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百鸟朝凤/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围的人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他们对于国画来说都是一群门外汉,当然不明白刚才齐明俊与我在说些什么。

不过大家都知道,我与齐明俊定下了一个小时的期限。

原本有些人在听到画一幅画居然要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有些打退堂鼓想要撤退的心思了,不过他们也很想看看我和齐明俊到底孰高孰低。所以一群人都没有离开画室。

而我呢,则检查了一番宣纸与墨汁的质量,确定没有问题的时候,这才拿起了一支大号狼毫,闭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众人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们就感觉吧,我此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像是刚才那样众人眼中的土鳖。还真的如同国画大师一般。

就连齐明俊都这样有了这样的心思,差点将自己给吓一跳。

这怎么可能?这种野狐禅从哪里看得出来有大师的气质了?而且连年纪也不适合好吧?

我终于开始动笔了,众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而那几名老者对我显然也很有兴趣,看得很是认真,应该是刚才我的那一番点评让几个老人对我有些刮目相看吧?

我绘画刚开始的时候,几个老者看着我的动作微微点头,应该是对我的基本功很满意。

时间越久,几位老人脸上的表情就越凝重,到最后那几位老者甚至都跑到我身后开始观摩我的绘画过程了,目光之中带着时而惊诧时而不解时而狂喜的神色。

而齐明俊也是渐渐的脸色变得苍白,光是我刚开始的那几笔,就已经让齐明俊感到我与齐明俊之间的实力差距了。

这种差距悬殊太大,根本不是齐明俊能够否认得掉的。

这家伙,真的是没有经过系统学习的野狐禅?

这是齐明俊此时心中的震撼想法,如果看到这幅画,齐明俊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侵淫国画多年的老人绘画出来的,但是这偏偏是出自一个看起来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之手。而这个年轻人竟然还在他面前,更悲催的是,这个年轻人还是他的对手。

就算是打娘胎里面开始画画,估计也不一定在我这个年龄能够达到这个水平吧?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怪物?

此时的齐明俊欲哭无泪,心想自己为什么要找我来比试国画啊?这不是自己找虐吗?

不过齐明俊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看我能不能够在一个小时之内将这幅作品给创作完成,如果超出界限的话,那么还是齐明俊赢了,这会让齐明俊面子好看一点。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齐明俊最后一丝希望都被消灭掉了。只见我下笔越来越快,就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累一般,这让齐明俊越来越觉得我是一个怪物了。

平常人作画。都是速度越来越慢,哪有速度越来越快的?

要知道作画,时间越久用的精力越多,甚至有的大师级的画家,作出一幅作品之前都得花上好几天的时间让自己保持着精力充沛,要不然作出来的画肯定不是那么满意。

而此时的我已经进入了一种状态。一种让我只感觉到这个世间只有我一人的状态,我甚至都不知道几个老爷子都已经来到了我身边,这就是这种状态的神奇之处。

这种状态,无论对于我画画,还是弹琴亦或是做别的什么事情都有着奇效。

这是我爷爷告诉我的,我爷爷跟我说。他所了解到的这个世界上能够进入这种状态的只有两人,除了我,就只有我爷爷了。

爷爷刚跟我说这个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爷爷这是在吹牛,心想这个东西哪有这么厉害?

但是后来我愈发的感觉到这种状态的神奇之处,这才明白爷爷并不是在吹嘘。

要是一个人能够任何地点任何时刻都能进入一种不会被人给打扰到并且专心做这件事情的状态,这将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当然,这种状态不是随时都能够进入的,我试过很多次。心急气躁是肯定不能找到感觉的,只有在心平气和之下才可以,而且还不容易成功。毕竟一个人心无波动的时候实在是太少。

终于,我从这种状态之中渐渐的恢复了过来,因为我的这个作品已经完成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这才发现全场所有人都带着一种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我,甚至还包括我身边的那几个老者在内。

“怎么了?”我疑惑的开口问道。

见我出声,大家终于从安静的状态中醒转过来。纷纷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即使大家都是门外汉,但是看见我能够这么快的将这么大的一张宣纸都画满,甚至画中的内容还丰富无比,这已经足够让人感到惊世骇俗了。

我见大家不出声,将目光放在了齐明俊身上,开口问道:“嘿。帮我看一下过了一个小时了吗?”

齐明俊这才从惊骇中反应过来,颤抖着手拿出了手机。

齐明俊意识到,今天的自己可能见识到了一个奇迹。一个国画界都很难见到的奇迹。

果然,齐明俊看到手机上时间的时候,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了起来,像是看见了什么让人感到恐惧的事情。

“四……四十三分钟?”

齐明俊甚至在怀疑自己的手机出毛病了,这样的一个大创作,怎么能才用四十三分钟?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我还真有些担心太忘乎所以将时间给超过了。

我进入这种状态最长时间的一次是足足一天一夜的时间,那一次我才十岁,爷爷教我书法。让我写毛笔字将整篇《道德经》默写下来。

那次从状态中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虚脱的,三天没下床。

听到齐明俊的报时。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大的一张宣纸,平常人就是在上面写字想要将这张八尺全开的宣纸写满都得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更何况我是在作画?

“老爷子。你来帮我点评点评吧?”我笑着对刚刚附和我意见的头发花白的老爷子说道。

此时这个老爷子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抬起头带着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再一次将眼神放在了我的这个作品上面。

“这……这是《百鸟朝凤图》?”老爷子开口问道。

“哈哈。老爷子是行家,这确实是我模仿唐伯虎的《百鸟朝凤图》绘画出来的。”我大笑着说道。

没想到这个老爷子倒是直接摇了摇头,对着我说道:“这不能算是模仿,这跟唐伯虎的《百鸟朝凤图》不一样,这是你画出来的,这是你的《百鸟朝凤图》!”

我诧异的看了这个老头子一眼,没想到这个老头子竟然会给我这么高的评价。

“老爷子,你这个评价我可担当不起,你还是别折煞我了,我这就是随便画出来的一张而已。”我苦笑着说道。

要是被人传出去这句话,那些个国画爱好者不得整天将我给堵住啊?

而这个老爷子却再次固执的摇头说道:“你可不能妄自菲薄,老头子我侵淫国画这么长的时间,在我认知当中只有一个老家伙能够有着这样的水平,只不过那个老家伙已经多年不见人影了啊。”

老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无限怀念的表情,看来老爷子口中的那个老家伙应该是和他有着很好的关系吧?

我刚想再说话呢,另外一个老爷子爽朗的笑道:“老韩啊,你就别在这到处怀念了,这个小友还等着你做出真正的评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