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陈青璇呢?/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青璇也快速的将自己的气息收了起来,看了看我然后再次开口道:“放心吧,吴昌秀不会打第二会所的主意,他也不敢。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自称自己是吴昌秀侄子的人,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目的。”

我点了点头,这才与陈青璇朝着梅字号包厢走去。

第二会所包间等级分梅、兰、竹、菊四个等级。排名由高到低,梅字号包间是最高的等级。

同样会员等级也分梅兰竹菊四个等级,只有到达了相应级别等级的会员,才能够订到那个等级的包间。

这种会员制度,显然是各种俱乐部最受欢迎的制度,因为这给那些有钱人一种地位超然的感觉。而高端俱乐部本来就是给有钱人享受的。

而让我诧异的是,这个闹事的人竟然是在梅字第五号包间。

梅字号等级的包间不像是其他三个等级包间一样,只要有那个等级的会员卡。可以随便挑选哪个包间。

梅字号包间是专门为第二会所梅字号会员定制的,也就是说,有资格达到梅字号会员的人,都将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一个包间,平时就算梅字号会员的包间空着,其他包间满了,第二会所没经过梅字号会员的同意,也不能将梅字号包间给订出去,就相当于这个梅字号包间已经成为了梅字号会员的私人物品。

在听到陈青璇介绍这一番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个会员制度实在是碉堡,怪不得第二会所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安宁市崛起,光是这套会员制度就能够吸引大多数有钱人的注意力啊。

这个制度是陈青璇提出来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个女人在管理方面实在是有些厉害啊。

而闹事人在梅字第五号包间,也就是说这个人手上有着梅字号排名第五的会员卡。

梅字号第五的会员,那估计是安宁市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这个人拥有着这种等级的会员卡都还来第二会所闹事,难道他是故意为了砸场子才成为梅字号会员的?这也太奇葩了。

而陈青璇就跟我解释,梅字第五号会员卡在吴昌秀手上。

我也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吴昌秀本人来第二会所砸场子,要是吴昌秀这种梅字号会员都来第二会所闹事的话,第二会所这不是赤裸裸的被打脸吗?

不过这也证明了来闹事的人和吴昌秀应该是有着亲密关系的人,要不然吴昌秀怎么可能会将自己梅字号会员卡给他?

那我就更加奇怪了,陈青璇说吴昌秀与当年的陈家有渊源,又怎么会让自己的侄子来第二会所闹事?还是说,吴昌秀根本不知道闹事者的意图就将会员卡给借出去了?

我摇了摇头,看来事情真相只能等待到了现场才能够弄清楚。

来到梅字第五号包间的时候,此时包间门口已经站满了第二会所的工作人员。看来这个闹事者面子还挺大。

那倒也是,能够来到梅字第五号包间消费的人,肯定是这座城市赫赫有名的人物之一了,这些第二会所的工作人员当然是不能怠慢的。

看到我与陈青璇到来,这群人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纷纷对着陈青璇打招呼。

这些人都不明白我的身份。所以只是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走在陈青璇的前面。

再加上他们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名字,所以大家都只是对着我恭敬的点了点头。

“陈青璇那女人来了没有?今天要是她不给我一个解释,这件事情没完!”

我和陈青璇都还没走进屋子呢,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眉头皱了皱,听上去里面这个闹事的人好像是专门冲着陈青璇来的,难道是与陈青璇有仇吗?

我与陈青璇走进了包间之内,此时包间里面的大桌子正坐着好几个年轻人,男男女女都有。

而坐在最中间的一个穿着一身阿玛尼却跟一个暴发户似的年轻人看上去应该就是这件事情的闹事者,这个年轻人身边还站着几个看起来应该是保镖的人物。

不过这个年轻人显然还是知道利害的,虽然嘴上叫嚣得不行,但是包间内并没有被砸过的痕迹。

看来这个年轻人也知道。要是率先在第二会所动手,那性质可就变了。

对于第二会所这样的高端会所来说,砸场子就相当于是毫不留情的打脸行为,年轻人只要敢这么干,不管他身后站着怎样的靠山,第二会所方面无论如何都要讨一个说法才行。

看到我与陈青璇走进包间,这个闹事的年轻人目光一下子就放在了陈青璇身上,显然被陈青璇的美丽给震惊到了。

虽然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的表情,但是我和陈青璇还是观察到了这个年轻人眼中的贪婪。

“怎么回事儿?”我上前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瞥了我一眼。冷哼一声说道:“敢问你是第二会所的负责人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年轻人就笑了,他说我没有资格管这件事情。

我笑了笑。倒是没有生气,对着这个年轻人说道:“我是专门负责第二会所酒水方面问题的工作人员,既然你觉得我们会所的酒有问题。这个问题自然是归我管不是吗?”

年轻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我并没有穿工作服,看起来也不像是工作人员啊。

不过年轻男人并没有纠结于此,本来是想跟陈青璇这个极品美人直接对话的,但是突然杀出一个我来,年轻人自然是不能表现得太过急躁,要不然暴露了自己的目的怎么办?

年轻男人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酒瓶子,对着我说道:“你们这里卖假酒,欺骗消费者,我想我是不是要找我的律师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我看了一眼年轻人面前的酒瓶子,嚯!人头马路易十三,这几个年轻人会玩啊。

这种酒光是市场价就已经是两万块一瓶了,再加上由第二会所转卖,可想而知一瓶酒要卖多少钱。

而这群年轻人一次性就叫了三瓶,小十万就进去了,是这群年轻人花钱大手大脚呢?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没想过给酒钱?

我冷哼了一声,今天不想给也不行!

我也没有说话,直接打开了另外一瓶未开封的人头马,并且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放在嘴边细细品尝了一番。

“非常正宗的人头马路易十三,我不知道这酒从哪里假起来的。”我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面,看着年轻男人说道。

“嘿!搞笑。”年轻人冷笑了一声。

“你是第二会所的工作人员,你们的酒出了问题你当然是要说没问题的了,难道你还会自己说自己的酒有问题?”

看着年轻人无理取闹,我也不生气,甚至觉得还挺好笑的。

“这酒就在这里,反正也跑不了。要不要我们申请法律介入来调查第二会所到底有没有卖假酒这一回事?”我笑呵呵的看着这个年轻人说道。

年轻人闻言一滞,他没想到我竟然如此有自信。

年轻人知道,在这种高级俱乐部里面,酒水是最赚钱的一项,所以很多会所都会在酒水上面掺假,这几乎已经成为行业内的潜规则了。

年轻人当然品尝不出来这个人头马到底是不是假酒,他只是以此为借口罢了。年轻人原以为像是这种事情第二会所应该会想尽办法来和平解决,再加上背后有靠山,所以年轻人才敢在第二会所这么嚣张。

但是看到我这么自信的样子,年轻人心里就有些疑惑了。

难道第二会所卖的所有的酒都是不参水分的?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自信申请法律介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