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姓陈!/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保镖还没动弹呢,韩紫琳就急迫的站在了我的面前,一脸愤怒的对着林真说道:“林真!你休要无法无天!这里是安宁市,不是你的魔都!”

看着韩紫琳站在我的面前,用她的娇躯将我挡在身后的时候,此时的我竟然还挺感动。

这个女人除了有些时候任性了一点。也不是什么地方都不可取的嘛,至少还是挺讲义气的。

“那又怎么样?”林真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

“难道在安宁市。还能有人能够奈何得了我不成?”

“你少自大了!”韩紫琳冷哼一声说道。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真以为这个世界就你林真最了不起了?比你厉害的人多得是!”

看来林真与韩紫琳之间的关系确实恶劣。难道就是因为他们之间那个让我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订婚?

从林真与韩紫琳刚才的对话中我听出来了,无论是林真还是韩紫琳,他们都不喜欢对方,而且都非常讨厌那一纸婚约。

听上去好像是他们上一辈的人为这件事情做主。这就让我奇怪了,什么婚约非得让上一辈人来做主呢?难道这两人是指腹为婚?

那韩紫琳之前离婚又是给谁离的?韩紫琳的前夫又是谁?

真是搞不懂啊。

“这座城市,当年在姓陈的手里面的时候,确实辉煌了一段时间,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姓陈的人已经淘汰在历史长河二十多年了,这座城市也只能慢慢的黯淡下去。你告诉我,没有他们。还有谁在这座城市能够奈何得了我?”林真冷笑着说道。

听到林真的话我不由得一愣。

姓陈的人?那不就是我家吗?

难道林真说的就是当年的陈家?

小姨与陈青璇都跟我说过,安宁市是当年陈家崛起的地方,因为陈家的原因,这座城市确实辉煌过。

看来林真说的那个姓陈的人,应该就是我爷爷或者是我那从未见过面的爸爸了。

这个林真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小姨与陈青璇不告诉我当年陈家的对手到底是谁,原因就是因为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学生。还没有资格知道那个层面上的人或事,就算知道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而这个林真却能够说出这种事情,难道说林真也是那个层面上的人物?

林真瞥了我一眼。再次对着韩紫琳冷声说道:“就算姓陈的人还在,也不会是这个小白脸。难道我踩一个小白脸愣头青,还能给我踩出问题出来不成?韩紫琳。你不会想要为了这么一个小白脸跟我撕吧?要知道就算是你们家老爷子知道了,恐怕也不会插手这些破事儿,我劝你还是让开为妙。”

听到林真的话,韩紫琳心中一急。但是韩紫琳知道林真说的话是真的。

韩紫琳若是想要为我求情,将电话打到爷爷那里的话。那么这只能是害了我们两人,这是韩紫琳不愿意看到的。

难道今天真的要看到林真的人将我给揍一顿不成?

看着韩紫琳脸上着急的表情,我心中愈发的感动了起来,看来韩紫琳是真心不想让我出问题啊。

“韩老师,你先站在我身后,这件事情我来搞定就行了。”我将双手搭在韩紫琳的香肩上。想要让韩紫琳站到我的身后。

韩紫琳急忙摇头,对着我说道:“陈南,他们要是动手,你是打不过的。”

我心说我当然打不过。但是你站在我前面难道我就能够打得过了?还是说他们就不动手了?

这个林真的态度我算是看出来了,林真被韩紫琳泼了红酒,但是却又因为某种我不知道的原因不敢对韩紫琳进行报复,所以要将这一笔账算在我的头上。

林真可不会以韩紫琳是他未婚妻的理由给韩紫琳一个面子。要不然他们两人不会争锋相对这么久了。

所以为了不激怒林真直接将韩紫琳给拎开,我当然得挺身而出。

“打打就知道了。没准我能够打得过也不一定啊。”我安慰般的对着韩紫琳笑了笑说道,说出的这句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好一个打打就知道了。”林真在一旁拍掌笑道。

“我就喜欢这种没脑子又爱逞强的人,这种人踩起来才有意思,才更出气……你说是不是?”

最后一句话林真是搂着自己身边那个女人问的。女人妩媚的看了林真一眼说了声是,似乎并不在意林真是否有未婚妻的事实。

这倒也是,林真这种身份的人,要权有权,要钱有钱,那些女人跟在林真身边难道还会是因为感情问题?

看着韩紫琳还要说话。我就直接将韩紫琳给挡在了身后,对着林真说道:“你要让他们两人上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你还跟我谈条件?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林真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

从我的穿着打扮以及年级上林真就可以看得出来,我肯定是哪所学校的学生。

这种年龄资历家庭身世都没有的小瘪三,平时林真真可谓是看都懒得去看一眼。

要不是今天恰好与我发生了冲突,林真都不觉得自己这辈子会和我这种社会底层的人所接触。

没想到我这个‘小瘪三’竟然妄想跟他谈条件,这让林真感觉很好笑。

“你玩不起还是怎么的?你要说玩不起我就不跟你谈条件了。”我冷笑了一声说道。

林真脸上的笑容再一次消失,眯着眼再次打量了我一番,冷哼一声说道:“行,你小子有种!那我就给你一个谈条件的机会,你把你那个所谓的条件先说出来吧。”

“你要让你的两个贴身保镖揍我,说实话我真没什么意见,我要是有俩保镖我看谁不顺眼也想要让保镖揍他一顿。”我笑着说道。

“但是既然我作为被揍的一方,我肯定是要提出不公平的。遇上这种不公平的事情,总得想办法自保你说是吧?”

听到我的问话林真根本不屑对我点头,不耐烦的说道:“你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我的意思是,既然我今天想要保自己的命,那我就豁出去跟你赌一把怎么样?”我对着林真说道。

“赌一把?怎么个赌法?”林真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你让你的两个保镖来打我,哪方最先见血,哪方就算输怎么样?当然,输了的人必须要立即停手。”我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是个什么破赌法?你先说说赌注吧?”林真再次开口道。

“我若是输了,你就让你的保镖随便打我,我绝不还手,只要给我留一口气儿在就行,毕竟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闹出人命了,你也会惹得一身骚是吧?”我笑眯眯的说道。

林真的眼睛眯了下来,我很难从林真的表情上面看出他到底对这个建议敢不感兴趣。

“那你要是赢了呢?”林真问道。

“我要是赢了,你就带着你的保镖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和韩老师吃饭。”我说道。

“嘿……这是什么破赌局?一点刺激都没有。”林真摆了摆手不屑的说道。

“别说其他的,要是我想揍你,我直接现在揍你不就行了?还是说我的两个保镖打不过你?”

“当然不是。”我摇了摇头。

“我想你现在将我揍一顿,虽然看着挺爽的,但是你心里肯定还是会有一些气儿没消吧?何不如给这场闹剧加上一点趣味性呢?这样你们看戏的岂不是也挺能乐呵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