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激将法!/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廊上。

安宁见我背靠在走廊上面抽烟,这让安宁的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厌恶的情绪。

“什么事情?快说吧。”安宁看了我一眼,冷着一张脸开口问道。

可能是安宁闻不得烟味儿吧?安宁隔着我站得远远的。

不过我倒是没有生气,而是笑了笑对着安宁说道:“什么事情你不清楚吗?”

“我怎么知道你叫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安宁皱了皱眉头。

“你觉得我叫你出来是想要问你中午吃什么吗?”我再次笑了笑,倒是不急着将正题切入。

“哼!你要是再不说。我就回去了。”安宁冷哼一声,说完便转身朝着教室里边走去。

“是你想要让我当着众人的面对你公开道歉吧?”我倒是没有挽留,而是慢悠悠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果然,此时的安宁停住了脚步,转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开口问道:“道歉?道什么歉?”

“别装了,你在我面前还装?”我笑了笑,再次说道。

“我装什么了?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安宁再一次皱了皱眉头说道。

“难道不是你输急眼了,让别人来威胁我当着众人给你公开道歉吗?安宁。我还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开口道,完了还不忘贬低一下安宁的人品。

听到我这么说呢,安宁当时就怒了。

“陈南!你说话讲点良心!”安宁愤怒的开口道。

“什么输急眼还让你给我道歉?我安宁有那么输不起吗?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下作!”

“哦?”我冷笑。

“不是你做的?但是刚才确实有人想要让我给你公开道歉啊,这难道不是你让人来威胁我的?”

听到我这句话呢,安宁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

“什么意思?谁威胁你了?”安宁询问道。

“一个教导主任……哦,对了!还有一个校董。听说他姓马来着,应该是你亲戚吧?”我对着安宁回答道。

而此时呢,安宁听到我的话不知道想到了声很忙,脸色竟然渐渐的变得难看了起来,小手也不由得紧了紧握成了拳头,显然此时的安宁心中很生气。

“他威胁你让你向我道歉?”安宁确认般的问道。

“那是当然。”我点了点头。

“要不然教导主任无缘无故将我叫去办公室干什么?”

“那你同意了?”

“你觉得我会同意这种脑残要求?”我冷笑。

“不过这个马校董也够奇葩的,见我不答应呢,就让教导主任开除我,你说搞不搞笑?”

听到我这句话,安宁冷哼了一声不说话,也不知道这声冷哼是在针对我还是在针对别的谁。

“对了,你跟韩紫琳是不是有什么矛盾啊?”我开口询问道。

昨天安宁就莫名其妙的让我提防姓韩的女人。不就是在指韩紫琳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安宁瞥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我在想你应该和韩紫琳两人之间确实有着矛盾吧?”我开口回答道。

“要不然昨天你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让我提防姓韩的女人呢?而且……还让那个马校董对韩紫琳提出潜规则。”

“什么?”

听到我这句话,安宁惊愕道。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好几倍。

“潜规则?这是怎么回事儿?”安宁再次问道,脸上闪过一丝不该出现在她脸上的杀气。

“你别说你不知道,难道不是你提出来的?”我像是不相信安宁一般,冷笑了一声看着安宁开口道。

“我让你说事情经过!”安宁此刻脸若冰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寒气,这让我差点冷得打喷嚏。

我看了安宁一眼,倒是没有拒绝安宁的话,对着安宁开口说道:“当时马校董让徐主任开除我,劝退书必须要让班主任老师签字才行,所以徐主任打电话让韩老师也来了一趟教导主任办公室。韩老师可能是舍不得我也觉得马校董和徐主任的条件太过分了吧?就拒绝在劝退书上面签字,后来就吵了起来,最后马校董就提出了这个潜规则,被韩紫琳给扇了一巴掌。现在好了,我和韩紫琳老师两人都面临被学校开除的境地,这应该和你有关系吧?”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就一直将目光放在了安宁的脸上。果然不出我所料,安宁在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愈发的铁青,甚至还到了爆发的边缘。

“这件事情我不想做任何解释。不过我会给你和韩老师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安宁不是那种小人!”安宁冷哼一声说道。

我颇为‘诧异’的看了安宁一眼,然后便问道:“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

安宁再次冷哼了一声,根本就不想对此作出什么回答。

我脸上闪过一丝得逞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掩饰住了,想了想便对着安宁说道:“他们这样做。肯定是违背了你的意愿。这着实让人感到可气,你现在去教导主任办公室吧,他们现在应该还在那里跑不远。”

安宁抬起头瞥了我一眼。也不说话然后便杀气腾腾的朝着身后走去。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安宁突然又挺住了脚步,再次走到我身边。看着我的眼睛开口道:“我想问一下,你这是在求我吗?”

听到安宁的话,我脸色不由得一滞,然后便瞥了安宁一眼开口说道:“你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求你?”

“你用这种激将法,不就是为了求我帮你摆平这件事情吗?”安宁面无表情的说道。

“搞笑!”我开口说道。

“你觉得我会求你吗?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安宁哦了一声,耸了耸肩说道:“不过我就当做你在求我咯。”

说完。安宁便微微笑了笑,然后便再次回过头,朝着教导主任办公室走去。

看着安宁离去的背影,我心中暗骂。

我求你个卵子!

你特么哪只眼睛看到老子在求你了?

不过使用激将法倒是真的,我知道这件事情跟安宁无关,安宁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要是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安宁道歉。最难堪的是安宁自己才对!

众所周知,在昨天的比赛里面安宁输给了我,非常彻底的输给了我。

如果我还为此给安宁道歉的话,安宁能接受这个道歉吗?所有的同学岂不是更加看不起安宁这个名校生了?

安宁这个心机婊绝对不会将自己置身于这种情况之下,所以我一开始就知道马昌文威胁我并不是安宁出的主意,安宁不可能蠢到这个地步。

当然。想要让安宁找上马昌文,我也只能用上这种激将的手段了,我总不能一开始就低声下气的去求安宁放过我一马吧?

我可没有那个脸,要知道我和安宁两人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矛盾,将来的我还要站在高处扇安宁巴掌的,自然是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没脸没皮的对着安宁低声下气。

而且以安宁的脾气,我若是这样求她,即使安宁心中生气恐怕也不会做些什么,恐怕她还反而乐于看到这种局面吧?

所以我才会选择这种方法来跟安宁说出这件事情来。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特么都伪装得这么好了,安宁竟然还能看得出来?

这让我心中挺郁闷的,想通了这一点的安宁,此时心里应该很爽啊?

可惜的是,这样反而让我不爽了,早知道就让韩紫琳来跟安宁说这件事情了。我非得主动找上安宁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在原地气愤了半天,烟也没心情抽了,然后我便将烟头杵灭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便走进了教室里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