。

但是,映在我们眼前的只有一面墙。

“他们把电梯停下了,这里是七楼和八楼之间。我们,被困在电梯里了。”看了一眼电梯上的数字,金明哲的头上流下了不少汗水。

“大事不妙啦,我们在这些地头蛇的地盘上打不过他们啦!他们又有金牌打手,又有炸弹专家。还有一名聪明的军师。我们要被他们全军覆没啦!”阴险哥也显得十分着急。

“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不断猛踹电梯四壁,阮大勇显得越发的焦躁不安。

“很简单,我们只要从这里爬出去就可以了。”阿三哥淡定的笑了。

“他说的什么?”阿三哥很少说话,看见阿三哥说话了阮大勇问我。

阴险、阿三哥、阮大勇和金明哲,他们都是活跃于本地和国际的著名犯罪份子。因为经常要和外国人打交道,所以大家都同时掌握着几门外语。例如阴险。他是红空本地人,他自己就会说广东话、普通话、英语和印度四种语言,也是环境不同,他们那里有很多阿三哥和百人。

大家在一起能够用各种语言沟通,不管他们说的什么到了我们脑子里都会转化为自己最熟悉的语言。但是阮大勇不懂印度语,阿三哥也不懂得印度语。所以他们两个说话的时候。大多是我们在帮着他们翻译。

“他说很简单啦,只要我们从这里爬出去就可以啦。”阴险哥擦着头上的汗水为阮大勇翻译。

“爬出去?这里有地方可以爬出去吗?”阮大勇吃惊的仰头看去。

“当然可以,只要我们打开上面的换气孔就可以爬出去了。”阿三哥微笑。

“………….”听了阿三哥的话。我们几个的眼神全都变得古怪起来。看见阮大勇一脸迷茫的表情,我指了指上面做出了一个爬的动作。

“………….”阮大勇的眼神也变得古怪了。

“很简单啊,你们学着我的样子爬出去就可以了。”微笑着。阿三哥让我抱住他拆开了上面的一块铁板。接着,他伸出一只手向上面抓去将脑袋也伸了出去。

“………….”看见阿三哥真的要爬,阮大勇的眼神变得更加古怪了。

“大勇哥,那个换气孔超级大啦。”

“是很大。”咕咚一声,阮大勇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其实那个换气孔很小,小到只能钻出去一条狗而已。而且大狗都钻不出去。只能钻出去一条小泰迪那么大的狗。

但是阿三哥就那么爬出去了,他的身体就像没有骨头一般像烂泥一样爬出去了。爬出去后,阿三哥还真诚的伸出手对我们说,“你们也爬吧,很简单的。”

“阿三哥,你在开玩笑啦?你会瑜伽的功夫,我们可不会啦!你走啦,我们还是投降的好啦。”说着,阴险哥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蹲在地上将双手抱在了头上。

看见阴险哥投降了,我心想在人家地盘跟人打架就是吃亏啊。叹了口气,我看了一眼电梯中的摄像头也抱着头蹲在地上投降了。

“我会来救你们的。”阿三哥说。

“好,我们等你。”我无奈的点点头眼神中写满了哀伤。

哗啦一声,电梯重新动了。当电梯打开的时候,我们看见外面正站满了上百名混子拿着各式长枪短枪对准了我们。

“有一个阿三哥跑掉了吗?”由人群中走出一名笑眯眯的姑娘,她看着我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好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