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过分的陈南/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班上的同学们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他们当然没想到我竟然真的敢跟周皓然这个省状元在文学方面一比高下。

要知道周皓然不但是岭南省状元,还特么是文科状元,对于这方面,周皓然不知道有多精通。

估计对于周皓然这样的人来说,唐诗三百首能倒着背出来吧?

而周皓然见我竟然答应了。先是一愣,随后心里便乐开了花。

周皓然跟别人比什么都没有底气,比古文学,估计学校里面的老师都没几个能够跟周皓然一较高下吧?

这倒不是周皓然吹牛B,身为省状元,周皓然这是属于纯粹的自信。

周皓然就是在这方面才滋生出自己身上浓厚的优越感的。听到我竟然真的同意与他比古文学,周皓然觉得我这简直是在找死!

“什么条件?”周皓然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以及恢复了他刚才消失了一小段时间的优越感。

周皓然心想。不管是什么条件,他都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将我给踩在脚底下。

这就是挑战他权威方面的下场!

“没什么条件,就是换换赌注而已。毕竟你提的那个赌注对赵冰来说也太不公平了。”我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对着周皓然说道。

赵冰坐着的位置本来就是属于赵冰的,周皓然突然冒出来说他想要这个位置,还要和赵冰一比高下,周皓然赢了这个位置就归他,输了周皓然就不要,哪有这么便宜的?

听到我这么说呢,大家也才反应过来,纷纷暗骂周皓然的不要脸。

周皓然心中觉得尴尬,自己的目的被人当众揭穿,估计换做谁此刻都不会很好受吧?

不过周皓然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而是瞥了我一眼再次开口道:“那你说赌注要怎么换?”

“很简单!我替赵冰接受你的挑战,如果我输了,赵冰那个位置归你,如果我赢了。你就乖乖给我滚到那里去听课。”我指了指墙角,冷哼一声对着周皓然说道。

众人的目光顺着我的指引看去,然后瞬间大家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精彩了起来,而周皓然脸色却被气得通红。

我指的地方,不就是教室里面的垃圾角吗?平时同学们扔垃圾都是扔在那里的,等待每天放学值日的同学来扫干净。

垃圾角附近的几个座位基本上都不会坐人。除了垃圾散发出来的异味之外,坐在那里的同学们岂不是就等同于和垃圾是一路角色了?

而我指的位置,正好就是最角落的那个位置,也是离垃圾角最近的位置,一转身就能够面对到垃圾角。

同学们心中不由得觉得好笑,我这样做,岂不是在逗人玩吗?

人家堂堂一个文科状元,坐在后面也就算了,还被人给赶到角落的垃圾角附近的位置上面坐着。估计传出去都没人会相信吧?

“陈南!过分了啊!”韩紫琳皱了皱眉头开口道。

韩紫琳也明白将周皓然这样的一个省状元赶到垃圾角附近的位置上确实有些不合适,不光是不合适,估计传出去了还会让人以为是韩紫琳在针对周皓然呢。

“过分吗?”我摊了摊手表示疑惑。

“同学们?你们觉得我这个过分还是我们这位省状元过分?”

听到我的话,大家纷纷将矛头直指周皓然。

“老大这特么也叫过分?这位状元哥一上来就要抢赵冰的位置这又算什么?”

“对对对,不是这个省状元要抢赵冰的位置,哪里还有这种事情啊?”

“省状元是人。咱们就不是人了?古文学不是省状元最擅长的领域吗?反正他心里肯定是很有把握的,要是输了的话那也代表着这个省状元就是纸糊的,去角落坐坐也没什么不行的嘛。”

这些议论声根本就没有丝毫掩饰。甚至四眼老胡彬子这三个货就差指着周皓然鼻子骂了,毕竟没人喜欢看谁装B,周皓然一上来就如此狂妄的装了又装。大家心里早就对周皓然这个省状元不爽了。

周皓然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同学们的议论声,心里不由得再次一怒,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仇恨。

“哟?这么盯着我干嘛?”我轻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是你提出来的赌局,也是你提出来的领域,我就修改一下赌注怎么了?你以为你要啥你就能够要啥了?来到咱们班上你是条龙也得给我盘着!省状元了不起啊?省状元想要一个位置,不付出点什么就能拿到了?怎么?你怕输?你怕输咱就不玩了呗。玩不起还玩个毛啊?”

听到我的话,大家再一次哄堂大笑了起来,还有一群禽兽带节奏说我这个老大当得霸气!

只是站在讲台上的韩紫琳再次皱了皱眉头。像是要出生阻止这场闹剧一般,不过想了想还是并没有开口。

“我怕?”周皓然显然被刺激到了,怒极反笑。

“你觉得我一个复旦出来的会怕你这么一个普通艺校的学生吗?简直是搞笑!我跟你赌!但是我要加一条。你要是跟我赌输了,这个位置不仅归我,你也给我滚垃圾堆旁边去!”

我只是将赌注添了一条,周皓然就觉得我这是在羞辱他,把人给感到垃圾堆旁边坐着,这不是侮辱是什么?

而周皓然这句话刚说完呢,同学们倒是率先不乐意了。

“不是……这几个意思?还跟我们耍赖杠上了还是怎么着啊?一人一个条件这就很公平了,你再加一条就有些不要脸了吧?”

“嘿嘿,这就是省状元吗?原来省状元也会生气啊?”

“玩不起就别玩呗,我们又不敢看不起你这个省状元。”

周皓然到现在又添了一个条件,这在众同学眼中简直是属于不要脸的行为。

但是我却再次眯着眼点头说道:“行,依你了!”

同学们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呆滞住了。他们没想到我竟然再一次答应了周皓然这种根本不讲道理的要求,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我还要往火坑里面跳吗?

同学们都以为我根本不可能在古文学方面是周皓然的对手,我那么说只是杀杀周皓然的锐气罢了。

现在周皓然已经开始急了。一点刚才装B的风采也没留下,目的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怎么我现在还真的跟周皓然杠上了?

虽然同学们因为几次事件之后大家心里都挺敬重我的,平时都是老大长老大短的叫着,但是他们可不会认为我这个平时满嘴粗口的人能跟周皓然在文学方面一较高下,这不是摆明了送人头的吗?

到时候再输了,岂不是又让周皓然的装B气焰继续燃起来了?

同学们都想要开口劝劝我。至少也要让周皓然多付出一点代价啊,毕竟周皓然刚才又不讲道理的添了一个条件。

不过同学们都还没开口呢,我就率先举起手做出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同学们竟然同时将口中的话给咽下去了。

这让还站在座位中间过道里面的周皓然心中竟然起了一丝嫉妒心理,凭什么我这种没素质的土鳖能够在班上有着这样的威望?

“省状元,你说怎么比?我今天就陪你了。”我笑呵呵的对着周皓然说道。

周皓然冷笑,心说无论怎么比,你这么一个土鳖能跟自己一较高下么?

“这样,我也不欺负你,鉴于你只是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在古文学方面肯定是不怎么精通的,那我就提出个最简单的。《道德经》上篇默背,你觉得怎么样?”周皓然看着我眯着眼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