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次就好/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脱?

听到夏子晶的话,我不禁愣了愣,心想这女人有这么急吗?

“这样不好吧?要不先喝点酒?”我看着夏子晶问道。

刚才还没怎么注意,现在夏子晶坐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感觉夏子晶身上的香气直直的钻入我的鼻孔,让我感觉迷醉不已,心想这女人身上的香气真好闻。

而今天的夏子晶呢,穿着一身白色打底的无袖碎花连衣短裙,洁白的藕臂裸露在空气当中。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嫩白的大腿就映入了我的眼帘。

这样的夏子晶,无疑是非常有诱惑力的。再加上这女人突然坐到我身边就让我脱,恐怕换做谁都会浮想联翩的吧?

“喝酒干嘛?”夏子晶疑惑的问道,长长的睫毛就如同两把扇子一般。扑闪扑闪的煞是好看。

“还能干嘛?增加情趣呗?总得来点前戏吧?”我对着夏子晶解释道。

情趣?

听到我的解释,夏子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反应了过来。

“陈南!你个下流胚子。整天脑袋里面都在想些什么啊!”夏子晶粉脸通红,眼神之中充满了羞怒。

“我是让你将衣服脱了我要看看你的伤口,你……气死我了!”

看伤口?

我这才想起来。夏子晶老远把我叫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给我包扎伤口的吗?

主要是夏子晶刚刚突然上来说的那两个字太让人浮想联翩了,我想随便换做哪个男人在听到夏子晶刚刚那句话,恐怕都会乱想的吧?

我赶紧反应过来,对着夏子晶说道:“那也要喝酒啊,我身上的伤口太多了,待会儿脱衣服的时候肯定会很痛,喝酒能缓解痛苦嘛。”

我当然是不能主动承认自己刚才的龌龊心思的,只能随便编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来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夏子晶当然明白我这个借口蹩脚得很,不过也没有跟我计较,只是瞪了我一眼然后便起身朝着她房间里面的小酒柜走去。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心想自己真是太吊丝了。老是往别的地方乱想,看来头上这顶处男帽子不摘掉,迟早得继续闹笑话的啊。

不过该找谁摘掉呢?薛玉那个女人平时就爱诱惑我,而我也有好多次机会能与她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的。

可是小姨那边我又有些犯怵,薛玉与小姨是闺蜜,我要是与薛玉这女人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小姨知道了会不会对我做一些我自己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啊?

以小姨的脾气,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还好的是现在赵冰已经成为了我的女朋友了,虽然我并不是为了做这些猥琐的事情为目的才会追求赵冰的,但是都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做些其他事情难道不是正常的?

看来以后得与赵冰往这方面发展了,不知道赵冰愿不愿意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夏子晶手里就捧上了一支干红走了过来,并且还顺手拿了两个高脚杯。

夏子晶再一次坐在了我的身边,然后便将红酒给打开倒上。拿起其中一个被子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拿起杯子,笑着与夏子晶碰了碰酒杯,然后便躺在沙发上美美的品尝了起来。

嚯!拉菲酒庄的酒,这女人房间里面的藏酒不错啊,就是喝着玩的竟然都能拿出这么一瓶来。

品尝了好一会儿呢,夏子晶这才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茶几上面。对着我说道:“现在可以了吧?快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伤口。”

我哦了一声,然后便将自己上衣的T恤给脱了下来,露出我看上去还算结实的身体。

小时候爱跳的农村娃都是胖不起来的,我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我倒是对自己的身材还是非常自信的。

夏子晶看着我身上密密麻麻的淤青还有一些地方甚至都破皮流血的伤口,秀眉紧紧的皱了起来。

夏子晶伸出小手,葱指在我胸口处的一处淤青轻轻碰了碰,颇为心疼的对着我问道:“痛吗?”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痛。

这些伤对于陈青璇每天给我留下来的,那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陈青璇平时都是用手脚虐我的,而今天那些个小混混用上了武器,虽然都是钝器,不过砸在身上还是让人感到难受的,所以我身上好多伤口都已经破皮正往外渗出血呢。

“我给你包扎,你先等等。”说完夏子晶便站起身。然后走出了房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我感觉有些无聊,目光就放在了夏子晶房间里面的那架白色钢琴上面。

上次来夏子晶的房间,我就碰了一下这架钢琴而已,夏子晶就上来跟我急了,还说我不懂钢琴不要乱碰。显然这妞对这架钢琴是极其爱惜的,我估计这架钢琴除了夏子晶自己没别的人碰过了吧?

想起夏子晶上次看待我就如同看待土鳖的表情我就来气,看不起谁啊?不就是钢琴吗?小爷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钢琴大师!

这么想着呢,我就坐在了白色钢琴前面的板凳上面,打开了钢琴的盖子,深吸一口气,然后便入神的弹奏了起来。

刚刚出门的夏子晶走进了房间,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面还有着纱布剪刀红花油什么的,这是夏子晶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帮她招来的。

走进房间夏子晶第一眼就看到了我坐在了她的那架钢琴前面,下意识就要跟我发怒,但是却被我弹奏的曲子给吸引了注意力。

我此时并没有弹奏什么世界名曲,而是弹奏起了夏子晶曾几度为我弹唱而我却拿来跟赵冰表白的《一次就好》。

夏子晶原以为我是不懂钢琴的,我这种钢琴白痴手抚摸上了她的钢琴,这不是在糟蹋东西吗?

但是夏子晶现在才发现。我不但会弹钢琴,而且还非常精通。

夏子晶是钢琴系的尖子生,甚至在钢琴这方面的天赋极高。很多钢琴系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都不得不佩服夏子晶的琴技。

夏子晶从一些必要的细节里面就能够看得出来,我也是此中高手。

更让夏子晶感到惊讶的是,这首《一次就好》。竟然被我弹出了感情。

众所周知,一些曲子想弹好并不难,但是想要将这首歌的感情加入进去。那是非常难的。

即使你钢琴弹得再好,不懂将自己心中的感情添加进去,那么你弹奏的只能算作一手曲子,一手古板的曲子,没有灵魂的曲子。

此时此刻,夏子晶竟然呆在了原地,仿若深深的沉浸在了这首曲子里面感觉不能自拔。

当我弹奏完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夏子晶这才从此中情绪里面走了出来,而我刚才也完全投入了进去,现在才发现夏子晶已经进入了房间。

“土包子,你……你竟然会弹钢琴?”夏子晶惊愕的看着我问道。

夏子晶知道我在古琴方面的天赋很高,但是夏子晶却完全没有想到我竟然还会弹钢琴,而且弹得如此好。

众所周知,想学好一门特长是非常难的,不彻底往里面钻研的话,估计也只能学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地位。

夏子晶从小便开始弹钢琴,二十多年过去了才有了今天的这份才华。

而我在古琴方面表现如此抢眼,应该如同夏子晶对于钢琴一样,从小便开始专研古琴了,肯定是没有时间去学别的乐器,就算会,那也是不精的。

但是夏子晶现在才明白,我钢琴方面的造诣同样高,甚至夏子晶都在疑问自己在弹奏这首《一次就好》的时候,能不能如同我一样将感情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