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我们是清白的!/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子晶的性格不可能是天生就养成的,也没有人天生就会是某一种性格长大了就不再变化。

很明显,夏子晶会养成这种孤僻的性格,跟她的成长环境有着特别大的影响。

夏子晶也跟我说过,她从小到大就没有过朋友,长大了都觉得那些想要和自己交朋友的那些人都是怀着目的性的,这样的成长坏境,怎么可能不会让夏子晶养成自傲孤僻的性格?

我不知道夏子晶一家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但是我能够猜得出来。夏子晶小时候应该是有受过什么不小的刺激,才会让自己的安全感这么低,即使长大了也感觉别人接近她都是有着目的性的。

我倒不是说这一切都怪夏北这个当父亲的。但是夏北身为夏子晶的亲生父亲,竟然连这个都没有看出来。

如果夏北能够对夏子晶哪怕是一丁点的深入关心,那么也会提前知道夏子晶性格上面的缺陷。作为父亲的夏北肯定是不可能不管自己女儿这方面的,夏北也肯定能够了解这样有可能会给夏子晶带来什么,所以应该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夏子晶改变这种状况。

但是夏北并没有。我还看得出来,如果今天不是我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话,夏北甚至还会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夏子晶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女孩儿。根本反应不过来这四个字就不是拿来形容夏子晶的。

夏北这个父亲当得如此不合格,也难怪夏子晶刚才会因为这件事情跟他大吵一顿了。

而夏北此时已经哑口无言了,他根本回答不上来我所问出来的这个问题。

是啊!

如果夏子晶真的有几个知心好友的话,为什么会有着如此任性如此孤僻的性格呢?

就连性格内向的赵冰都还有着小诗这样的一个好闺蜜,但是夏北却从来没有见过夏子晶带过什么朋友来家里玩。

以前的夏北一直忙于工作以及他那特殊的家庭之间的所有事情,哪里注意到这种细节?

今天如果不是我所说的话,夏北根本想不到自己这个做父亲的竟然还不如一个毛头小子了解自己的女儿。

如果刚开始夏北还觉得我这是在大言不惭的话,那么现在夏北心中已经有着百分之七十相信我所说的话了。

我早就料想到夏北绝对答不上来这个问题,所以对于夏北的沉默也算是在意料之中了。

我瞥了夏北一眼,再次开口说道:“夏叔叔,我来仔细告诉你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误会。我在前几天就已经答应好了夏子晶要陪她去省城,其实也不算是答应好吧。反正夏子晶非得要让我跟着一起去。说实话,当时的我确实是很不愿意的,夏子晶也知道我不愿意去,所以才在昨天下午想出这么一个在你眼中如同小孩子把戏的伎俩,也就是用手铐将我们两人给铐住,这样夏子晶就觉得我跑不了了。”

“确实。夏子晶刚这样做的时候,我心中是非常生气的,我觉得夏子晶每次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想什么后果。而且非得纠缠着我不放,夏叔叔可能不相信,我前些日子还躲了夏子晶要一段时间,就是不想与夏子晶碰面,免得被夏子晶给缠上。但是听到夏子晶说从小到大她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我才明白过来,夏子晶为什么每次一碰到事情就要找上我,那是因为夏子晶没有其他人可以找了,所以才不惜花费各种极端的手段。就比如这一次,她直接找来了一副手铐将我给铐上,这让我想离开都离开不了。虽然这种手段看上去会很容易惹人生气,但是想必夏叔叔也能够明白夏子晶为什么要这样做吧?没错,夏子晶本人非常缺乏安全感。她害怕我会食言。而这样的缺乏安全感的表现,难道不是从小养成的?或许夏子晶小时候经历过什么样的打击,但是我不知道。想必夏叔叔应该很清楚吧?”

听着我这一番话,夏北脸上的怒容也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思索表情,看来夏北也觉得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吧?

果然,在我的话说完之后,夏北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微微点了点头。

夏北确实是知道夏子晶小时候经历过怎样的打击,毫无疑问那是因为夏子晶母亲的事情。

甚至夏北还知道,夏子晶心中因为这件事情肯定是对自己这个父亲还有着怨言,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而刚才我与夏子晶回来的时候,夏子晶率先看到了你的车子,看到你从车子里面下来并且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夏子晶做出的第一个动作竟然是抓住了我的手。这明显是夏子晶故意要气你的,我不知道夏子晶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我也能够猜到。夏子晶最近是不是和夏叔叔吵了一架?”我再次询问道。

夏北再次点头,他们两父女上次见面就是以吵架形式结束的,甚至原因还是因为我。

当然了。夏北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我,而是在心中思考着我所说的这一番话的准确性。

我的话确实很有说服力,但是夏北却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在商界纵横了几十年,夏北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相信我说出的话,况且刚才我和夏北之间所发生的矛盾可不小。

“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夏叔叔觉得怎么样?你还会觉得我这是在编故事吗?”我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夏北开口问道。

夏北瞥了我一眼,脸上没有带着任何异样的表情,让我没能够看出来夏北到底对此是个什么态度。更让我无法凭空猜出来夏北到底会不会相信我这个解释了。

过了好一会儿,夏北这才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刚才子晶跟我说你们昨晚上去开房了吧?”

我愣了愣,然后便点了点头说了声是。

这个事情没必要去隐瞒夏北,夏北想要调查的话随时都能够调查出来,还不如直接摊开说了。

“如果你与子晶真的如同你所说的那么清白的话。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出去开房?”夏北眯着眼看着我问道。

“我和夏子晶被铐在了一起,而夏子晶又不将钥匙拿出来,就是害怕我反悔直接跑了。我与夏子晶总不能坐在公园的板凳上睡一觉吧,所以我与夏子晶就去酒店休息了一晚上。”我对着夏北解释道。

因为我所说的话都是真实的事情,所以我说出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倒是挺认真的,这也让夏北想从我的表情之中看出我是否在撒谎也失败了。

“你们被铐在一起……一晚上就没有做出什么事情?”夏北再次问着我,眼神倒是变得逐渐冷冽了起来,就如同我一个答案没对劲,夏北就会直接将我给干掉一般。

我心中郁闷,心想我和夏子晶都铐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做什么?无论想做什么都不方便好吧?

“当然没有!”我直接否定道。

“我们只是去过夜罢了,我和夏子晶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夏北自然是不会如此轻易相信我所说的话的,眼神一直放在我的脸上打量着,像是要看清楚我到底是不是在撒谎。

过了好一会儿,夏北这才收回了目光,因为夏北并没有从我的表情之中看出什么来。

这倒不是说夏北相信我了,夏北更相信我这是在演戏。

“就算这件事情是真的,我对你的好感度依然是零。”夏北面无表情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