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金玉满堂/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名青年,分别是梁斌、大力、认真、阮大勇和浩南哥。看见这熟悉的五名兄弟,我立刻忍不住站起来紧紧抱住了他们。接着,我摸了摸梁斌胳膊上的绷带吃惊的问,“梁斌,你的手怎么了?”

“呵呵,被刑天给打断了。不过他也没好到哪去,被我打断了小腿。”微笑着。梁斌晃了晃被绷带吊着的胳膊。

听了梁斌的话,我忍不住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而阴险哥和织田爱一样,他们脸上的神情也是说不出的惊讶。

“你,大概就是洋哥的徒弟吧?我听说你练的是少林七十二门绝技?”阴险哥问。

“是,洋哥只练了一门外功,我脑子笨些练了七十二门。”梁斌微笑。

听了梁斌的话后,这让阴险哥脸上的神情更加古怪。就死死盯着梁斌,阴险哥脸色难看的说。“功高盖主啦,刑天、青花、织田爱,他们三个现在可是武林三大高手啦。可是你竟然能和刑天打得难分高下,这说明你和他们的实力一样强啦。梁斌,快点装出很弱的样子。不然,你一定会被小人嫉妒的啦!”

“小人,谁是小人?”吃惊,梁斌有些不懂他话中的意思。

“他说的小人是我。”就站在阴险哥的旁边。我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啥?”梁斌更加发懵。

“阴险哥,你他吗的是不是有毛病啊?梁斌是我的徒弟,他也是我的好兄弟。他厉害了,也就是说明我们厉害了。吗的,我的徒弟厉害了我嫉妒什么?你有病啊?你把我当成织田青司了?”我没好气的看着阴险哥问。

“嘿嘿,我是怕他抢了你的戏份啦。”阴险哥坏笑。

“呵呵,我看最近抢我戏份最多的人是你好吧?三炮,你下次再看乱说话我就把你发配了,让你尝尝一点戏份都没有的感觉!”脸色微愠,我没好气的燃起了一支香烟。

“洋哥不要啊,我可是你最忠心的兄弟!”听了我的话,阴险哥赶紧求饶。

“行了,我们坐下聊吧。”我说。

几个兄弟很快坐下,我看着对面的爱徒心里又是一阵喜欢。记得刚认识他时他还很弱,每天都被乡里的小混混欺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变得越来越强了。他不怕辛苦,现在竟然成长为举世无双的高手了。

织田爱、青花、刑天、梁斌、苏赫巴鲁,这五个人现在算是当世最顶尖的五大高手。也许这江湖上还有着许多不世高手,但是现在最出风头的就是他们五个了。而刑天是神组的人,苏赫巴鲁自成一派。剩下的三大高手。竟然都被我王洋所拥有。

心里不禁涌起了一阵强烈的成就感,我知道我心中的预感可能真的要成真了。那是当初见到安家的风光后,在我的心里涌起的一个小小念头。那时我就在想,也许以后我们会不会也变得像安家一样强大。我一直都不是一个人,我能有今天也全靠着我身边这群如狼似虎的兄弟们。

虽然这一年多的时间中,我每天都在神组的追捕下惶恐度日。但是不知不觉中,我们的实力也同时变得更强了。我们的势力,也变得更加臃肿庞大了。跟着我的这群兄弟们。这些人中现在不管哪个走出去都是名震江湖的好汉。我们已经开始开枝散叶,不断生长出一个个枝头结满了果实。现在的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团伙了,我们已经逐渐成长为了一个家族。他们,都叫我们为王家。

不管是我的兄弟,还是我。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越来越复杂的背景。我是绝世高手青花的丈夫,是黑道大小姐陈珂的弟弟。是将门安家的女婿,是黑龙会未来掌门人织田爱的男朋友。还有韩丹,她会在我们王家未来的生意上起到重要的作用。赵世熙,她也会帮我解决那些生活上的小麻烦。还有冷燕,他是我儿子的师父。还有我们未来军阀的身份,这些身份中无论哪个名头都绝对能让江湖中人对我们畏惧三分。

成功了。我们就要成功了。我答应过陈珂,我要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如今的我很快就要位极人臣,达到一个人生的巅峰。九五之尊的那个预言,竟然正在悄声无息中逐步的实现。

可能。我真的会变成预言中那样吧。

想着这些,我忍不住兴奋的攥紧了拳头。而我,并没有意识到兄弟们正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目光看着我。

“请问,洋哥的表情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丰富?”阴险哥不断的眨着眼睛问。

“他又在意淫了,我们已经习惯他这样了。”大力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

“嘿嘿,他该不会在意淫小老婆吧?”阴险哥坏笑。

“谁知道了。”梁斌也是撇撇嘴巴。

“喂,洋哥,这里最好吃的特色菜来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们先吃东西吧。”阴险哥用力的摇晃我。

“什么?”心里还做着我的春秋大梦,被阴险哥一拽我这才回过神来。

“吃东西啦,我点的美味都已经到了啦。”阴险哥一个劲的对我眨眼睛。

听了阴险哥的话,我这才发现他端来的菜都被服务员送上桌子了。而我。看着那一道道丰富的菜肴很快皱起了眉头。

“我草,这些东西能吃吗?”浩南哥和我一样皱起了眉头。

“很好吃啦,我以前来过这里吃过一次啦。味道,绝对是人间美味啦。”阴险哥大着舌头说。

“呵呵………”听了阴险哥的话,浩南哥拨了拨飘逸的长发。

“吃啦,难道你们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害怕啦?不要怕啦,只有没见识的人才会怕吃这些东西啦。放心啦,我用我的人品保证一定很好吃啦。”阴险哥不断的哄劝我们。

可能是阴险哥提到了见识二字,这两个字一下就激起了浩南哥装逼的欲望。轻轻抚弄一下飘逸的长发,浩南哥不禁一脸阴沉的燃起了一支香烟。

接着,浩南哥拿起一双筷子面无表情的拨了拨一道菜说,“绿豆蝇。请问你吃过吗?”

“这个倒是没有。”阴险哥说。

“呵呵,我吃过。”浩南哥默默的笑了。

“辣么厉害?请问绿豆蝇是什么味道的呢?”阴险哥吃惊的问。

“呵呵,还算可以吧。翔,请问你吃过吗?”浩南哥又问。

“岛国的黄金餐啦,我听说过但是一直没有吃过。”阴险哥说。

“呵呵,我吃过,小时候被人打时有人喂着我尝了一点。味道,还算不错吧。”保持着高冷的表情,浩南哥夹起一直拨弄的菜放到了嘴里。接着,他十分吃惊的说,“这道菜不错啊,这是什么菜?”

“金玉满堂啦。外酥里嫩很好吃啦。浩南哥你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有出息啦!”阴险哥立刻竖起了大拇指。

浩南哥这人喜欢装逼,最见不得人拍他马屁。而阴险哥是个最喜欢拍人马屁的主,一条大舌头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

两个人就这么一吹一捧。浩南哥开始不断吃起了桌子上的饭菜。而看见浩南哥吃的这么香,大家都忍不住拿起筷子尝了起来。

一边吃着,浩南哥一边称赞桌子上的饭菜说,“很好吃啊,我草,和我以前在北海路吃过的一个味儿。”

“那是北海道,你真的去过吗?”我没好气的问。

“别说话,咱们好好吃饭。”浩南哥狠狠瞪了我一眼。

“哎……….”吃了几口。阴险哥突然不吃了。

“阴险哥,你怎么不吃了?”看见阴险哥如此烦恼,浩南哥吃惊的问。

“换厨师了,不太好吃。你们吃吧,我不想吃了。”阴险哥叹了口气。

看见阴险哥不吃了,浩南哥想了想也板起了脸十分深沉的说,“怪不得,我觉得这味道比以前差了点。总是感觉这些菜勉强可以入口,原来是换厨师了。”

“草你大爷的,你快别装逼了。这些菜都很贵啊,阴险哥这狗曰的不吃咱们给打扫了吧。阴险哥也挺差劲的,把我们领到这地方竟然不吃了。阴险哥,我这是一次陪你吃冲也是最后一次。你把我们领到这地方自己不吃了,下回我王洋再陪你吃我不是人!”心疼这桌昂贵的菜钱,我拿起一个油炸蝎子就塞进了嘴里。

“是真的难吃啊,我阴险哥虽然是个吃货但是我很挑食的。换厨师了。我真的不吃了。”阴险哥看见我生气了,他也显得十分无奈。

“恩,吃完了就赶紧走吧。这些菜真贵,大家别浪费了。”拿起桌子上的清单看了一眼。我看见光是金玉满堂那道菜就五百多。也因为这菜最贵,浩南哥吃的比谁都多。

很快,我们几个兄弟还有织田爱把桌子上的菜吃的差不多了。而浩南哥吧嗒吧嗒嘴巴十分不屑的看着阴险哥说,“阴险,该不会是你害怕了吧?这鞋子、蜈蚣、知了什么的看着挺恶心,其实吃起来倒是挺香的。嘿嘿,你一定是害怕了故意找借口才说不吃的吧?”

“不,是真的难吃。”阴险哥脸色难看的要命,显得十分失望。

“呵呵。”听了阴险哥的话,浩南哥笑了。又看了看金玉满堂剩下的底子,浩南哥干脆端起盘子用舌头舔了个干净。然后说,“这几道菜里面是啥我都能吃出来,但是这金玉满堂里是啥咋吃不出来的?换了厨师,味道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吧?你也吃出来换了厨师了吧?”阴险哥的眼睛亮了。

“是啊,这里面到底是啥啊?吗比的,下回我还得来吃几回啊。”浩南哥说。

“是绿豆蝇和翔的宝宝啦。”阴险哥撇撇嘴巴,然后点燃了一支雪茄。

“绿豆蝇和翔的宝宝?那是啥东西啊?”浩南哥有点不解。

“…………..阴险哥,我草你大爷!”捂着嘴巴,我立刻冲到外面吐了起来。接着,我看见认真、大力和织田爱全都脸色难看的冲了出来,只有浩南哥和听不懂汉语的阮大勇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