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我的冰冷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华成杰一部的迅速膨胀,我们在短时间内很难将他们干掉。而冷燕来了,他布下的阵法也使华成杰他们很难干掉我们。

两边就此僵持,我们全都开始向其他方向拓展势力。

而在我们向其他方向拓展势力时,我们两边出现了不同的选择。华成杰一部他们的做法是吞,像一只巨大的蛤蟆一样不断吞食周边的小势力。这使他们的势力变得愈加臃肿,也变得愈加混乱。而我们做的是稳,步步为营小心做好一切。防守。练兵,囤积粮食,去周围帮助穷苦的本地人拉拢民心。

无论是在哪里,只要是打仗受苦的还是百姓。也因为华成杰的吞食,搞得这里的本地人怨声载道。

还有一件好事是,华成杰夺下了华清,但是他并没有夺走华清的财富。华老爷子死时立下了遗嘱,死后一切财产尽归华少爷所有。

就带着遗嘱,华家的律师躲开了华成杰的追杀逃到了我们这里。当律师将那份遗嘱递给华少爷时,华少爷再次哭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哭了。抱着遗嘱,他跪在地上不断的流出泪水。

咬着牙齿,他的眼中露出怨恨的目光说,“王洋,帮我杀了华成杰。从今以后,你需要多少钱我们华家就借给你多少钱。”

虽然华老爷子八十岁了还握着华家的大权不放。这弄得华少爷怨气很深。但是看见遗嘱之后,他知道了,这世界上对他最好的还是他的父母。只有自己的父母,才是真正疼爱自己孩子的。而不管华老爷子做错过什么。他始终是一名父亲。

看见华少爷哭得伤心,我们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燃起一支香烟,我递到了华少爷的嘴里说,“华少爷,节哀顺变吧。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帮你报。”

“呸呸呸,你干什么?”突然,华少爷吐掉了我给他的香烟。

“我擦,我好心安慰你你嫌我埋汰?”我立刻大声问他。

“埋汰?”华少爷听不懂我有时带出的方言。

“你嫌我脏啊?”我问。

“你有病呢,别把你的病传染给我啊!”华少爷说。

“毛线,你才有病呢,我是中了毒啊。我中了毒,我没有病!”我说。

“是吗?”将信将疑的看着我,华少爷捡起了落下的香烟。

“废话,我要是有病我这些老婆不都跑了啊?”我问。

“不可能的,她们对你那么好会跑?”华少爷问。

“是的。如果王洋得了病我们肯定跟他离婚。”青花和陈珂在一边冷冷的看我。

“………….”听了两个大老婆的话,华少爷的眼中露出了同情。

不得不说啊,华少爷的心是真大啊。刚才还哭得特别伤心呢,我们以为他得等几天才能缓过来。但是才没一会儿,华少爷看见我们要去做好事就跟了出来。并且说他是主角,他必须跟在我身边多抢点镜头。

华少爷也是个神级高手,看见他跟着我们大家都没说什么。

这次做好事我们出去了不少人,我、残忍、梁斌、韩丹、乃猜、华少爷和他的律师。除了我们几个。我们另外还带了二十几名兄弟。

去的附近的寨子,我们拿出带来的粮食分给了这里的居民。这里的本地人长得很黑很瘦,个子也都特别矮。因为大战,这里的年轻男人和年轻女人都被华成杰给抓走了,这里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

将食物分给了他们,我心疼这里的孩子抱起他们逗着他们玩。梁斌想了想对我说,“洋哥,这几天我们也走了大概十几个寨子了。看见寨子里的男人和女人都被华成杰抓走了。这里的人都很恨华成杰,我真想立刻就将华成杰干掉。”

“失民心者失天下,华成杰虽然风光但是他坚持不了太久。放心,我一定干掉华成杰让这里的百姓们过上好日子。”我说。

“洋哥。你越来越像一个皇帝了,还是好皇帝。”残忍说。

“我?我当了皇帝也是个昏君,脑子里只有我的老婆。”笑着,我搂住了甜美的韩丹。

“滚!”韩丹狠狠瞪了我一眼。

“吗比的,又欠干了。”听了韩丹的话,我小声骂了一句。

韩丹喜欢骂我,也喜欢我骂她。我都怀疑韩丹是不是有病啊,是一个喜欢被人虐待的小M。在我看她的时候。韩丹狠狠瞪了我一眼对我说,“王洋,你知道我们现在每天要花多少钱吗?”

“别跟我提钱,我闹心。”我赶紧转移话题。

“每天最少要花费一百万美金,就是将近一千万人民币。营地的建筑,海外小岛上的训练,还有我们大家吃饭的钱,这些都是钱。你的脑袋里能不能想点有用的东西,再这样下去我们要坚持不住了。”韩丹恨恨的看着我说。

韩丹是我们的会计部老大,我们的日常支出全都归她管。听见韩丹训斥我了,我没好气的看着韩丹说,“我心里不是想事呢嘛,我也没只想着没用的事情啊。每天愁苦是一天,每天开开心心也是一天。与其上火,还不如高高兴兴的。你说是不?”

“王洋,我借你的钱可是要还的,你别不还啊。”华少爷来了一记补刀。

“知道了,我跟你借多少肯定还多少。”我没好气的瞪了华少爷一眼。

“恩,利息就不用你还了。”华少爷点头。

“我擦,你还想要利息啊。”我狠狠瞪了华少爷一眼。

“当然要利息了,不然投资出去我们华清能赚不少钱呢。哎,我华少爷在国外时可是只跟有钱人一起玩的,真不知道倒了多大的霉交了你这样的穷鬼朋友。”华少爷叹气。

“滚犊子,还不如你们华清内部乱了。要不然我们用花钱买飞机啊?吗的,一晃叶一航他们走了十天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几个兄弟闲聊了一会儿,我的心里开始愁钱的事了。我不能卖毒品害人。只能种植粮食赚钱。但是现在还在打仗,我们根本没法好好种植粮食。钱,这实在是个伤脑筋的问题啊。

想了想,我问身边的乃猜,“乃猜大哥,你们平时除了卖毒品还靠什么赚钱啊?”

“征税。”乃猜说。

“征税?”我吃惊的问。

“是的,虽然我是一名将军,但是我的手下生存着上百个山寨。我除了带着他们种植罂粟为生。我们每年还会向他们征收一定的税务来保护他们。现在你们也算是北部的领主了,你们这里有几十个山寨也不算少。如果缺钱的话,你们也是可以靠征税来提高自己的收入的。”乃猜说。

“征税,那是不是和收保护费差不多?”我问。

“可以这么形容。”乃猜点头。

听了乃猜的话。我忍不住看向村子里的老弱妇孺们。看着她们可怜的样子,我哪里忍心跟她们收税。

然后我叹了口气说,“收税就算了吧,还是别跟她们收税了。等我们这里什么时候稳定了,大家赚的钱多了再说吧。”

“呵呵,就怕华成杰不这么想。”乃猜说。

“为什么?”我问。

“你看那边。”乃猜冷冷的向寨子入口看去。

听了乃猜的话,我们顺着乃猜的目光向寨子入口看去。只见一辆越野车正向我们这边开来,在越野车的后面跟了上百名士兵。

当越野车停下的时候。士兵们立刻拿着枪向我们跑了过来。一边跑着,他们一边哇啦哇啦的大叫着什么。

“洋哥,是华成杰的人。”看见他们身上的迷彩服,残忍伸手向自己的腰间摸去。

“恩,等他们接近了就干掉他们。”我轻轻点头。

人越来越近,看见这些士兵们跑来寨子里的本地人脸色全都变了。她们惊慌的抱着孩子四散逃跑,而她们怀里的孩子则是大哭。看见他们更近,我忍不住轻轻攥住了拳头。心里。也决定跟他们进行一场大战。

“是王洋!?”突然,站在越野车上的军官发出一声大叫。而那些士兵听见我的名字也变得惊慌起来,一大群人迅速转身逃跑。

口中大呼着,“鬼,鬼,能召唤鬼的人来了!”

“洋哥,他们这么怕我们啊………..”看见那些士兵跟着越野车疯狂的逃跑,残忍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等等。先别说话.......”望着他们仓皇逃走的背影,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