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斗琴!/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面具的这是谁啊?”

“这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站出来和夏子晶斗琴,难道他不知道夏子晶的古琴拿过市里的冠军吗?”

“还真是色胆包天,真以为能够打败夏子晶做她的男朋友?”

我这么站出去吧,就听到在场的不少人议论了起来,可能是由于夏子晶太过漂亮的关系,是在场很多男生心里的女神,所以讨论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在取笑我,没啥好话。

听着他们的讨论,我的心里就有些想笑了,说心里话,我之所以站出来,完全不是因为听到夏子晶加注说谁赢了她她就做谁的女朋友,而是因为我看不惯她这种嚣张的样子,还有我心里想到了那天好心好意送她去酒店,她还喊人来打我的那件事,所以我才想着站出来给她点教训。

夏子晶看到我走上台子之后,那双漂亮的眼睛就在我的身上打量了起来,接着她眼神有些不屑的看着我,小嘴一瞥,说道:“喂,敢不敢把你的面具摘了让大家看看?”

听了夏子晶的话之后,我摇摇头。

夏子晶呢,环抱着双手,冷笑道:“咱们的赌约是你输了的话,就要在身上写上我是傻逼绕着学校跑三圈,要是你这么一直戴着面具的话那就没啥意思了,还是只要你输了的话,就马上摘下面具?”

夏子晶的话说完呢,众人的目光也就看向我。

我呢,也直接点头,我暂时不想开口说话,因为我要是说话的话,夏子晶没准能够听出我的声音来,而且周明他们估计也能听出来,要是被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到时候传到赵冰耳朵里,说我斗琴是为了让夏子晶做我女朋友,那我怎么追求赵冰?

看到我点头呢,夏子晶倒也乐了,说:“你这人也算有意思,看样子你是不想暴露身份,不过……只要我打败了你,你的身份就要被曝光,哼,说吧,想弹什么曲子?”

夏子晶眼神里面充满了倨傲,看她这样嚣张的样子,好像是我选择弹奏什么她都接受,口气倒是挺大的,我呢,没有犹豫,直接伸出手,指了指她,意思是由她选择。

“我来选?”

夏子晶看到我的动作之后,那张漂亮的脸蛋直接冷笑不迭,说:“既然你这么狂妄,那我就选《广陵散》吧,怎么样,敢不敢接?”

“广陵散?”

听到夏子晶的话之后,在场的人,特别是管弦系古琴班的那些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广陵散,这可是古琴十级必考曲目,他们古琴专业的,就算是修完所有的课程,毕业的时候都没几个能够弹出广陵散来。

古琴十级,可不是谁都能够达到的!

所以,学古琴的那些学生,看着夏子晶的脸色都发生了变化,他们肯定是在想,夏子晶既然敢选择广陵散,那肯定能够弹下广陵散,肯定是过了古琴十级的高手。

很快,他们看着我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同情起来。

在场的人视线都落在我的身上,想看着我敢不敢接,我带着面具,谁也看不到我的表情,要是我摘下面具的话,我想众人已经看到了我脸上带着冷笑。

在众人瞩目之下,我点头,接下了广陵散这个曲目的斗琴挑战!

看到我点头之后,很多人看着我的眼神都流出了同情之色,似乎他们早已能够能预料到我要输掉的结局。

“等这小子输了,就能够看到他的真面目了。”

“真想看看他到底是谁啊,肯定是我们古琴班的吧,不然其他专业的,虽然会点古琴,但是怎么敢挑战夏子晶这样的高手?”

“要是万一他赢了呢?”

“我看过夏子晶在市里古琴比赛的表演,他肯定赢不了夏子晶,再说了,就算真有万一,他一旦赢了的话,夏子晶就要做他女朋友,那个时候他肯定也会摘掉面具的。”

夏子晶听着下面的议论,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那张脸蛋显得更加明媚了起来,她不禁朝着我这边看了我一眼,说:“想做我男朋友可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他乖乖贴着我的题字乖乖绕着学校跑三圈的。”

说着呢,夏子晶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也就走到了另外一张古琴面前,然后优雅的盘腿坐下。

我呢,看到夏子晶坐下之后,我也盘腿坐了下来。

“准备开始吧!”

夏子晶抬起美眸,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之后,她伸出那纤长白嫩,令女生们羡慕不已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琴弦。

广陵散是一首霸气十足的曲子,相传是描写战国时代铸剑工匠之子聂政为报杀父之仇,刺死韩王,然后自杀的悲壮故事,所以要弹出广陵散中的那种悲壮豪迈霸气的味道没有到一定的级别是根本不行的。

我爷爷是音律大师,他老人家这辈子吃的盐比我吃的饭还多,人生该经历的也经历了,不该经历的也经历了,看遍了世间百态,品尽了人生辛酸。

我爷爷他最喜欢的曲子就是广陵散,我听他弹过无数遍,这个过程中也逐渐品味了一些东西。

坐下之后,我深呼吸,以此来静心,进入状态。

我的手指抚摸上琴弦,感受着琴传给我的信息,享受着这种感觉,如同和自己亲密的朋友悄悄细语,我不禁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面。

我爷爷教我古琴的时候说过,当你摸琴的时候,你就已经和琴是一起了,调整呼吸,闭上眼睛,进入琴的世界,感受它的存在,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看到我这样坐在古琴面前,气质和之前截然不同之后,坐在我对面的夏子晶,她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也发生了变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铮!

斗琴正式开始!

当我弹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我的人已经彻底的融入了自己的世界,外界是什么样子我已经不知道了。

第一个音节,就让我进入了状态。

广陵散是激昂,慷慨的,它是一首带有杀伐气息的乐曲,它能摄人心魂,激发出弹琴人内心最深处的愤怒,让琴把那愤怒宣泄出去,我就是想要琴把自己压抑的愤怒宣泄出去。

此时此刻的我并不知道,在场的人,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惊讶,来参加面具舞会的都是音乐学院的,多多少少都懂得判断一首曲子的高低,特别是古琴班的那些,他们脸上的表情很震撼。

似乎没想到,我这一弹奏,就出现了那种波浪壮阔,杀伐慷慨的气氛。

夏子晶,在弹了不到两分钟之后,她就挺了下来,那双漂亮无比的眸子盯着我,眼神里面出现了几分幽怨,不甘,当然更多的是惊艳!

她发现自己听着我的琴声,根本弹奏不下去了,因为我的慷慨激昂的琴声,已经彻底的盖住了她的琴声,影响了她的心性。夏子晶很小的时候就练古琴,天赋也高,在古琴方面的造诣不低,她感受得出来,我的琴法之高深,手法之细腻,意境之深远。

真正懂音律的人,可以从一个人的琴声里面读懂他要表达的意思,夏子晶从小音乐细胞很强,因为家里有钱,有条件从小接触古琴钢琴这些乐器,也有条件拜名师学艺,所以她年纪轻轻就在古琴和钢琴方面成就很高,她是一个懂音律的女子。

夏子晶听到后面的时候,眼神里面已经露出了痴迷,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细细品味着我的琴声。

对生活的不甘,对命运的反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