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安宁的嘲讽!/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不是韩紫琳的课,还是我很不喜欢的课堂。

让我没想到的是,安宁在听有关音乐方面的课堂都会很积极的举手问问题,因为安宁确实对于音乐很多地方都不太懂。所以上课以来会问很多问题。

而科任老师当然也明白安宁是什么身份,所以不厌其烦的笑着一一解答了。

班上的同学们一个个都一脸崇拜的看着安宁,估计在他们眼中终于发现了学霸是怎么炼成的原因了吧?

不过我却在心中不屑的冷笑,谁知道安宁是不是故意表现出来的?以前我肯定不会相信安宁会这么做,现在我可是对安宁十分的怀疑。

让我没想到的是,安宁只是第一节课问问题,第二节课开始的时候安宁就没有问过了,甚至科任老师还主动让安宁回答专业知识,更夸张的是安宁竟然一一答上了,虽然有些答案有瑕疵,但是这已经足够让班上所有人都惊得眼球差点掉地上。

安宁第一天来我们班上的时候,她就上台介绍过自己,班上的同学们都知道安宁是就读于复旦大学经济管理系的。

经管系和音乐系……这俩怎么看都不沾边。

没想到安宁只是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竟然就已经赶上了大家学了好几个月的课程?这也太夸张了吧?

怪不得人家能考进复旦呢,光是这份学习能力就已经足够让所有人惊讶了。

看着安宁如此出风头,我心里就异常的不爽。

靠!

不就是仗着自己强大的学习能力么?这有什么好装的?

为了打击安宁的风头,每次老师提问的时候,我都会主动伸出手回答问题。根本不给安宁机会。

而安宁后面竟然开始跟我杠上了,到最后老师提问题的时候安宁连手都不举,直接开口说出了答案,把我气得内出血。

也不知道是我和安宁带的节奏还是其他谁带的节奏。一时之间课堂上竟然进入了一阵抢答风潮,科任老师提出一个问题的时候,底下同学们就争先恐后的说出答案,导致我想要打击安宁风头的计划都给我整乱了。

平时这个课程课堂上的气氛都比较死板,再加上科任老师也不怎么会调动课堂上的学习气氛,所以平时这个课程几节课下来同学们都是奄奄一息的,我甚至还将这个课程规划进可以拿来睡觉的行列之中,哪有像是今天如此活跃的气氛?

而科任老师都笑得快合不拢嘴了。课堂能够有着这么多争先恐后抢答的学生,关键还是在大学里面。对于老师来说这都能属于一项荣誉。

到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呢,科任老师宣布下课的时候。同学们都还在热烈讨论刚才哪些问题应该怎样回答才是最完美的。

不过我就没那么高兴了,这群禽兽没事儿参与进来干嘛啊?要是只有我和安宁的竞争。我肯定能够让她认识到不是从复旦里面走出来就一定很厉害的,我这个普通音乐学院的学生照样能够教她做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在课堂上跟她抬杠的原因。安宁一脸的不高兴。

安宁收拾完自己的课本,然后便带上耳塞走出了教室。

我心里还有问题要问安宁呢,哪能让她就这么走了?

我乞求般的跟赵冰说了一声,得到了赵冰的同意我这才冲出了教室,朝着安宁的背影追去。

因为安宁还带着耳机听歌,所以根本没有听到我追上来的脚步声。在我突然出现在安宁面前并且拦住了安宁的去路的时候,安宁吓得尖叫了一声,还以为遇到什么强盗土匪要拦路抢劫呢。

“你有病啊?”安宁将自己的耳机摘下来,看着我骂道。

“你TM才有病!”安宁上来就骂我,这让我心里很是不爽,所以想也没想便对着安宁爆粗口了。

“我问你!你来我们学校干嘛?”

“我来这里关你啥事儿?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安宁很不礼貌的皱着眉头回答我道。看来安宁确实是对我厌恶至极,要不然不会露出这种表情说话会是这种语气。

“嘿!你不会是来干坏事儿的吧?”我冷笑了一声开口道。

“我干什么坏事了?你把话说清楚。要不然我告你诽谤!”听到我的话安宁也怒了,将另一只耳机也摘了下来。一脸愤怒的看着我。

因为安宁说话的声音还挺大,惹得周围经过的同学纷纷侧目。

我心烦意乱之下二话不说便伸出手抓住了安宁的手腕。然后便拉着安宁径直朝着旁边的空教室里面走去。

安宁哪里想到我会做出如此粗鲁的动作?等反应过来时候安宁便开始用力挣扎了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尖声骂道:“陈南……你个混蛋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安宁虽然挣扎得够厉害,但是哪里有我的力气大?再加上走廊旁边又没什么能够抓的东西,所以只能任由我被我朝着空教室拖去。

期间还有一些看到安宁漂亮想要英雄救美的男生上来指责我不应该如此粗鲁的对待一个女生。我直接怒吼了一句滚,然后他们便说不出话来了。估计是害怕我恼羞成怒将他们给打一顿吧?

砰!

我将安宁拖进空教室之后重重的关上了教室门,安宁则瑟瑟发抖的后退着。就如同我要对她做些什么事情一般。

我皱着眉头看了安宁一眼,冷冷的开口说道:“抱歉,我对你这种女人没什么兴趣。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动手动脚的,因为我不会恶心到自己。”

安宁的娇躯顿了顿,板着一张脸问我这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什么意思你还听不懂吗?我就是觉得你太恶心了,恶心了我那么久我还会碰你?

“我怎么就恶心到你了?不就是分个手吗?难道不合适还不能分手了?”安宁目光盯着我的脸庞。

听到安宁的话,我不禁觉得好笑起来。

不就是分个手?安宁也好意思说这句话?

“是啊,不就是分个手么?”我冷笑着说道。

“要是分手的时候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甩你一耳光说你不配,估计你现在就会明白我此时的心情了!”

如果当时我和安宁和平分手的话,没准我早就将安宁给忘记了。

就如同安宁刚才所说,不合适难道还不能分手了?虽然安宁嫌我穷嫌我出身不好,但是我们要是和平分手的话,估计我也不会太在意安宁的这个跟我分手的理由。

但是安宁是怎么做的?

回想起那一巴掌,我现在都感觉我的脸庞火辣辣的疼,这全是拜安宁所赐!

我会那么轻易忘记一个当众羞辱过我的女人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又怎么样?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还能挽回什么不成?”安宁冷笑着说道,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误的觉悟。

“我不准备挽回什么。”看到安宁现在的态度,我只感觉心脏再一次疼痛了起来,不过我却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我不想让我痛恨的人看到我的懦弱。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自从你侮辱我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决定今后一定要让你为你当初做出的事情感到愧疚!”

“哈?!”

安宁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你觉得我会为那天的事情感到愧疚吗?其实我不妨实话告诉你吧,那一巴掌是我早就想要甩在你脸上的,你那两年是不是自我感觉很好?不好意思,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笑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