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反骨!/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

清脆的耳光声再次响起,马昌文并没有反应过来,所以这一巴掌被马昌文结结实实的接了下来。

当然,马昌文就算是反应了过来,他也也不会躲,或者说是……不敢躲!

今天马昌文已经是第二次被扇耳光了。而且还都是被女人扇耳光。

这种事情,已经有十来年的时间没有发生过了。

马昌文犹记得,除了今天之外,上一次自己被扇耳光的时候还是十年前自己当马仔的时候,那时候马昌文被自己跟着混的地头蛇给扇了耳光。

马昌文一时糊涂之下将那个地头蛇用茶壶给砸了一个终生半身不遂,被那群小弟狂砍了几条街。

后来马昌文被一个清秀少年所救,也就是安宁的亲生哥哥,安家年轻一代的领头羊安言。

从此马昌文便成为了安家的一条狗……哦不对,应该是安言身边的一条狗。

当然。当狗一般都是让人看不起的。

但是在马昌文眼中,这也得分是当谁的狗。

二郎神身边不是就有一条哮天犬么?这能是普通的狗吗?

马昌文也不认为自己是普通的狗,因为自己这条狗当得比寻常人可要快活滋味得多了。

因为心机深沉有点手段的原因,马昌文倒是挺受安言重用,后来渐渐的也在安言身边混出了模样。

这是马昌文以前根本没有想到的。

总而言之,马昌文觉得自己这条狗当得比大爷还要享受。马昌文也乐意当这样的一条狗。

这近十年来,马昌文一直是巴掌扇在别人的脸上,今天马昌文终于再一次体验到了这种被扇巴掌的滋味。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报复,今天一天之内……应该是半个小时之内,马昌文竟然接连挨了两次巴掌,还全是女人干的。

头一回的韩紫琳还好一些,马昌文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让韩紫琳这个婊子迟到苦头。

但是现在……动手的竟然是安宁!

这让马昌文心中一点报复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开玩笑!

马昌文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安宁的亲生哥哥赋予的,他能够赋予马昌文一切,照样可以夺走马昌文更多!

对于安宁,马昌文可是一丁点脾气都没有。

不过马昌文有些疑惑,安宁为什么要打自己?

马昌文之前甚至还在想,自己在暗地里为安宁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虽然最终都并没有成功,但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难道就因为自己布置的事情失败了,所以才会对自己动手?

不是都说这个安家大小姐是很通情达理的吗?怎么今天给自己带来的感觉完全没对啊!

安宁抽完马昌文巴掌之后呢。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湿巾,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小手,像是扇别人巴掌脏了自己的手一般。

“是不是在疑惑我为什么要打你?”安宁将用完的湿巾丢进了垃圾桶,看着面前的马昌文开口道。

安宁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漠。

感受到安宁的眼神,马昌文此时都不敢抬头,低着头摇了摇头说了声不知道。

马昌文确实不知道安宁怎么说对自己出手就出手了,他也很想搞明白这到底是为毛。

“因为你害我!”安宁冷漠的开口道。

听到安宁的话,马昌文脸色骤变,赶紧对着安宁开口道:“安小姐,我对先生和安小姐都是忠心耿耿的啊,我从来没有过害安小姐的心思!”

“哼!”安宁冷哼了一声。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昨天那什么绘画大赛,就是你安排的吧?”

马昌文一愣,然后便回答道:“是啊安小姐。这确实是我安排的,难道这有什么问题?”

马昌文作为安言身边的一条狗,自然是了解安言的妹妹安宁有着什么样的爱好的。

安宁从魔都来到了安宁市。并且恰好来到了这所音乐学院,马昌文心里就活动开了。

虽说安言没有特别因为此事跟马昌文打过招呼,但是作为安言身边一条狗的马昌文当然不可能对此进行无视的。

如果不应和主人的爱好的话,那么自己这条狗是当得不够彻底的!

而马昌文恰好是这所学校的校董,想要依靠这层关系做些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了。

在安宁来到这所学校的之后,马昌文便联系学校安排了这样的一场赛事。

马昌文知道安宁的爱好与擅长是画画。如果能够帮助安宁在这样的一场赛事之中夺魁的话,安宁在这所学校肯定会成为更加出名的存在吧?

到时候安宁一高兴之下就觉得马昌文会办事儿,然后再在哥哥安言身边美言两句。马昌文恐怕会得到比现在更好的利益。

所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安家大少爷安言对自己这个天才妹妹的溺爱,只要马昌文让安宁高兴。安言肯定也会高兴。

安言一高兴,那么马昌文不就更高兴了吗?

然而昨天的赛事之中出现了问题,让马昌文都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冒出我这样的一匹黑马,以压倒性的姿势将安宁给打败。

难道安宁就是因为这个而生气?

想到这里,马昌文心中一惊。赶紧对着安宁解释道:“安宁小姐,我该死!我没有安排好,让那小子拿到了第一名,让安宁小姐丢了面子。安宁小姐你要是觉得气不过,就惩罚我吧!”

听到马昌文这样说,安宁脸色变得更加冰冷了起来。

“你到现在都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安宁冷声说道。

马昌文心中疑惑。心想自己刚才的认错态度已经足够的好了啊,难道并不是这个原因?

那还能有什么原因啊?

“安宁小姐,这……”马昌文开口道,不知道安宁是什么意思。

“我需要你来特意安排这么一场比赛么?你这是在对我进行侮辱?还是说你觉得我必须要依靠你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才能够生活下去?”安宁冷着一张脸看着马昌文说道。

马昌文此时的脸色惨白--被吓的。

扑通!

马昌文想也没想便直接跪在了地上,安宁都这样说了,马昌文哪里还敢多想?

侮辱安宁?

马昌文简直不敢去想象这样的后果。要是安宁的这句话让她哥哥知道的话,马昌文敢保证,自己明天恐怕就不能下床了,甚至身处何地马昌文都不敢去想象。

马昌文知道,那个男人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总是爱笑,但是到了他生气的时候,手段恐怕会很残忍!

“安宁小姐,我……我完全没有再合格意思啊安宁小姐!请你对我网开一面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马昌文赶紧对着安宁开口认错道,他知道自己再不认错恐怕就来不及了。

马昌文这才反应过来,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心里面都是及其骄傲的,都有着自己的尊严,怎么可能会接受别人的施舍呢?

马昌文这样做,岂不是就代表着他在对安宁进行施舍?

这样的行为,在安宁这种身份的人眼中。不是侮辱是什么?

而此时的安宁看着跪在自己身边的马昌文,眼神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再次冷声说道:“这件事情我原本不打算追究。但是你今天差点将我给推入万丈深渊。如果你成功了的话,我的名声也就毁了。马昌文啊马昌文,你什么时候长的这块反骨?我哥知道吗?”

安宁明白,如果真的让马昌文成功逼迫我当众给安宁道歉的话,那么安宁就会彻底的身败名裂,安家的名誉也会受损,那么此时跪在地上的马昌文罪过可就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