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情到深处/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弟弟,你不乖哦,不过姐姐可不怕你,有本事来啊?”薛玉不像赵冰和夏子晶,假如赵冰被我这么调戏,肯定早已俏脸通红,骂我流氓了,而夏子晶要是被我这么调戏,依照那妞的火爆脾气,直接打我。薛玉呢,她直接一个反调戏,把我弄得心痒痒得不行。

这就是成熟姐姐和青涩小女生之间的区别吧。

准备好食材,在薛玉的目瞪口呆之下,我挥舞着平底锅,火焰四射。牛逼的辣锅菜,俨然有几分大厨风范,把薛玉这给hold得一愣一愣的。

“快尝尝看,味道棒不棒?”摆好菜之后,我说道。

薛玉夹了一肉放进嘴里。道:“没我妈做的好吃。”

“……”

这不废话吗?天下厨艺最好的是谁?当然是每个人的妈妈。

“不过小弟弟你做的也不错,看来许艾菲没吹牛。”薛玉看我一阵失落,不忍心又补充了一句。

“嘿嘿,这还差不多,吃饭吃饭。”我说着又给薛玉盛了一勺米饭。

“我哪里吃得了这么多?”薛玉看着眼前堆得跟小山似的米饭,哭笑不得道。

“多吃点,咱们待会还有事要办的。”我头也不抬,狼吞虎咽的吃着饭。

“什么事?”

“明知故问,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我都是有需要的成年人,你说我们能办什么?”我直接说道,心想你丫可别赖账,打电话约我的时候是怎么说来着?说许艾菲有应酬,不会被打扰,吃了饭干啥都行,现在故意佯装不知了?

“我吃不下了。”没一会之后,薛玉剩下半碗饭。

“再吃点,待会可是体力活。”我说着,看了薛玉一眼,看她的模样真的是吃不下,又道:“不过你只管躺着就行,我做苦力。”

“那这些饭怎么办?”薛玉故意把剩下的半碗饭放到我面前,道:“多浪费呀,要不小弟弟你帮我吃了吧?”

我呢,直接端过薛玉的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我却不知道,薛玉看到这一幕之后,美眸瞬间眯了起来,闪烁着光芒,一个男人愿意吃一个女人的剩饭,说明什么?

酒足饭饱。

收拾好了碗筷之后,我就和薛玉一起坐在沙发上,闻着薛玉身上传来的香气,我主动凑了过去,心跳也在这一刻开始加速了起来。

小姨有应酬,那么也就说明……今天,我和薛玉,没有任何人阻止了。

“小弟弟,你干嘛?”薛玉眸子扑闪扑闪的看着我。

“怎么穿这么性感来诱惑我,这就不能怪我了。”我哼哼唧唧,亲身实践研究女人的身体。是我长大后一直的梦想。

而今天,梦想即将实现。

贴近薛玉之后,我就抱着她香软的身子,嘴巴凑了上去,贴在她性感的小嘴之上。亲吻了起来。

好香!

亲吻会之后,我就不甘寂寞了,手开始乱动,薛玉呢,眸子闪动。睫毛微微颤动着。

只是,正在这个时候,门铃声响起。

“小弟弟,有……有人……来了,快起来。”薛玉面色一变。迷离的双眼瞬间清明,小手连忙挡住了我的进攻。

我哭了,这一刻,我想杀人!

“你……你快起来啊。”

薛玉声音急切:“你去开门,我整理一下衣服。”

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薛玉温软的娇躯。看着对方迷人的身子,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我心里那个火啊,本来今天就能享受薛玉性感的身体了,我去你mlgbd。快速穿好衣服,火冒三丈的我往门口走去,如果条件允许,我想打人。

我没注意到的是,在我转身走向门口的时候,薛玉的美眸里面闪过一丝狡黠。

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气质温润如酒的年轻男人。

优雅,英俊,温暖,淡然。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四座加长版大众辉腾。网络上流传着这么个笑话,说的是一哥们开辉腾老是被别人看成帕萨特,然后就是各种苦逼遭遇,这个笑话有些夸张,但不得不说,辉腾的造型确实将低调进行到底,即便放在“中庸”国度的华夏,这款车的销量也不太理想。

用可以买宝马法拉利的钱去买大众,这人得沉稳低调到啥地步了?

门口的男人身材显得很修长,挺拔英俊。这样的男人,或许不会让所有女人对他一见钟情并且疯狂的爱上他,但第一眼肯定能给人一种好感。

不过我对破坏了自己好事的男人没有一点好感,如果这是自己家,我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当然。这是薛玉的家,来找薛玉肯定是薛玉家的客人,我心中虽然一肚子怨气,也只能努力克制。

“你好,请问你找谁?”我面无表情道。

“我找谁?”

年轻男人疑惑,看着来开门的我,顿了顿:“请问你是谁?”

这时,整理好衣服的薛玉走了过来,看到站在门口的年轻人之后,她嘟起嘴吧。冷嘲热讽道:“哟,薛少校这么忙,今儿怎么有时间回来了?”

什么?

少校?

我愣住了,华夏军方虽然没有政界那么多框框条条的规矩,但一个这么年轻的少校,还是少得可怜的了,年纪轻轻能走到这一步,除了自身出类拔萃的实力,还要有逆天的背景,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正规军人,哪有这么多战乱功勋?不过想想他能开二百多万的辉腾,背景多半也简单不到哪里去。

“姐,这一年多无论对我,还是对家里其他年轻人。都很关键,没时间来看你,还请你原谅。”温暖如酒的年轻男人笑着说道,看着薛玉的眼神里充满柔情。

姐?

听到年轻男人对薛玉的称呼,我再次愣住。眼睛不由得再次看向年轻男人的面庞。五官如斧劈刀削一般精致,嘴巴和眉毛和薛玉有几分神似。

薛玉的亲弟弟?

果不其然,薛玉嘴巴上虽然对年轻男人冷嘲热讽,但眼睛里却充满溺爱,给弟弟介绍道:“薛少校。这位是我新勾搭的备胎,陈南。”

“小弟弟,他是我亲弟弟薛石。”薛玉笑道。

备胎?

我明显看到,薛石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嘴角抽动,努力憋住笑意,而我听到薛玉的介绍呢,也哭笑不得?

老子怎么成备胎了?

难道,薛玉还有正式的男朋友不成?

薛玉呢,可能是看到我的脸色吧。所以故意把小手放在我的胸口,轻轻的拍打了下,说道:“小弟弟,要想转正,做姐姐真正的男朋友,可要好好努力哦,只要你对姐姐好,那姐姐一高兴,就把你给扶正了。”

我心中苦笑。

而薛石呢,大概是知道姐姐的风格,对我笑了下之后,就直接进了大门。

“今天咋有时间回家了?”到客厅坐下之后,薛玉给弟弟倒了水。

“最近来这边演习,我和上司磨了下嘴皮子,才让我过来看你的,明天一早上就得走,现在部队那边抓得紧……”

薛玉没耐心听下去,恶狠狠道:“别谈工作,我对这些没兴趣。”

在军区名声响亮的薛少校无疑是个经常被姐姐虐的角色,连忙闭嘴,自家老姐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在薛家是无法无天的角色,小时候敢把老太爷功勋章偷出来玩的,薛家年轻一辈也就只有姐姐有这个胆量。

“陈先生,你今年多大了?在哪高就?”薛石喝了一口茶,淡淡道。

“十九岁,学生,当然,自己也创业了,做点生意。”我如实相告。

薛石点点头,哦了一声,“会下象棋吗?”

“会一点,不精。”

我微微一笑,看了薛石一眼,瞬间明白了他心中所想,敢情这位少校同志是想在象棋上整整我,给我个下马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