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欲擒故纵/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要求?”夏子晶看了夏北一眼问道。

“和那个小子拉开距离,最好不要再见面!”夏北对着夏子晶说道。

夏子晶愣了愣,然后眼神之中便瞬间充满了愤怒。

“凭什么?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夏子晶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气对着夏北开口道,心里却感觉到莫名的悲哀。

夏子晶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对自己愧疚,难道夏北在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要跟自己谈论这个问题?

“你是我的女儿,你的事情当然跟我有关系。”夏北开口说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女儿啊?我看就只有那个小贱人是你的女儿吧?”夏子晶冷声喝道。

夏子晶以为夏北要劝她离我远一点,目的是为了要成全我和赵冰。

对于其他的事情,夏子晶都想跟赵冰争上一争,更别说这种事情了。

只是夏子晶现在不了解的是,夏北根本就不想让我与无论他的哪个女儿有染,夏北是彻底想要将我给赶出去,不让我出现在他两个女儿的视线范围之内。

“子晶,我只是不想让你陷入太深,那小子不适合你,你现在趁早从感情的沼泽里面拔出来,是最为合适的选择,这样对你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夏北语重心长的对着夏子晶劝道。

“不适合我?那适合谁?适合那个小贱人吗?”夏子晶死死的盯着夏北,就如同一头发怒的小母豹。

夏北愣了愣,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夏子晶这是什么意思,心想自己这个女儿想的问题也实在是太独特了吧?

“子晶,你这想多了。那小子的目的肯定不单纯。不管你还是冰冰,我都会劝你们离开那小子的。”夏北开口道。

听到夏北这样说,夏子晶心里这才好受了一点。

当然,只是一丁点而已。

“什么目的不单纯?你很了解陈南吗?要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夏子晶瞥了夏北一眼问道。

“难道不是吗?”夏北回答道。

“我想你也知道。那小子先是和冰冰交往了,没想到又来纠缠你。这难道目的还单纯?”

夏子晶呆滞了一下,然后便觉得有些好笑,看着夏北开口道:“我说你能不能够不要用你那有问题的眼光看人?你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是这种心肠吗?”

“那要不然这小子为什么要来纠缠你?”夏北问道。

“什么他来纠缠我啊?他也没有纠缠过我啊,都是我有问题找上他的,而且我想要找他还挺难的。”夏子晶说道,语气之中还带着些许幽怨。

我故意躲着夏子晶。夏子晶虽然没有跟我明确的说出来,但是这不代表着夏子晶不知道。

这让夏子晶愁恼得不行,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整个学校都闻名的校花吧?怎么到我这里还到处躲着了?

夏北一愣,他之前听我说是夏子晶揪着我不放的时候,夏北还不相信呢。

自己的女儿这么漂亮,这么优秀,怎么会纠缠着一个什么也没有的穷小子不放呢?

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也这样说,难道真是这样不成?

我又何德何能,能够让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往上粘呢?

“你说的是真的?”夏北确认般的问道。

夏子晶点头,对着夏北说道:“当然是真的啊。”

夏北皱了皱眉头,瞥了夏子晶一眼再次开口道:“那应该就是这小子在玩欲擒故纵之计了。”

欲擒故纵?

听到夏北这样说,夏子晶更加觉得可笑。

夏子晶都属于主动将自己送上门了,我甚至都没有搭理过,甚至还一直躲着夏子晶。

谁能这样玩欲擒故纵之计的?

“我说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在你眼中就没有一个好人是吗?”夏子晶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夏北开口说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觉得这小子的目的绝对不会是那么单纯的。”夏北对着夏子晶告诫道。

“你不要将所有人都想得那么坏好不好?”夏子晶心中有些生气。

“陈南绝对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我夏子晶看人从来就没有看走眼过。”

夏北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女儿中毒有些深啊。

“子晶啊,你的阅历显然有些不够,到了我这种年纪的时候,你就能够想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的。”

夏子晶狐疑的看了夏北一眼,然后美目便微微眯了起来。

“你是不是在嫌弃陈南的出身低?”夏子晶若有所思的开口询问道。

夏北一愣,没想到夏子晶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过夏北的养气功夫足够优秀,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开口说道:“我只是担心这个小子心里有鬼,防着是最好的不是吗?”

看着夏北这个样子,夏子晶冷哼了一声开口道:“别狡辩了。你就是这样认为的!我看出来了!”

夏北不由得呆滞了一下,心想难道自己刚才伪装得不够好?竟然还是被夏子晶给看出来了?

“子晶,我没有那种想法,我只是……”

“你别说了。”夏子晶摆了摆手。

“你是我的父亲,你虽然不够了解你这个女儿,但是我却足够了解你!你就是嫌陈南的出身低!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还会有着这种想法?”

夏子晶的秀眉紧紧皱起,显然对自己父亲的这种想法很是不满意。

被夏子晶拆穿了自己的目的。夏北也就没有再伪装了,看了夏子晶一眼,开口说道:“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是有这方面的担心。”

“只是有这方面的担心?”夏子晶冷笑。

“你看不起人家就明说呗,有必要将话给说得这样冠冕堂皇的?”

“子晶,你不懂。”夏北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种出身低的人,对一些东西很是贪婪。而野心越大的人,往往他的演技都足够的好。你能够确定他躲着不见你到底是害怕你的纠缠还是欲擒故纵吗?要知道我们夏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我膝下也就只有你和冰冰两个女儿,要是你们其中某一个和他最终修成正果,那么他的目的岂不是达成了?到时候上位之后的这小子再暴露出来自己的野心,那么就彻底晚了!”

听到夏北的话,夏子晶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将人的心眼都想得这么坏啊?”夏子晶皱着眉头开口道。

“我最了解陈南,他是真性情,不会为了这种东西出卖自己的尊严的。我知道,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对于钱权都非常看重。但是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这句话你就说错了。”夏北纠正道。

“这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钱权二字。”

“我就不喜欢!”

“那是因为你已经拥有这些东西了知道吗?”夏北回答道。

“你生活在夏家,夏家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这些东西,对于你来说,这些都只是很平常的一些生活必需物,但是对于那些没有拥有过的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钱与权。”

夏子晶皱了皱眉头,虽然觉得夏北的话说得很正确,但是夏子晶却不认同。

“陈南也绝对不会是这种人,我相信他!”夏子晶很是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不是这种人?”夏北说道。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不能够百分之百保证你现在所看到的他就是完整的他不是吗?这个小子很邪门,我都看不透他。子晶你难道敢保证你已经百分之百看透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