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没吃药!/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徐主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如此说道。

“我看出来啥?看出来这是你们为安宁精心举办的一场装逼大戏?”我不屑的撇了撇嘴冷笑道。

“抱歉!事先我还真没看出来呢,我甚至还认为学校是想让咱们学校的同学们有人能够站出来大败安宁为校争光,我原本还以为能够得到学校的口头奖励什么的。看来确实是我想得太多了。”

“你……简直是胡扯!”徐主任气得脖子都是通红的,想要反驳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能说着这些没有什么卵用的空话。

“徐主任,既然你说咱们学校这是遵守着与魔都复旦大学交流学习的想法才举办这次大赛,那我就有些想不通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非得让安宁胜出才能够达成这个目的?难道让她输了岂不是更加符合?”我开口说道。

“胡说八道!”徐主任怒火滔天的开口道,说完之后还下意识转过头看了身后坐着的那个中年男人一眼。

虽然徐主任转过了脑袋我并没有看到徐主任此时的表情,但是我还是能够看出来徐主任这是在畏惧身后的那个中年男人,要不然怎么会下意识这样看对方一眼呢?

难道……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安宁的后台。今天这是要找我讨个公道的节奏?

我心中冷笑,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我可没有胡说,我都是有理有据不吹不黑的。”我耸了耸肩开口道。

“徐主任你想啊,这场比赛我要是赢了安宁的话,这不正好就说明咱们学校在某些方面也不比魔都复旦大学差嘛。而且更加证明了安宁的那种勇于拼搏血战我们学校一大票学生不是?即使输了也是光荣的,还能落得个好名头,你说是不是?”

听到我的话。徐主任当即就愣住了,他竟然觉得我所说的好像还是挺有道理的。

从这方面来看。好像我赢下这场比赛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啊。

这么想着呢,徐主任下意识的就想要点点头。

不过此时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干咳的声音,徐主任这才反应了过来,脸色再一次拉了下来,看着我冷声喝道:“强词夺理!你破坏了学校安定的因素,理应受到惩罚!”

强词夺理?

我脸色再一次冷了下来。

要是他们这边有理,徐主任用这么一个词语我还能接受。

但是这尼玛都能算作有理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没理的事情吗?

而且我赢都赢了,哪有胜利者还要接受惩罚的?这种事情传出去,我估计咱们学校的名声不但不会有所好转。还会直接被毁了吧?

学校是从哪里招来的这么一个蠢货来当教导主任的?简直是可笑至极!

此时徐主任也没有再跟我说话了,而是转过头看向那个坐在板凳上一直一声不吭的中年男人。

让我感到恶心的是。刚才徐主任看我的时候还是一脸严肃要将我给批评一顿的样子,没想到徐主任在看到这个中年男人的时候,脸上就立马变了一个表情。

只见徐主任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开口道:“马校董,这个学生的处理……您来做决定吧?”

校董?

我不由得一愣,怪不得这个教导主任看到这个中年男人都得带着讨好的笑容呢,敢情这个中年男人竟然是咱们学校的校董?

而且刚才我就想到,这个中年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咱们学校里面安宁的后台,而昨天那个所诶的绘画大赛,恐怕也是这个男人提出来的吧?

然而这一切都被我给破坏掉了,我将安宁给无情的打败,安宁输得那么惨。怪不得这个中年男人要找我算账呢。

马校董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陈南同学这样做俨然破坏了两校的关系,这种行为的后果极为恶劣!”

破坏两校的关系?

我心中不由得冷笑,人家复旦大学能知道咱们这破学校叫什么名字吗?

一个世界闻名的名校。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艺校,这尼玛能比?

这种关系还有什么可以破坏的?

你直接说我破坏了安宁的装逼让安宁丢脸不就行了吗?非得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果然是有够虚伪!

不过我并没有出声反驳,而是继续看着这个马校董没有说话,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想要给我定下个什么罪。

见我没有说话呢,马校董就再次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鉴于陈南同学这种恶劣行为,我觉得有必要给安宁同学公开道个歉,这样应该能够挽回一点损失?”

公开道歉?

听到马校董的话,我不由得一愣,然后心里就更加感觉到可笑了。

这难道不搞笑吗?

我赢下了安宁,结果这家伙不乐意了,要我给输在我手里的安宁道歉?这种事情谁能够做得出来?

而且道歉我应该怎么道?我应该说我不该赢安宁我承认安宁比我强?

开什么玩笑?

这种事情是能说出口的吗?

而且想必就算是安宁,也不可能让我这么做吧?

到时候有失风度的不光是我。还有安宁!

这样的胜利安宁能拿,拿下来也是耻辱,我可不觉得安宁有这个脸。

“马校董,我能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看着马校董开口说道。

马校董眉头一皱,显然极为不乐意与我这样的一个学生对话。

不过马校董想了想不能让自己有失风度,然后便面无表情的说道:“问吧。”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笑了笑开口道。

“我就是想问问,你今早上出门的时候吃药了吗?还是说……其实你没有睡醒?”

我的话刚说出口呢,马校董脸色骤变,很快便变得铁青了起来,已经没有了刚才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显然此时的马校董被我这句话给弄得非常生气。

“你什么意思?”马校董死死的盯着我问道,尽管没有立即发火,但是我依然能够听得出来这个马校董语气之中隐藏着的怒意。

“我说过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倒是不害怕,再次笑着说道。

“我就是在奇怪,你如果不是脑袋有问题没有吃药或者没有睡醒的话,怎么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这让我有些想不明白啊。”

砰!

马校董气愤的拍了拍桌子,身为校董的他,什么时候有学生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了?

就算是这个学校的一二把手,见到马校董说话都得客客气气的,我哪来的这个胆子?

徐主任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对着我冷声喝道:“陈南!你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刚才徐主任被我那句话给吓懵逼了,马校董是什么人?那可是决定着学校走向的人之一啊。

学校里面的哪个领导见到马校董不得客客气气的?徐主任没想到竟然有学生有胆子在马校董面前如此说话,这还真是活久见啊!

甚至徐主任还在心想,我是不是不知道马校董的身份?

这也说不过去啊,刚才徐主任可是称呼过马校董的,我不可能没有听到。

而我听到还敢跟马校董这样说话,这让徐主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整个人都呆滞在了原地。

要不是马校董突然拍一下桌子,徐主任估计还要继续呆滞下去,到时候马校董就得对自己有意见了。

“我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啊。”我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

“难道他是学校领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