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薛玉受伤,心疼死我了!/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薛玉给我的地址,我来捧着玫瑰来到她家所在的小区的时候,刚刚下午六点钟,走到薛玉家别墅门口,我按下了门铃。

很快的,薛玉开门。

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眼前顿时一亮,薛玉打扮的很性感,我形容不来的衣服,总之看上去,前挺后翘,纤腰柔软。

“俗气。男人就会送玫瑰么?”

薛玉风情万种的瞪了我一眼,不过还是欢喜的接过了玫瑰花,女人的心思很复杂,是心口不一的动物。

“咦。这是什么?”

薛玉看到了玫瑰花中间的情书纸,不禁翻开看了起来。

“薛玉,我要谢你一生。然而,我这个人不太喜欢用言语表示对你的感谢,因此这个谢的言字旁就可以去掉了。”薛玉读完,笑嘻嘻的挽住我手臂,模样亲热,说道:“小弟弟,你要谢我什么啊?”

“你在仔细读一遍。”我意味深长道。

薛玉又读了一遍,还是摇了摇头。

“重点在最后一句话。”

我提醒道,薛玉这么聪明的女人,今天傻了?还没明白?

“言字旁去掉?”

薛玉一愣,重新扫了一眼之后,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明白过来之后,薛玉那双漂亮的眸子都眯了起来,故意用诱惑的声音看着我说:“小弟弟,要想谢我的一生,你得有那个本事才行哦,哼,没想到你胆子大起来了不少,竟然敢像流氓一样调戏姐姐我了。”

“我不是流氓。”我努力摇着脑袋说道:“在词典上,对流氓二字的定义是:指无固定工作、经常寻衅闹事的人;也指无业游民。后用以指不务正业,为非作歹的人。”

说实在的,自己是正规学校的大学生,不久之后也会成为八号公馆的老板,有固定工作。

经常闹事?那就更和我没什么关系了,至于不务正业为非作歹?拜托,自己是一个很善良很可爱走阳光偶像路线的帅小伙好不好?

薛玉称呼我为流氓,我是坚决不同意的。

“好吧,你是个好男人,是姐姐的乖弟弟。行了吧?”薛玉听着我讲一大窜道理为自己辩护,无语道。

女人的心思都是很复杂,不然怎么会有俗语说女人心海底针,又有歌唱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啊你别猜。女人对不喜欢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讲黄段子,她们会厌恶。但是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即使讲得再露骨,她们也只有开心的。甚至还会认真对方幽默滑稽有趣。

这就是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别,没有其他理由。

薛玉心里应该是喜欢我的,不然的话,怎么总是勾搭我啊?

把我迎接家之后。薛玉放好了玫瑰,然后把我那张很有爱的表白珍藏好之后,就笑眯眯的说要做饭给我吃。

做饭?

听到这两个词之后,我嘴角抽动了下。小姨和薛玉是闺蜜,从小姨口中,我可知道薛玉不会做饭,作为一个千金大小姐,薛玉哪里有功夫自己做饭啊,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

所以,这一刻,我心里忍不住抽动了下,自己今天是要当小白鼠的节奏?以前小姨练就厨艺的时候,就是拿我当她的小白鼠,把我折磨得欲仙欲死,最终才把她的厨艺练就了出来。

现在。薛玉又来?

我怕了!

我承认我怕了!

吃半生不熟的饭,要么太甜要么太咸要么太糊的菜是一种痛苦的体验,搞不好还要拉肚子。

“怎么了小弟弟?”薛玉捕捉到了我表情的变化,一张俏脸变得越发明媚了起来,柔声道:“是不是怕姐姐做的不好吃啊?”

“要不我来做吧,我也会做。”我嘴上没敢这么说,但想自己做,我毕竟出生农村。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所以做饭还是没问题的。

“不行哦。”

薛玉摇头,说道:“其实,之前我不认为一个女人应该做饭。男人也可以做嘛,后来我听许艾菲都说什么要想留住男人的心,必须留住男人的胃。”

“那是她瞎说的,你别听她的。”

“瞎说么?那为什么她让你往东,你从来不敢往西?”薛玉轻哼了一声,说:“你们男人最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滚得了大床。为了不让小弟弟你觉得姐姐一无是处,所以,姐姐决定开始学做菜,你放心,今天上午的时候我让家里保姆教了我一些,现在就做给你吃哦。”

“你做饭?能吃吗?”我弱弱的问道。

“哼,小弟弟,你不要看不起人。你以为只有许艾菲会做。我就不会做?”薛玉撇嘴道:“你看电视等着我,我这就给你做。”

薛玉说着,就去厨房了。

看着薛玉的背影,我的心里嘀咕。怎么……总感觉薛玉在吃小姨的醋啊?

我呢,虽然不知道薛玉捣鼓出来的饭菜能不能下咽,但没办法啊,人家坚持要做饭呢。后面我就坐在客厅里看起了电视,恰好有个球赛,我就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薛氏集团大名鼎鼎的大小姐当起了家庭主妇,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一副很温馨的场面。

只不过,我的电视还没看了一会吧,就听到了厨房里面传来薛玉的痛呼声,我连忙站起来飞奔进厨房。

“薛玉,怎么了?切到了手指?”我一眼就看到薛玉两个手指头压住左手食指。

“嗯。”

薛玉皱着眉头,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我看看。”我低头一看,还好伤口不深,把薛玉的手指放在嘴里吸干净血之后。责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赶紧去消毒包扎一下,我来做饭。”

薛玉见我这么关心她,眼神妖娆的看着我,轻声道:“小弟弟真关心姐姐,姐姐好感动,心里感觉甜蜜蜜的呢。”

“伤了手指,肯定影响到今晚入党了。唉,好几个动作都不方便做了。”我心里嘀咕着,当然这些话没敢说出来,我怕薛玉生气,人家都划破手指了,我还想着那种玩意,不是找抽么?

接着,见薛玉白嫩的手指又流血了,我看得心疼不已,连忙把薛玉拉到了客厅找到了双氧水,亲手帮薛玉消了毒,又替她贴上创可贴。让她安安心心的坐在客厅看电视,做饭的事交给他就行。

“行,那姐姐就等着吃你做的饭了。听许艾菲吹嘘你能够烧得一手好菜,今天我倒想尝尝看看。”

后面我去厨房洗了手,就开始操刀准备食材了,薛玉好像没有看电视的心思,没一会之后呢,她就来厨房门口那里,站在那里看着我做饭,被薛玉的那双大美眸看得怪不好意思,我无奈道:“据说男人在专心做事的时候是最帅的,是不是现在的我很帅?让你怦然心动?”

“小弟弟,够自恋,不过姐姐喜欢。”薛玉白了我一眼。

“没办法,我小姨总是说我丑,我得不停的自我暗示自己很帅才行,不然我的信心会遭到打击的。”我解释道。

“那是她许艾菲没眼光,小弟弟你这么帅,哪里丑了?”

“这点我赞同。”薛玉的话让我心里暗赞。

“哼,藕片你准备怎么吃?”薛玉凑近,撩人心扉的体香瞬间沁入心脾,我顿时就心痒痒起来。

“炝藕……薛玉,你这么靠近我,难道不怕我转身马上把你推倒给就地正法了?”我有些无奈,女人长得太诱人还真不是什么好事,也暗骂自己不争气,你要向艺术敬礼,也要酒足饭饱,洗了澡之后吧?现在你敬个屁的礼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