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不信你试试!/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真虽然不想与韩紫琳结婚,但是林真也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

如果能够与韩紫琳来个一夜情的话,林真也不会介意的。

以前林真只知道关于韩紫琳的某些传闻,所以林真先入为主的就觉得韩紫琳根本配不上自己,家里做出的这个决定也是乱弹琴。

林真与韩紫琳见过的几次面林真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再加上韩紫琳心里也特别不喜欢这个林真。所以有着婚姻绑架的两人梁子也就这么结下来了。

现在静下心来抛去其他的因素来看,这个韩紫琳果断是一个尤物啊!

天使一般的绝色面孔,魔鬼一般的火辣身材,跟韩紫琳一比,自己怀里这个女人就跟一只草鸡似的,要知道自己刚泡上的这个妹子可是南方一所艺校的校花级别的人物啊。

此时林真竟然生出了一种似乎与韩紫琳结婚并不是很亏的感觉,不谈其他的,光是这个脸蛋这个身材都已经足够自己玩一辈子不腻了吧?

林真纵横情场那么多年,虽然林真不知道韩紫琳为什么会与我这种‘小瘪三’在一起,但是林真却知道韩紫琳是真心喜欢我的,这种事情从眼神里面就能够看得出来。

刚才林真还想着将我往死里揍一顿,那样自己会很解气。

但是现在林真在想。要不要以这个为条件与韩紫琳做出交换呢?

如果韩紫琳真的关心我的话,到时候以我的性命相威胁,韩紫琳应该不会不同意与自己睡一觉吧?

这么想着呢,林真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行,心里就更加期待赶紧结束这场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了。

就在此时,其中一个保镖使出一记重拳朝着我的胸口打了过来,而另一个保镖却已经机智的绕在了我的身后挡住了我的退路。

感受到这一记似乎都撕裂空气的重拳,我心头不由得一紧。

要是被这一拳打在我胸口上,不得直接将我给打死啊?

靠!这些人是玩儿命还是怎么的?要不要下这么重的手?

我哪里还敢去想那么多的事情,赶紧往右边移了两步,即使让这家伙打中我的手臂,那也比打中我胸口强得多啊!

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保镖的这一拳,竟然朝着我的腋下打了过去,也就是说他这一拳并没有打中我身上任何地方。

我怀着险死还生的心情至于又立刻想到。这尼玛果断是一个翻盘的机会啊!

我二话不说便收回了自己的手臂死死的将这个保镖的拳头给夹在了左腋下,这让那个保镖的奇怪不已,没明白我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我冷笑了一声,然后猛然举起了空闲着的右手,以一个手刀的姿势朝着这名保镖的手臂上砍了过去。

而我身后的那名保镖也突然出拳朝着我的后背打了过来,我没有躲闪,而是更加加快了我手刀落下的速度。

“这小子在干嘛?被打傻了吧?”

“这是要用一记手刀将人家的手给砍断的节奏?真当是在看电影啊?”

“哈哈,我估计这小子已经被打急眼了,估计都忘记了自己所处的世界并不是武侠世界啊。”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围观群众纷纷议论了起来。大多数都是对我的调侃,林真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浓烈了,并且毫无绅士风度的骂了我一句煞笔。

“陈南!快躲开啊!”韩紫琳吓得花容失色。要是被我身后的那个保镖一拳打到后背上会有什么下场?

这一拳光是看着都让韩紫琳感觉怕得不行,更别说我挨上了。

而且更让韩紫琳担心的是,我根本就没有想要躲开的意思。而是在继续着自己手中的动作,这让韩紫琳急迫的同时却又无可奈何,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到拳头就要落到我身上的时候。韩紫琳吓得直接用手捂住了眼睛,根本不敢看接下来的画面。

而就在此时,局势突变!

当我的手刀落下的时候。只听见哗啦一声,被我用胳肢窝给束缚住的保镖的右手竟然出现了一大条口子,随后鲜血便如同喷泉一般洒了出来。

啊--

那名被我用‘手刀’给砍出一条口子的保镖瞬间便疼痛得大喊大叫了起来。我刚刚那一击下去,要不是害怕将事情惹得太大,我再使点力都能够直接将这名保镖的手臂给直接砍下来!

砰!

“呃--”

我闷哼了一声。身后的那名保镖的拳头也打到了我的后背上,如果不是我强行躲开了一步,恐怕现在就已经死翘翘了,因为身后的那个保镖心思尤为狠毒,直接瞄准了我的后心位置。

不过这样也让我够呛,这一拳下来我只感觉我喉咙一甜,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一般,但是我却生生的将它给吞了回去。

围观的各位包括林真与韩紫琳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场中。

见血了?

而且……还是林真方面的人先见血的?这怎么可能?

刚刚大家都只看到我一记手刀看下去。随后这名保镖的手臂便开始喷血了,这尼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这样还能将人的肉给割破?

我强忍着疼痛将我面前保镖的手臂放开,那名保镖疼得躺在沙发上打滚。嘴里还一直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应该是泰语吧?

我气喘吁吁的看了林真一眼,这才对着林真开口说道:“怎么样?胜负已定,你是不是应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还处于懵逼状态中的林真在我的提醒之下这才反应了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像是在看怪物一般。

怎么会有人能够用这种方式来割破别人的手臂?

林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右手,立即开口道:“你的右手里面藏有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藏啊,不信你看。”我坦然的摊开了右手对着林真比划了两下,表示自己的手心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

林真哪里会相信我的话?一个箭步冲上来抓住我的右手自信看了看,发现我手心里面除了一些血迹之外真的啥都没有。

林真又在我的脚下看了看,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利器所在。

难道真的是我一记手刀将这个保镖的手臂给砍出血了?怎么可能?

人的肉掌哪有这么锋利?

“怎么?你还想耍赖不成?该你兑现赌注了。”我看着林真颇为不耐烦的说道。想要将林真的注意力给转走。

果然,林真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开口说道:“不行!这个不算!”

当然是不能算的,身为堂堂林家的少爷,怎么可能会扯着自己的耳朵大喊三声‘我是猪才怪’?林真光是想想这个情景都感觉羞耻不已。

当时我提出这个赌注的时候,林真可不觉得这个场景有什么不对劲的,因为林真从来就没认为自己会输过,林真一心想要看我输掉赌局的样子。哪里还有别的心思去想其他问题?

让林真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是最后的赢家,而且更让林真没想到的是,我一记手刀能够将人的皮肉给割开,并且割得那么深。

“怎么?你还真要耍赖啊?你还要不要脸了?”我冷哼一声对着林真说道。

“我不信你这样能够将人的皮肉给割开,你一定是作弊了。”林真指着我开口道,他也没有发现我手上或者身边有利器什么的,所以只能咬着这件事情不放。

林真可不会让自己真的那样做,那样的话自己的脸面可就全丢了。

我抬起我的右手掌,拿在我嘴边吹了吹,冷笑着看着林真说道:“如果你不信,你可以过来试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