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害怕了?/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郁闷不已,心想我怎么到哪都能引起各种战争啊?我完全是无辜的好么?

我招谁惹谁了?

我当然是不愿意参加这种无聊的比试的,输了丢脸,赢了拉一堆仇恨,这怎么算都不是什么划算的事情吧?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回事儿,在来第二会所之前小姨跟我对台词的时候。我就让小姨给改成咱俩是在古琴坊认识的了,到时候怕是没有这么多破事儿了吧?

不过显然是小姨故意想要将我拖下水的,甚至这个大厅里面都已经摆好了一台钢琴,难道不是小姨的别有用心?

而这个时候呢,场中的热情就高了起来,大家纷纷起哄,各自的脸上都带着期待的表情。

文逸是当年他们学校的钢琴小王子,也正是因为文逸多才多艺,长得又帅成绩又好。才会有那么多的追求者。

那些个女人当然是非常乐意看到文逸露一手的,而男人则想要看我落败的场面,所以热情度非常高,而文逸显然是早已经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才会用上这么一招来让我不得不与他比试一番。

要是我拒绝的话,文逸肯定会说我是认怂了。到时候小姨的面子往哪里搁?

看来我还真得露一手了,而且必须得发挥超常赢下这一场,让文逸心服口服才行,只是不知道这个文逸对钢琴的造诣有多深。

这么多人起哄,我自然是不能拒绝的,我看了脸上带着狡黠的小姨一眼,笑着对大家说道:“既然大家热情这么高,那我就献丑了。”

看到我终于‘应战’,文逸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了。

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我一比高下,并且将我给打败的话,那么岂不是间接性的代表着文逸比许艾菲的这个男朋友要强?

到时候不仅仅是在打我的脸,也是在打许艾菲的脸。

刚才小姨许艾菲让文逸当众下不来台。文逸可是记在心里的。

就算文逸心里打着许艾菲的主意,但是这不代表着文逸不会找回这个场子。

“陈南兄弟,我们现在开始?”文逸对着我笑着问道。

我点了点头,风轻云淡的说道:“那就现在吧。”

看着我一脸淡然的样子,文逸心中疑惑,心想我现在不应该是如临大敌的状态吗?

文逸没想明白,不过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以为我这是鼓励自己的方式罢了,对着我再次问道:“那我们谁先呢?”

“我无所谓。”我对着文逸说道。

“既然是我提出来的,那我就先了?”文逸笑眯眯的说道,心里却对我这副样子越来越感到不屑。

文逸自认为自己对钢琴的造诣在同龄人之中鲜有敌手,而我看上去那么年轻。就算如同许艾菲说的那样我和许艾菲是同岁,那也比文逸小上一两岁。

学钢琴的人,除了那种天才之外。基本上都是越熟练资历越老的越厉害。

而文逸的天赋不错,甚至从小就开始学习钢琴了,要不然也不会在上学的时候就被人封上一个钢琴王子的称号。

看到我点头呢。文逸就走到了场中央的那架钢琴前边。

在坐下之前,文逸优雅的对着场中各个方向鞠了一躬,然后便坐在了板凳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始慢慢的弹奏了起来。

而此时的场中呢,也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大家都静静的聆听着文逸的弹奏。

听到前几个音符的时候,我不禁诧异了起来。

文逸竟然弹奏的是李斯特改编的《唐璜的回忆》!

这首曲子是李斯特众多改编曲中的精粹,无论是节奏还是技巧,都是难度系数非常高的。

而这首歌,也被列为世界上最难的十大钢琴曲之一,文逸选择这首曲子,看来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他是想要直接将我给击败。

如果文逸真的能够掌控这首曲子,那么他在钢琴上面的造诣确实是很厉害的,也难怪他会有这种自信对我发起挑战,有这种能力的人,想必遇上谁都不会虚吧?

而文逸也如同我所料。他确实能够掌握这首曲子,应该在这上面下足了功夫,原本一手非常费力的曲子他却弹得非常轻松。

夏子晶也对《唐璜的回忆》这首曲子很是精通,甚至当初这女人还想用这首歌来挑战我呢,不过最后还是被我给逃掉了。

不过夏子晶对比于此时的文逸,那就稍显不足了。

夏子晶确实能够掌控这首曲子,但是这样的一首曲子完整的弹下来,夏子晶会累得满身香汗淋漓。

而这个文逸就不一样了,他弹得很轻松写意。这就是文逸的优势。

但是这个文逸却是赢在了年龄上面,这个文逸算上去应该是三十岁出头了吧?而夏子晶却和我差不多大,文逸多弹了那么多年呢。能够有这种表现不奇怪。

而夏子晶如果再在这首曲子里面专研个一两年的功夫,达到文逸现在的地步完全不是问题的。

这首曲子技术精深,场面宏大,有着惊人的气势,文逸弹奏曲子的时候,大家都沉浸在了这首《唐璜的回忆》之中,仿若能够从琴声之中听到这首曲子所要描述的那个故事一般。

终于,文逸在弹完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场中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太好听了!太厉害了!”

“不愧是咱们当年的钢琴王子啊。果然是有理由的。”

“文逸太帅了,过了这么多年都还这么帅。”

场中的人丝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与赞美声,就连我也鼓起了掌。

文逸确实有实力。能够将《唐璜的回忆》弹奏到这个地步的人,确实不多,而这个文逸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这个文逸不是去经商而是专研自己的钢琴的话,或许华夏又能多出一个年轻的钢琴家也说不定。

不过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和理想,或许钢琴对文逸来说只是一种兴趣爱好,他不将这个当作自己的职业也是很正常的。

“谢谢大家!”文逸再次优雅的对着大家鞠躬,并且表达出了自己的感谢。

而文逸呢,也趁这个机会看了小姨许艾菲一眼,许艾菲并没有鼓掌。而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似乎并不担心我会输在文逸手上一般。

文逸不由得诧异了起来,难道许艾菲认为我能够打败刚才的自己不成?

文逸心中冷笑,心想你不是有个很完美的男朋友么?待会儿倒是要看看,到底有多完美。

要是我接下来弹奏的钢琴比不上文逸刚才那个水平甚至相差太远的话,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我丢脸,许艾菲更丢脸。

毕竟小姨许艾菲刚才各种与我‘秀恩爱’还有炫耀我的好处,如果被文逸当众打脸,那么我这个‘完美男友’的形象将会当场崩塌,许艾菲也会丢脸不已,到时候会不会羞愤之下将我这个‘男朋友’给踹开?

“陈南兄弟,该你了。”文逸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

刚才文逸为了让我败得更加彻底,所以弹奏《唐璜的回忆》的时候几乎用上了自己全部的实力,这样能够让人很容易看出差距来。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要朝着钢琴那边走去。

“等等。”

文逸突然将我给叫住了。

我转过头疑惑的看着文逸,不知道这个文逸还想要搞什么幺蛾子。

“陈兄弟能否先给大家透露一下你待会儿要谈什么曲子?”文逸开口询问道。

“要先说出来吗?”我反问道。

刚才这个文逸什么都没说就上去弹奏了一首《唐璜的回忆》,轮到我的时候这家伙就跳出来问我要弹什么曲子,难道文逸害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