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华清/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是谁?”枪冰冷的抵着我的脑袋,我的身后同样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我是我。”感受着后脑上的凉意,我悄悄将手伸向了自己的怀中。

“你是王洋的人,还是神组的人?”身后冰冷的声音问我。

“都不是,我只是个普通人。”知道站在身后不是神组的人,我放心了。

“不,你不是一个普通人。你手腕上那款价值二百二十万的劳力士手表,已经出卖了你的身份。你不止是一个有钱人,还是一个很有地位的有钱人。而现在神组的人和王洋的人已经准备在这里决战,这里除了我们华清就是你们两大势力最强。神组的人一定戴不起二百多万的手表,你不是王洋最差也是王洋团伙中的一个头目。请问,你是王洋?还是梁斌?还是王晨啸。或者是其他人呢?”身后那声音冷冷的问我。

听了身后那人的话,我不禁佩服起他的心思缜密。接着,我忍不住笑了笑说,“你确实很聪明。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不过,只凭一块普通的手表就判定我是王洋的人未免太武断了吧?难道,我不会是一个有钱的毒枭吗?”

“不,你不是。如果是国外的毒枭。他们大概会佩戴一块百达翡丽手表。而国内的毒枭,他们除了佩戴手表外还会在手腕上加一串成色不错的核桃。而你只戴了一块劳力士手表,这说明你们还是一个刚刚崛起的新贵。你们还不懂得花钱,还不懂得如何像一名真正的有钱人一样去享受。”身后的声音笑了。

“呵呵,你想说我们是一群暴发户是吗?”我笑了笑说。

“倒不是,这是没有人会将这么昂贵的手表当成一块普通的手表去佩戴。你的表链上有许多划痕呢,这说明你们经历过许多不同寻常的事情。”身后的男人说。

“恩,我是小喇叭,你要杀了我们吗?”我问。

“你是神级的高手,即使我用手枪抵着头也无法杀死你。”身后的男人笑了,接着抵着我后脑的冰冷感消失了。

当那冰冷的感觉消失之后,我立刻猛的转过身子抽出了怀中的手枪。但是我的身后竟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仿佛刚才跟我说话的男人就像走进我梦中的男人一样。

额头上不禁流出冷汗,我想了想抱起地上死去的男人对强哥说,“他们说他们叫华清,回去以后叫小喇叭查查他们是什么来路。”

“好。”想起刚才那诡异的男人,强哥也不禁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和强哥两个人走回旅店,我看见兄弟们已经都睡醒了。他们正在安慰那对母女,当那女人看见我怀里的男人后立刻哭晕了过去。

“洋哥,你觊觎这里姑娘的美貌把她的老公干掉了?”浩南哥吃惊的问我。

“草你大爷,你他吗的有病啊。”心情不太好,我立刻愤怒的对浩南哥咆哮起来。

被我无缘无故一顿神喷,浩南哥吓得赶紧抱住脑袋蹲在了地上。而我想起刚才那男人心里还有点憋气,问一边的小喇叭说。“华清,你知道吗?”

“是华清?”听了我的话,小喇叭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来路?”我问。

“洋哥,你惹上他们了?”看着我,小喇叭的脸色变得煞白。

“倒没有惹上他们,只是遇见了他们而已。挺神秘的,说了几句话他们就走了。”我说。

“什么,居然遇见了华清啦。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犯罪团伙啊。”阴险哥突然接过了话。

直到此时,我因为拉肚子两条腿还有点发软呢。而我看见阴险哥生龙活虎的样子,心里面说不出的声音。然后阴沉着脸,我狠狠瞪了他一眼燃起一支香烟说,“既然你知道华清的话,那么你就说出来吧。”

“华清,这是一个国外的犯罪团伙。他们行事低调,作风严谨。在米国,就算连ICPO也是畏惧他们三分。这些人很厉害的,他们的手段残酷到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凡是有人惹上他们,必将是灭门的下场。以前洪兴有个小弟得罪了华青帮的成员,结果洪兴的大哥当天晚上就带着那个小弟跑去请罪了。怎么说呢。很多大人物都不敢招惹他们啦,包括织田青司啦。洋哥,千万不要招惹上华清啦,这些人比鬼还难缠啦。”阴险哥说。

听了阴险哥的话。我不禁再次想起刚才那个男子诡异的声音。然后想了想问,“他们贩毒?”

“对,贩毒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阴险哥说。

知道了他们的背景,又知道了他们的来钱路子。再想想刚才遇见他们的情景,我已经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然后笑了笑说,“这里有华清的分部。”

“洋哥啦,华清为了做生意在这里一定有分部啦,不少国际上的贩毒组织也有小弟在这里活动啦。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是千万不要去当什么禁毒大使啦。那是这里缉毒大队做的事情啦,不要再去做和我们无关的事情啦。华清,他们真的很不好惹啦。”阴险哥说。

“我知道,这里还真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呢。不过等我们占领三角后。我要断了这条运毒的秘密通道。从今以后,我不允许任何人再在这里贩毒。”想了想,我咬着牙齿说。

“洋哥,你要和钱过不去?占领了三角,我们每年靠贩毒可是有着丰厚的利润呢!”阴险哥吃惊的看着我说。

“呵呵,难道卖大米就不赚钱了吗?以前赵皇帝垄断了我们油城的大米,他光是靠卖大米这一项买卖每年就有几千万进账。如果我拿下了三角这块地方,我卖大米一样不会少赚。”我说。

“洋哥。不要无厘头啦。毒品一克就有好几百块啦,卖大米好几百克才只有一块钱啦。来到了三角就要像那些军阀一样的活着,做人应该合群啦。不然我们赚不到钱不说啦,还要被那些大军阀和世界各地的毒枭弄死啦。这话就当玩笑一样说说啦,千万不要被人听见啦。小心隔墙有耳啦,不然三角的大军阀们一定不欢迎我们啦”阴险哥赶紧继续劝我。

“这事回头再说吧,这个男人还有的救吗?”我看向一边的王晨啸问。

“已经断气半个小时了,他没的救了。而他确实是吸食了过量的毒品而死。只不过他吸的都是假货。”王晨啸面无表情的说。

“假货?”听了王晨啸的话,这让我有些惊讶。

“是假货。”点点头,王晨啸用手指在男人的鼻子上捏了一下。从男人的鼻腔中捏出了很多鼻血,王晨啸轻轻搓了搓将手指拿给我看说。“你看,在他的鼻血中有很多亮晶晶的东西,你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吗?”

“什么?”我问。

“这是玻璃粉,是由玻璃碾碎的粉末制成的。长期注射这种掺了假的毒品。会使人的血液中积满这些玻璃制成的粉末。这些粉末会阻塞人的血管,损害是吸食普通毒品的十倍。看来,今天三角的收成不是太好。”王晨啸面无表情的说。

“吗的,卖这东西还有掺假的啊?我草,他们那些贩毒的不是已经很赚钱了吗?他们还弄这些假货去骗人?”强哥愤怒了。

“呵呵,没有人会和钱过意不去。而吸毒的人,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一旦染上毒瘾这条路,没有人还能完好的轻易从这条路走出来。也没有人会同情他们。更没有人会可怜他们。他们只会一步步堕入地狱的深渊,直到他们永远深深的陷入黑暗之中。”王晨啸冷笑。

“我草,你干什么?喂,你把什么东西吃下去了?”一边。突然传来了残忍的惊叫声。

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已经醒了。而她醒了之后看见自己死去的男人又哭了,她想了想突然将什么东西塞进了嘴里。

心里一惊,我们赶紧跑向那个女人抱住了她。接着,我看见她的鼻子、耳朵和眼睛等出缓缓流出了鲜血。

“她服毒自杀了。”摸了摸女人的脖颈,叶一航吃惊的看我。

“我草,能好好的活着多不容易啊,她怎么会自杀了呢?”残忍吃惊的问。

“因为她家欠了很多钱,而现在她的男人死了。活下去的希望没了,不死她已经没有选择了。”从女人的身上找到了一封遗书,织田爱的眼神显得有些冰冷。接着,她打开了遗书。皱着眉头说,“这个女人明显早就做好了自杀的准备,这封信是她准备了很久的。”

“吗的,好死不如赖活着。她太想不开了。她死了,她的女儿怎么办啊?”拿过织田爱手中的遗书看了一眼,强哥显得有些心痛。

“归根结底还是那些毒贩干的好事,洋哥。不如我们临走之前把这里的毒贩清扫干净吧。”小喇叭想了想问我。

“洋哥,要是做好事我们陪你。那些毒贩太几把缺德了,我们去找到那些卖假货的毒贩。”大力想了想也说。

看见女人死了,兄弟们要去干毒贩。阴险吓坏了,他赶紧劝我们说,“要死啦,自己的事情还没搞定又去多管闲事。卖假货的事情有可能是华清做的,千万不要再去胡乱结仇啦!”

“走时把这个女孩儿一起带走,她将成为我王家的一份子。不过那些人贩毒跟我们没关系,我们管好自己就好了。阴险说的很对,我们应该听他的。开会,我们商量怎么离开这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静静的燃起了一支香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