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震撼!!/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你比比。”

我这句话说出来,众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毕竟,刚才在面对上夏子晶的时候,直接很怂包的选择了弃权,但现在我又主动挑战琴技比夏子晶更高的郑承龙,所以在场的人都不理解。

郑承渊在一旁听到我的话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不敢过分的嘲讽夏子晶,但对于我,他的嘴巴可不留情,讽刺说:“陈南,就你这样子还想跟我哥比古琴,你懂古琴吗你?”

“简直就是笑话,你跟我堂哥提鞋都不配。”

听着郑承渊的嘲讽。我没有理会,我的目光看向郑承龙,挑衅道:“怎么?你不敢?”

“你选曲子!”

郑承龙淡然道,一副世外高手的模样,当然,以他迦南大师弟子的身份,摆这么一副姿态不为过。

不过他这种样子在我眼里,那就是装逼,我最不喜欢别人在自己面前装逼了。

“那就《幽兰》。”我平淡的说道。

幽兰!!

我的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管弦系的那些老师,古琴班的学生,包括夏子晶在内,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幽兰》全名为《碣石调•幽兰》,该曲琴谱为现存最早的琴曲谱。亦是今天唯一所见的减字谱发明前保存于文字谱上的乐谱。《碣石调•幽兰》相传为孔子所作,全谱通过详细的文字记述琴乐的演奏手法,如左右手的指法、弦序、徽位等来记录琴曲。

《碣石调•幽兰》并不是华夏的十大古琴曲,但是,它的弹奏难度绝对高于《广陵散》、《阳春白雪》之类的十大古琴曲。《广陵散》是十级古琴必考科目,不过,能弹得出《广陵散》的可以拉出一大堆,而能弹出《碣石调•幽兰》却找不出几个。

郑承龙脸色变得凝重,他心里很清楚,他能弹出《碣石调•幽兰》,但却弹不出曲子里表达的那种味道。不过,作为迦南大师的弟子,不战而退他做不到。

从郑承龙的脸色来判断,我想他认为我也弹不出《碣石调•幽兰》的味道,所以,很快他的脸色就平静了下来。

夏子晶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似乎是觉得我头脑发热,烧糊涂了吧,作为古琴爱好者,夏子晶她自然知道《碣石调•幽兰》这首古曲的难度。

这可是最早的琴曲谱啊!

“能用一下你的琴吗?”我看着夏子晶问道。

夏子晶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她那张伏羲氏的古琴递给了我,张了张小嘴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毕竟我已经都给郑承龙发出挑战了,而且郑承龙已经接受,夏子晶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着我和郑承龙斗琴了。

我的爷爷有两大爱好,第一是音律乐器,第二是书法。

或许是基因问题,我从小对乐器情有独钟。接触的乐器比较多,很多乐器都懂一点。当然,由于被岛国床上爱情片的荼毒,特别是“玉人何处教吹箫”的场面让我有了心理阴影,所以对箫之类的乐器提不起兴趣。

爷爷对我要求苛刻。每天被逼着练琴,自然学到了不少东西,不然我今天也不敢这么嚣张要迦南大师的弟子交手。

抱着夏子晶的古琴,我走到正中央位置那里就坐了下来。

郑承龙呢,冷笑了一声,也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的手指抚摸上夏子晶的伏羲氏古琴,手在琴弦上轻抚,好像在轻抚自己的爱人一般。

这一刻,我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场的所有人都发现,此刻我这个“土包子”变了,和之前兼职判若两人。

夏子晶眸子死死的盯着我,这种熟悉的气质,让她嘴里喃喃:“土包子的气质,为何这么熟悉?”

我调整呼吸。进入琴的世界,感受它的存在,告诉它,你想要什么。

“哥,告诉他什么才是古琴。”郑承渊看着装模作样的我。丝毫不屑,他不相信在场的有谁能够打败自己的堂哥,堂哥是迦南大师的弟子,被迦南大师看中的,岂非简单?

堂哥输掉的概率太小,小到让郑承渊认为没有可能性。

“开始!”

郑承龙看着心平气和的我,他的脸色凝重,作为一个古琴高手,他和夏子晶一样,当初我和夏子晶比广陵散的时候。才坐下,夏子晶就感受到了我对她的威胁,而此时此刻,郑承龙也能给感受到我给他的威胁。

我不知道的是,当我摸琴的时候,郑承龙感受到了他的亲传师傅迦南大师的味道,这种只有真正的步入古琴境界的高人才会拥有的气息。

“瞪!”

当我开始弹奏曲子的时候,我已经彻底的融入了自己的世界里面。

我想到了自己的人生,想到了悲催的童年,被这个现实的淋漓尽致的社会打击的体无完肤的时候我也终于明白了爷爷口中那些话的意思是什么。

此时旁边的人已经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郑承龙已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的眼神不甘的看着我,脸色非常的难看,如果自己弹的话,他是可以弹得下《碣石调•幽兰》的,但是。我们现在是斗琴,我的琴声可以快速的影响郑承龙的心性,假如,我们水平相差不多的话,或者说他的水平高于我,那么他就不会受到我的琴声影响。

而现在,我的琴声已经彻底的影响了他的心性,要是继续弹奏下去,他的琴声只会越来越乱,到最后心性会彻底凌乱,断弦也不是不可能。

在场的,懂古琴的人一个个早已目瞪口呆,那几个古琴老师,看着我的眼神里面都充满了震惊,他们知道。自己的水平根本达不到这个层次。

尽管他们是老师,但是他们的水平完全不及我。

汉蔡邕《琴操》云:“孔子周游列国,皆不得重用,归途中见兰花盛开于幽谷,于是感慨地说:兰花原是香花之冠,如今却与野草杂处,犹如贤德之人与鄙夫为伍一样。于是创作《幽兰》一曲,来表达自己的无限感慨。”

孔子所处的时代,是礼崩乐坏,天下无道日久之时。

时人感叹夫子是一只凤凰,只可惜遭逢于乱世,夫子却知其不可而为之。他制法度、定礼乐、振兴文教,希望谋求一官半职,来施展自己的抱负,然而却得不到重用。兰花是一种非常清雅、高贵的植物,生长在深山幽谷之中。然而识者谓为旷世奇珍,不识者目之为野处杂草。虽然如此,兰花却能够宠辱不惊,依然故我。纵使无缘兼济天下,也能保有生机盎然的一线命脉。雅洁高贵,不同凡俗。

此曲的曲调十分清丽委婉,节奏缓慢悠扬。

为的,就是表达兰花那种宠辱不惊的性格特点,谱序中说:“其声微而志远。”谱末小注说:“此弄宜缓。消息弹之。”

和所有人不同的是,夏子晶闭着眼睛,融入我的音乐世界。

《幽兰》清丽委婉,缓慢悠扬,和《广陵散》杀伐果断。慷慨激昂的节奏截然不同,但是他们表达的主旨却惊人的类似。

“对生活的不甘,对命运的反抗,对人生的自嘲。”夏子晶喃喃开口。

夏子晶不知道我的人生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生在他仅有的二十年中又有着什么样的沧桑。但是她知道没有故事的人根本弹不出这样深沉忧伤的《碣石调•幽兰》。

二、三段音色变化对比较大,在场的众人都能似乎都能感受到我的内心起伏。

末尾以清澈的泛音演奏,明朗豁达,透过兰花性格,象征光明将临。虽然我有着生不逢时的抑郁伤感。但却哀而不伤,如入宁静致远无人之境,消归于内心无限的平和与安详。静夜细品,别有一番典雅清净、悠远旷达的意境。

终于,当我最后一个音节弹完的时候。缓缓的落手,所有人都已经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