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请指教!/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要比什么?”我警惕的看了齐明俊一眼,开口问道。

“当然是比画画啊,你除了画画能够拿得出手,还有其他的吗?”齐明俊虽然说得风轻云淡,但是话语中还是透露出浓浓的不屑。

听到我们要比画画,围观的群众就瞬间来了兴趣。

他们可是非常愿意看我这个土鳖出丑的。但是这个齐明俊会画画?

“你也会画画?”我诧异的看了齐明俊一眼,脸上带着不相信的神色。

“你觉得我不应该会画画?”齐明俊眉毛一挑,对我这种质疑的态度感到不爽。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齐明俊笑了笑,声音渐渐的提高了一点对着我说道:“我学过画画,不过并不是很精通,只是在鲁美进修过一段时间而已。”

“鲁美?鲁迅美术学院?这可是国内一线美术学校啊。”

“哇!这个男人长得这么帅,还会画画,简直是极品啊!”

“嘿嘿。这个土鳖怕是不敢应战吧?人家可是专业的。”

众人再一次议论纷纷了起来,而齐明俊听到这些议论声,心里更加的飘飘然了。

这倒不是齐明俊在吹牛。他确实在鲁美进修过几年,对于齐明俊这样的以泡妞为主要目的的男人,身上不多掌握几项技能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泡到妞?

虽然画画并不是齐明俊最厉害的强项,平时他也没怎么将这项技能拿出来吹嘘,不过听到我只是一个自己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野狐禅,齐明俊倒是有信心将我的脸给打痛,然后离开小诗,并且自己最终抱得美人归。

“怎么样?王兄弟,你要不要跟我比试一番?”齐明俊笑呵呵的说道。

我看了齐明俊一眼,开口问道:“赌注是什么?”

“你若是输了,立马从小诗眼前消失,以后不能再小诗面前出现并且打扰她的生活。”齐明俊对着我回答道。

“那你要是输了呢?”

“我会输?”齐明俊自负的笑了笑,觉得我这是在说笑话。

“我会输给你这样一个土鳖吗?”

齐明俊说出这句话呢,众人并不是觉得齐明俊太自负,而是看向我的眼神里面的鄙视意味更加浓重了。

我心里郁闷。心想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我可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怎么反倒我要遭到鄙视了?

“那我不来了,你自己玩吧。”我摆了摆手拒绝道。

齐明俊脸色一变,我这么不给他面子,这不是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他的脸吗?

齐明俊有心想要发火,但是想着这样做很有可能将我给逼走从而完成不了小诗交给她的任务,齐明俊只能暗自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对着我开口道:“行,如果我输了。我给你十万块。”

而我却摇了摇头开口道:“不行,十万块太少了!我画一副好点的画卖出去都不止这个价。”

听到我的话,众人包括齐明俊在内的人都先是一愣。然后便哄堂大笑了起来。

“我听到什么了?他画一幅画卖出去能卖十万?”

“这家伙开什么国际玩笑?能有这个能力,还穿一身这种服装?那个妹子也不至于跟他分手啊。”

“笑死我了,这家伙是故意坐地起价呢,真当自己是大师级别的人物了?一幅画十万,真是会吹牛呢。”

齐明俊也忍俊不禁,笑呵呵的对着我说道:“你若是画出来的画能够十万卖出去。你就不会跟着小诗进入这里来了。行了,你不就是想要涨价吗?一百万怎么样?总足够了吧?你不会还要说你一幅画能卖一百万吧?”

齐明俊刚说完,众人再一次大笑了起来,就如同齐明俊说了一句什么很搞笑的话一般。

“一百万就一百万,我们什么时候比?”我答应了齐明俊的要求。

“就现在。”齐明俊笑着说道。

“天空之城有专门的画室,我们可以去那里比试一番。不过我需要提醒你。你若是输了的话,可不要耍赖。”

“我不会耍赖,我看你得先准备好一百万现金。”我撇了撇嘴说道。

听到我说的话呢。大家又笑了起来,仿佛我现在的一言一行在他们眼中都是好玩的猴子一般。

“行,那我们一起过去吧。”齐明俊笑着说道,然后便在前面带路。

很快,我们一行人便来到了天空之城的画室里面,这个画室还是挺大的。各种类型的绘画工具都有,甚至还有几个老者在画着自己的东西呢。

而这几个老者显然有些诧异我们这些人的突然涌入,还没搞明白这是什么状况呢。

“你会什么类型的画?”齐明俊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他觉得今天是踩人又给自己长脸的好机会,我这样撞上来,岂不是给他送经验的?

我想了想。对着齐明俊说道:“国画吧。”

听到我的回答,齐明俊笑容更加浓烈了,他在鲁美进修的就是国画。也正好是齐明俊所擅长的。

“那我们是比山水画?还是花鸟画?”齐明俊再次问道。

“随意,我无所谓。”我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

齐明俊心中冷笑,脸上却依然带着悠然自得的笑容。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自由发挥?”齐明俊笑着问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与齐明俊便来到了画国画的桌子旁边。刚刚那几个老者显然也是国画爱好者,看到我们这边有比试呢,几个老人便停止了作画。也成为了围观者的几员。

齐明俊就问谁先来,我就让他先上,要是我画得太好让齐明俊不敢上了,那我估计小诗的整人计划达不到她想要的效果了。

而齐明俊似乎很有表现的欲望,所以并没有拒绝,而是跟大家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来到了桌子前面。

酝酿了一会儿情绪,然后齐明俊便拿起狼毫,开始在平铺在桌子上的宣纸动起笔来。

果然是进过专业学校进修过的人。从齐明俊画画的站姿与握着狼毫的姿势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一点。

而大家眼睛则一眨不眨的盯着齐明俊的动作,像是生怕错过了齐明俊的点睛之笔一般。

小诗呢,则找了个机会对着我挤眉弄眼。这女人倒是在一旁看戏了,到时候我还得上去画上一幅呢,画画可也是一个体力活。

小诗找上我还真没错。恰好我也挺喜欢画画的。

安宁也很喜欢画画,甚至安宁画画水平有所提高,我在其中功不可没。

想起以前有时间陪安宁出去写生的时候。我就不禁感慨了起来。

虽然安宁到最后还是无情的叫我给甩掉,但是不得不说与安宁在一起的时光至少我是非常开心的。

不知不觉我就走神了,还是周围人的讨论声将我给拉回了现实世界当中,我这才发现,刚才一直盯着齐明俊画画的围观群众已经失去耐心了,都在各自聊着各自的事情,只有那几个老者还津津有味的看着齐明俊的创作,脸上带着一些别样的笑意,也不知道他们对齐明俊这幅画的评价到底是好是坏。

过了好久,众人都感觉快不耐烦的时候,齐明俊终于放下了笔,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国画不仅仅需要大量的精力投入,甚至还要有充足的时间,这两样缺一不可。

而齐明俊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创作完一张四尺宣纸的画,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光是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齐明俊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

“我画完了,王兄请指教?”齐明俊笑眯眯的说道,想让我上前点评点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