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恐慌/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安宁明白,以我的性格我是不会接受这样的道歉的,所以这种可能性不会发生。

但是这不代表安宁就不会找马昌文算账了,虽然这种事情确实没有发生,但是马昌文做错了是事实。

反骨?

听到安宁给自己岸上这么一个名头,马昌文脸色再次变得惨白了起来,这次甚至已经毫无血色了,就如同死人一边。

“安宁小姐……我万万不敢这样做啊!安宁小姐是不是听信了小人的谗言?我马昌文一直以来都是对先生和安宁小姐你忠心耿耿的啊。”马昌文对着安宁惶恐的开口道。

要是让安言知道安宁说了这么一句话。马昌文了解,就算是自己没有长反骨,恐怕安言也会让马昌文生不如死!

安言如此宠溺自己的这个亲生妹妹。对于安宁的话,安言肯定是毫无保留的相信的。

那时候马昌文的下场会有多惨?

马昌文自己都不敢去想象!

马昌文现在虽然过着很多人羡慕的日子,但是在安言眼中。自己就是一条狗而已。

马昌文也知道自己的定位,十多年来他一直都很清楚这一点。

在安言这种身份的人眼中,一条狗的命值钱吗?

当然是不值钱的。尽管马昌文在安言的身边鞍前马后了近十年,但是安言生起气来恐怕不会想到马昌文以前做过的贡献。

安言这样成大事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去在意一条狗的死活?

在听到安宁这样说的时候,马昌文简直被吓破了胆。

乖乖!

要是让安言在场的话,恐怕他会毫不犹豫的让人将自己给丢到深山老林里面喂狼吧?

“忠心耿耿?”安宁冷笑。

“你今天所做的事情,能叫忠心耿耿?马昌文,是你傻还是我傻?”

今天所做的事情?

马昌文一脸疑惑,心想今天自己好像没做什么事情啊。

马昌文吞了吞口水,抬起头看了安宁一眼,然后便开口说道:“小姐……我今天做了什么啊?”

“刚做过,这么快就忘记了?”安宁眯着眼打量着还跪在地上的马昌文,开口说道。

刚做过?

马昌文突然想起来,然后便再次说道:“小姐,你所说的……是让陈南那小子道歉的事情?”

听到马昌文的话,安宁脸色就变得更加冷漠了。

“马昌文。能告诉我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吗?你要这么害我?”安宁冷哼一声问道。

害?

听到这个名词,马昌文都快被吓傻了。

就是给马昌文一百个胆子,马昌文也不敢这样害安宁啊。

马昌文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在安宁以及她哥哥安言这样的人眼中,马昌文的性命恐怕还没有一条宠物狗值钱,这样的马昌文,敢去害安宁?

“小姐,我没有害你,我从来没有害过你啊,望小姐明察。”马昌文开口对自己辩解道。

“哼!”安宁再次冷哼了一声。

“如果陈南真的对我道歉的话,我的脸面往哪搁?在别人眼中,我岂不是就成为了那种输不起的人物了?到时候安家的面子也会被我给丢得干干净净。马昌文,你说你这不是在害我,又是什么?”

马昌文脸色变得愈发的惨白,他想要做的就是一心让安宁感到高兴,迎合安宁的心情,好在安宁眼中博得一个好印象,到时候安宁再在安言面前美言几句。那么马昌文的地位肯定又要上涨不少。

昨天的绘画大赛办砸了,竟然让安宁得到一个第二名。

对于安宁这样的大小姐,还是从复旦大学里面走出来的。在这个普通艺校当中参加比赛,只拿了一个第二名,传出去怕是要成为众人的笑柄。

马昌文觉得自己这件事情实在是办得太没有出息了。要是安宁追究到自己身上的话,马昌文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所以马昌文才会想出这样的一个方法,威胁我给安宁道歉,或者直接将我给开除掉,这样算不算得上是对安宁名誉的补偿了?

马昌文认为,安宁应该是不允许自己接受失败的,如果马昌文不做出什么来的话,让安宁找上了自己,那么一切岂不是就玩完了?

想到这里。马昌文心中就有些惶恐,觉得自己需要做些什么,然后就以自己校董的身份,让徐主任给我施压,让我当着众人的面给安宁道歉。

马昌文只想到这一层补救的方法,哪里有想过其他的因素?

也正是因为这样,马昌文彻底惹怒了安宁。

安宁如此骄傲的一个女孩儿,怎么可能在输给别人之后还强制性让别人给自己道歉?这样传出去的话,安宁的名声就更差了。

这叫什么?

这叫输了阵还输了人。安宁怎么可能会接受这样的结果?

所以马昌文也就倒霉了。

此时的马昌文额头上的汗水正止不住的往下流,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到底办了一件什么样的蠢事情。

还没等马昌文开口呢,安宁就再次说道:“听说……你身为校董还想要用你的身份来威胁女老师?马昌文。你这事情办得挺麻利的啊。”

马昌文的脸色再一次吓得惨白了起来,没想到安宁连这件事情都知道了,难道是我们去告的状?

肯定试了!

这让马昌文心中愤怒,心里更加坚定了不让我和韩紫琳好过的想法。

啪!

正在马昌文心中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脸上再一次传来了疼痛感。

马昌文及时用膝盖也能够想得到,自己这是又挨巴掌了。挨了安宁的巴掌,让马昌文根本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的巴掌。

“怎么?你心中不服气,还想再继续出手吗?”安宁冷哼一声说道。

“我……我不敢。”马昌文吞了吞口水说道。

马昌文心中确实是有着这样的报复心理。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跟安宁说出来的,要不然等待马昌文的将会是什么下次唱,马昌文心里非常清楚。

“不敢?”安宁再一次冷笑。

“就算你敢也没用,你今天想要对付的学生和老师,都不是你这种小喽啰能够惹得起的人物,你这样做。反而还会给我们安家带来灾难!”

马昌文心中一愣,心想我和韩紫琳两人看上去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啊,难道也有着什么极大的来头不成?

“别想了!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去给韩紫琳还有陈南道歉!我可以不将这件事情说给我哥,不过你必须给我滚得远远的,从此不要出现在我和我哥的视线内。”安宁瞥了马昌文一眼。再次开口说道。

马昌文脸色一滞,按照安宁所说的这样,自己岂不是要失去一切?连这个校董的职位都得被安宁给收回去?

体验了这种上层人士的生活这么久。马昌文可不愿意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中了。

“小姐……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下次再也不会这么愚蠢了!”马昌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回过神来赶紧对着安宁说道,竟然还磕起了头,而且是真磕,脑袋磕在地上砰砰作响,没过一会儿地上就出现了血迹,应该是马昌文的额头给磕破皮了。

然而安宁却根本不吃这一套,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怜悯,冷哼一声开口道:“怎么?你这又是在威胁我了?好啊,那我就将你做的这件事情跟我哥摆谈摆谈,看看他是怎么处罚你的。”

“不要!”马昌文脸色惶恐。

马昌文知道,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被安言知道的话,恐怕明天自己就得不知不觉的死在别墅内也说不一定。

跟随了安言这么久,马昌文了解他绝对会这样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