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起冲突/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紫琳这么装假正经,我自然没有揭穿她,不然她面子上过不去,估计还得继续整我,我装出耐心的样子听着韩紫琳解释了一番,然后我这才回了宿舍。

今天下午去教室上课的时候吧,班长接到科任老师的电话,说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们上自习课,赵冰今天穿得挺清凉的,露出了白花花的肉,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气息,我的心里是痒痒得不行,心想这赵冰跟我同桌之后,我反而静不下心来学习了。

这自习课才刚刚上到一半吧,我就看到周明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花来我们教室了,见到教室里面没有老师之后,周明直接就捧着花走了进来,我们班有他认识的人,问清楚了我们现在是上自习之后,周明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他直接走到我和赵冰这张桌子面前,他把那一束玫瑰递给赵冰,说:“赵冰,送你的,喜欢么?”

赵冰好像是怕周明纠缠吧,所以就接了玫瑰花,告诉周明说现在是上课时间,让他赶紧离开。

可周明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就说陈南,你给我起开,我要坐你这里。

周明的语气里面,带着威胁的味道,这一刻,几乎全班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似乎是想看着我会不会服软,一些男生的眼神里面,露出了同情的目光,而有一些,甚至露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毕竟我跟赵冰同桌,可是让不少男生羡慕得紧。

看着班里同学的各种不同的反应,我有些想笑,心想这大学和中学的差距果然很大,上大学,由于课程不多,基本上呆在教室里的时间也不多,都是上了课之后就回宿舍,所以同学之间的友谊自然不如中学那般,大学里面,玩得好的也就是宿舍的那几个而已。

要是搁我上中学哪会,要其他班级的敢上自家班级来欺负人,直接全班男生都上,直接把对方给吓趴,一个班级需要凝聚力,现在我们这班的情况,一点也不团结,哪里有半分凝聚力可言。

我这人,奉行的原则一直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在中学的时候,我也没被人欺负过,周明语气这么嚣张,这当着全班人的面我要是服软,要是我乖乖把座位让给他,那我真丢人了。而且,可能是男人都不愿意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表现得太怂吧,当着赵冰的面,我也不愿意乖乖的把座位就这么让给周明。

所以我身子没有动。

周明看到我没动,加重了语气:“陈南,我的话你没听到吗?给我起开。”

我抬起头看了周明一眼,给他说这是我的位置,班里桌子刚刚够,没有多出一张来,我要是把位置让给了你,那我坐哪里?

周明冷哼了声,说你坐哪里我管不着,反正今天你这位置,是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

周明的语气强硬,已经算是威胁我了,我知道,昨天出黑帮报的时候他已经看我不顺眼了,估计是想趁机让我难堪。

我依旧坐着不动,周明看到我这样无动于衷的样子,直接火了,走到我面前一把就扯着我的衣领,把我拉着站起来,骂道:“陈南,我看你今儿真是找死是吧,给我让开。”

一边骂着,周明就一边扯着我的衣领,要把我从座位那里给扯出去。赵冰看到这一幕,很快就从座位上站起来,说周明,你这是干什么?快把陈南放开。

与此同时呢,老胡和彬子他们两个看到这一幕之后也连忙从座位那边走了过来,老胡声音不小,说怎么回事,欺负我们班没人是吧?说着,老胡和彬子直接站在我身后,意思是站在我这一边,给我撑腰,老胡是东北那边的,个头不小,而彬子呢,虽然个子跟我差不多,但这家伙浑身是肌肉,力气非同一般。

周明显然也没料到有人敢站出来,今天下午他们班没课,他是自己过来的,所以看到这一幕之后,就有些迟疑,而这时呢,赵冰又对周明说道:“周明,你已经影响了我们上课,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打电话给老师。”

周明可能是看到老胡和彬子站在我这边,怕动起手来,他干不过我们三吃亏,他看了赵冰一眼之后,伸出手指着我,说陈南,你小子行,你宿舍在三楼吧,今晚给我等着。

说完,周明就离开了。

周明离开之后,我拍了拍老胡和彬子的肩膀,让他们回自己的位置上自习,我呢,也坐下继续上自习。

下了自习后,赵冰对我说周明挺有势力的,他今晚可能会去找我麻烦,让我跟她一块去告诉班主任,老师要知道了,警告周明一番,他就不敢动手了。

我给赵冰说不用,赵冰挺担心的,说事情都是因她而起,要是因为她的关系连累我被打了,她心里过意不去。

我笑笑说没事,谁打谁还说不一定呢。

回了宿舍后,本来四眼老胡他们准备去食堂打饭的,我说不用,哥们今天请客,外面下馆子,他们三听说下馆子,自然也高兴,我们在学校外面的找了家不错的饭店,点了些菜,也要了两瓶白酒。

说实话,请这顿饭是今天自习课上的时候我被老胡和彬子给感动了,大学本来就和中学不一样,中学打架那是家常便饭,但大学打架虽然也有,但不如中学那么频繁,我来这个学校几个月,熟悉的也就是老胡,彬子和四眼宿舍的这几个,他们今天能够站出来,却让我挺感动的。

上了酒菜之后,老胡干了一杯,给我说周明那家伙有些势力,在他们班也挺有号召力的,既然说了今晚要找上门来,那么肯定会找上来,咱们今晚得有防备才行。

四眼说要不等吃了饭之后,去喊班里的其他男生来帮忙,好歹也是一个班的,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被欺负吧。

我摆手说不用,因为我的心里知道,要想在一个班级里有号召力,那必须表现出不一样的胆色和实力,我们班的男生凝聚力不行,要是我们这么去找,估计他们忌惮周明的势力,怕被周明报复,未必会来帮忙。

四眼说那咋办,咱们人手少,周明喊的人肯定多,到时候闹起来,咱们可干不过他们。

我说要是他周明敢来干我,那我就敢干他,怕他个鸟。

吃完饭,喝完酒,我让四眼老胡彬子他们三先回宿舍,我呢,找了根称手的棍子之后,卷进衣服里面回了宿舍,我们学校的保卫科查挺严的,要是看我拎着个家伙事,肯定会没收,我这么卷在衣服里面,倒是没人能够看出来。

回到宿舍,四眼见我拿着棍子回来,有些急了,问我待会真的要干?周明家是本市的,有些势力背景,不然他在学校也不敢这么嚣张,要真干起来,估计会惹上不小的麻烦。

我说他要觉得我好欺负,那他就来试试。

我把家伙事藏在我被子里,差不多九点钟的时候,外面的走道就乱了起来,四眼跑门口那里看了下,就嚷嚷了起来,说周明带人过来了,四眼的话刚刚说了没一会呢,就听到砰的一声,我们的宿舍门给人重重踢了一脚,直接踹开了。

周明带头,一共七八个,都是周明他们班的,周明带着人闯进我们宿舍之后,走到我面前,一脚把我面前的椅子给踹飞了,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小子不挺嚣张?有种再嚣张一次给我看看?

这一刻,我直接把手伸到了床上,然后把棍子拿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周明的脑袋上砸了上去,我这用力一砸,直接把周明给砸懵了,他可能没意料到我会突然动手,一屁股就给我砸得坐在了地上。

我初高中的时候可没少打架,打架经验丰富,知道这打架,靠的是一鼓作气,说白了就是要有气势,如果气势上来了,你直接就能把对手给吓趴,所以我一家伙把周明干翻之后,脚上没停,一脚就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踹了上去,刚好踹到了周明的嘴角那里,嘴角都被我踹出血来。

这个时候,周明带来的人反应过来了,朝着我冲过来,有一个穿新百伦衣服的一脚踹向我,被我一甩棍子,直接砸到了他的脚踝那里,疼得他抱着脚嗷嗷大叫,我一边猛甩棍子,一边大骂,说你们谁敢上,老子打死他。

周明带来的人都是空着手,估计是没想到我竟然敢反抗,所以没带家伙事,这一下子就吃了大亏,见我手里有家伙事,谁也不敢上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